• 第39章:诸神之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2本章字数:1741字

    通过十几分钟的基本介绍,苏月大体上掌握了怎么玩暗黑之光,毕竟,苏月有玩游戏的基础。现在的大多数网络游戏都是相互演化而来,能够掌握游戏的基本要领,换了一款新游戏,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起来。

    “苏姐,这下懂了吗?”

    顾辰风是一边讲解,一边在电脑上操作,苏月说。

    “那我试试。”

    “好,就用我这个号试试。”

    顾辰风给苏月让了座位,苏月坐下之后,按照顾辰风刚才说的一些要领玩了起来。

    “怎么样,是这样玩的吗?”

    “苏姐,很不错吗,比我厉害,我第一次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可没有你这样熟练。”

    “那得多亏了我的身边有你这位高手指点,要不然,我对这样的游戏就一窍不通了。”

    “苏姐,我发现你和我有一个共同点。”

    “是什么?”

    “都很聪明,学什么一看就会了。苏姐,就你这个技术,可以加入我的团队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好好的挑战一下对手。”

    “打比赛啊,我这技术可要拖你们的后腿。”

    “师傅的眼光是不会看错人的,你虽然是新人,但我相信你对新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你玩上一遍,你就能够成为中级高手。”

    “谢谢师傅的夸赞啊,那我就算上你团队的一员吧,陪着你们玩玩。”

    顾辰风对苏月是很有信心的,这一点是从上次带苏月去游戏场的时候看出来的,那次和苏月月一起去玩游戏,很多游戏苏月都不懂,顾辰风介绍之后,苏月都能玩得得心应手。所以,顾辰风把苏月的这种本事叫着天才,她对一些技能方面的东西有特殊敏感。

    韩爽和苏月都成为了顾辰风领导的团队,加上之前团队中的一个美女队员,身份好像是一位漂亮护士。这样一来,顾辰风的团队中就有了三位极品美女,这样的团队组合真让顾辰风新潮澎湃。

    苏月在游戏中的表现一点没让顾辰风失望,她能够跟上节奏,有着熟练的冲关技巧。每到危险时刻,苏月都能及时的为顾辰风解除危机,成为顾辰风身边的贴身保护者。

    第一场比赛下来,顾辰风带领的团队输了,队员中就有人抱怨,说顾辰风找了一些技术差的人参与进来,是他们这场比赛输掉的主要原因。

    “我就说吗,让我这个不懂游戏的人参战,肯定会拖你们后退。”

    “苏姐,我相信你的能力,下一场比赛,我坚信我们能打败对方。”

    “还要我参加啊?”

    “当然要,这一场我们一定赢。”

    “我怕下一场再输掉的话,你的队友们就要怪你这个队长了。”

    “那你就一定要赢,我相信你能做到。”

    一定要赢,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这样的话在苏月的内心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她每次遇到困境的时候,就是用这种话来鼓舞自己,最终在这种信念下坚持到了最后的胜利。

    在顾辰风的要求下,苏月再次的加入了这个团队,和对方展开第二场的对决赛。

    一定要赢,苏月给自己打气,她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加上有了第一次失败的教训和经验,在第二场比赛中,苏月完全成为了一个高手,她和顾辰风很好的配合。

    这一场比赛,顾辰风赢了。

    顾辰风激动起来,他也不顾苏月的反对了,一把拉住了苏月的手,说。

    “苏姐,我就知道你行,师傅的眼光看人是很准的。”

    苏月把手从顾辰风的手中抽了出来,说。

    “主要还是你们厉害,我只是一个小配角。”

    “不,你在这场游戏中是主角,你看看,队友们都在夸你呢,说你一点都不像是新手,到像是一个游戏老玩家。”

    “我看看,他们真在这样说。”

    “嗯,韩爽还在问我找了什么帮手。”

    “这个就是你的同学韩爽。”

    “对,这个角色就是她,游戏里面多可爱的名字。”

    “韩爽挺漂亮的,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算得上你们学校的校花吗?”

    “嗯,韩爽是被男生评选出来的校花。她不光是漂亮,成绩也好,在我们高三年级中,韩爽的成绩能够排在前三名,她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人物。”

    “你们两人挺般配的,我听你说过,韩爽的爸爸是平京常务副市长吧。要是你们两家联姻,那比你和方倩联姻更好。”

    “苏姐,你干嘛又说这些事情啊,我和她们两个都不可能。”

    “难说,你现在还小,感情的事情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不会,我自己的感情我能做主。”

    “别忘了,你可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你是平京首富的顾家少爷,身份特殊。”

    顾辰风这下没有话可说了,他的身份确实很特殊,一些事情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人生很多是无法改变了,他必须要肩负起顾家交给他的责任。

    继承父辈的事业,这是老爸从小就对他灌输的思想,今后的顾家能不能在事业上继续发扬光大,就看他顾辰风的能力。

    顾辰风不愿意去想这些烦心的问题,他宁愿把自己当成一个永远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一个永远也不离开学校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