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0本章字数:2860字

    2018年的丹东市,已经成为省内经济,政治,交通,军事枢纽。伴随着一阵略微刺耳的引擎声,陆明浩乘坐的波音客机平稳着陆。

    “回来了!离开这么久,还有人记得我吗?”拉着手提箱走出机检口,抬头仰望被机场那钢化玻璃顶棚遮挡住的阳光,陆明浩感慨连连。

    十八岁离开华夏,至今再次踏上祖国大地,自己已经足足离开五个年头了。

    想起当初的那些事情,他知道,从内心深处讲,自己并不后悔!正如当初兄弟送他登机的时候所言:浩子,没啥大不了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放心出去闯荡,家里有我们兄弟,一切妥妥的!

    “先生,麻烦你让一让好吗?挡住后边的乘客了!”

    正在陆明浩沉思的时候,一名穿着机场工作制服的美女礼貌的说道。

    从回忆中惊醒,陆明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抱歉的笑了笑,不做停留走进机场大厅。

    走出机场,站在整洁的柏油马路上,陆明浩不由得升起了一阵迷茫,离开这五年里,丹东市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就连这机场也是今年年初刚刚修建的。

    身处这样陌生又熟悉的故乡,自己突然有了一种英雄錦归无去处的落寞。

    就在此时,陆明浩突然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下意识的丢开手提箱,一把钳住袭来的拳头,向地上惯了过去。

    “停停停!是我!孙克!”

    听到这声音,陆明浩暗自收住正要发出致命一击的膝盖,仔细一看,顿时乐了!这丫的可不正是自己五年未见的兄弟,外号瓜子壳的孙克吗?

    伸手把孙克扶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孙克直接嚷嚷了起来。

    “耗子!你可不地道啊!回来了不说打电话,要不是看到你的微博,兄弟我可还蒙在鼓里呢!”

    撇了撇嘴,陆明浩转过头借着摘墨镜,抹掉眼角流出的泪水。

    “长途电话太贵,哥们我是穷人,打不起啊!”

    “得,你小子就装穷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上车,回去说!”孙克当然知道这货的话就是借口,不过这档口上,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一把拉陆明浩走向旁边的北汽角斗士。

    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上,陆明浩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该怎么给兄弟讲诉自己离开后的一切,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从自己踏上国土后,活着的时间不多了……

    沉思良久,陆天明决定什么都不说,兄弟相逢,一醉方休,然后自己再次离去,一去不归!好多东西,孙克知道的越少越好!

    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盯着倒车镜,却没能注意到昔日的兄弟,孙克,正以一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挡风玻璃旁的照片,那照片是大一的宿舍合影……

    “耗子,真怀念当初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还记得我们宿舍当初的戏言吗?”孙克的表情有些唏嘘,复杂的目光中闪现出一丝追忆,夹杂着难以隐藏的喜悦。

    陆明浩当然知道这家伙说的什么,当初自己大学宿舍里的几个兄弟,都是穷人,却都极其喜欢越野车,总是聚在一起看着昂贵的越野车图片唏嘘不已。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在网上看到了北汽角斗士的改装方案,顿时惊为天人,一帮子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立下誓言,五年内,宿舍里的兄弟们,最起码靠自己的奋斗,人手一辆角斗士,然后开着改装角斗士一起去把妹!

    摇了摇头,陆明浩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只顾着拼搏,好多东西都被自己刻意的淡忘了,这誓言若不是孙克提起,恐怕自己是想不起来了吧?

    “你做到了……”陆明浩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想说句什么,却犹豫不决。

    有些话,他不知道该不该问,也不知道问了,能不能得到答案,他自己清楚,这么多年来,那个人,那些事一直在内心深处纠结不清……

    “唉!”孙克叹了口气,将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拉下手刹,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黄鹤楼,自己取一根叼在嘴里,然后扔给了陆明浩。

    看着手里的黄鹤楼,陆明浩又是一阵苦笑,看来孙克还不知道,刚离开华夏,自己就戒掉了烟瘾,不是因为健康问题,而是因为当时一穷二白,还要攻读学位的自己,实在支付不起那每个月至少八十美元的烟钱!

    想要说不抽了,话还没说出口,就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取出一根烟,含在了嘴里。

    “吧嗒!”一声脆响,孙克帮陆明浩点燃了香烟。

    “怎么样耗子,国内的烟,还抽的惯吧?”

    面对孙克的问题,陆明浩意味深长的说道:“家乡的味道,醇厚依旧!”

    孙克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抽了几口闷烟,咬咬牙,好似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耗子,别人不怎么了解你,我亲自送你离开的,你离开的时候,通红的眼睛,铁青的腮帮子,我现在历历在目!”

    “好兄弟!”陆明浩只能说出这说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这样的话题,自己该如何回复。

    窘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孙克又是一口深吸,将烟头弹出车外,开口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你先不要说话,不管我说的对不对,听我说完!”

    “我知道,你这次回来,绝对不是简单的归国!你出去五年了,哥们我的智商,都已经混到通达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上了,你绝对不比我差!你这次回来是要复仇的,或者说,你想在她面前证明,她的选择错了,你想掷地有声,以胜利者的姿态,再次说出莫欺少年穷。”

    陆明浩不得不承认,孙克的话基本上八九不离十,只不过,孙克不知道当初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能活着,到底有多侥幸!这次回来,自己就发誓,要让那些参与进去的人都不得好过!要让韩家跌出豪门,从此销声匿迹!

    孙克看到陆明浩没有出言反驳,就继续开口道:“没错,韩家当年做的事情的确是天怒人怨,可是你要知道,当时的韩家已经可以动用警察,把你毫无缘故的扔进重刑牢房,如今五年过去了,你以为韩家依然止步与当初的规模?你的敌人太强大了!整个华夏北部,韩家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运输业,名下有着北方百分之六十的金融业,百分之九十多的娱乐机构!想想吧,为了一个抛弃你的女人,你至于如此执着吗?”

    陆明浩没有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许在别人眼中自己的确是有点拘泥迂腐,但是自己可不这么认为,再厉害的敌人,还是人!有欲望,就有疯狂,只要他们疯狂了,就会露出破绽,那时候,就只有被自己一口一口咬死的下场了!

    想了想,陆明浩决定有些东西,或多或少还是告诉孙克点的好,也好让他心里安稳点。

    “你说的很正确,可是我没得选择,当初离开的时候,我说过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韩家和我只有一方能够活着!”

    看了一眼满面愁云的孙克,陆明浩轻笑一声,接着说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不顾一切的人吗?既然回来了,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在国外这些年,你以为我是白过的?我在美国混的,比你只强不差!”

    感觉到陆天明眼中的强烈自信,孙克才略微放下心来,陆明浩这家伙,他很了解,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实际上,这厮内心深处是非常阴损的!就像当初玩游戏,若是遇上他,就千万要将其掐死,否则,他就会像毒蛇一样潜伏下去,等你最虚弱的时候,一口咬死,立即远遁!

    陆明浩看到孙克没有在说什么,哈哈一笑,拍了拍孙克的肩膀:“好了!别想这么多,这几天我的评估团没到,也没事情做,你可要陪我好好转转!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喝酒去!一醉方休!”

    “喝酒?你是在找死啊!当年不知道是谁半瓶啤酒下肚,就滚到桌子下去了?”孙克想起当年的事情,不由得眉开眼笑。

    陆明浩并没有注意到,孙克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决绝,他解下系的很紧的领带,顺手扔出车窗:“好!既然你找死,我不能不成全你!今晚不把你喝趴下,我就跟你姓!”

    汽车启动,后轮从孙克扔出车子的领带上压过,一声轻响,领带内散落出几块通讯器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