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腹黑也是一种境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0本章字数:3224字

    (更新的有点晚,还望见谅!新人新书,请各位读者多多指导!石头不胜言谢!当然了,不要忘了点击一下加入收藏!谢谢!)

    待得大厅中只剩下陆明浩,孙克以及夜来香老板三个人的时候,夜来香老板急切的问道:“刚才,您说要收购夜来香?此话当真?!”

    孙克也是好奇的看着陆明浩,想要弄清楚这小子又唱的哪一出。

    “当然,这里虽然地段不怎么好,而且没有良好的客源环境,不过我买下来转型其他行业也是不错的选择。”陆明浩慢条斯理的回答。

    一听这话,那老板顿时眉开眼笑,这夜来香歌舞厅越来不如先前了,随着城市的发展,夜来香这一块已经被划为工业园区,到处都是工厂,哪里来的客源?除了一些厂里的小主管开着破车过来把打工妹,就是一些附近高中的穷学生对钱过来过把瘾,保持不亏本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再开下去,弄不好就血本无归了!

    “太好了!这店面当初我接手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钱,不过现在不比从前了,地段差是硬伤,我也不多要,您那给我二百万,这栋四层楼,就是您的了!”老板倒是很爽快,直接开出了自己的价码,看样子对这里的前景很是不看好。

    陆明浩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答应给老熊一千万美金筹集保安公司了,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购买一处,除了地皮够大之外,毫无用处的破房子!简而言之,你的价码太高了!”

    看着陆明浩眼中闪现的精明,无论是老板还是孙克,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谈起生意来,简直就是吸血鬼啊!

    要知道这片地当初光是地皮,老板都花了不下一百万!就算败落到如今这福田地,再怎么滴也能值个二三百万,二百万的价已经够低了!

    老板本想说这是最低价了,再低就不卖。可是一想到陆明浩神秘的背景,还有那刚收服的二十多个杀马特,老板觉得自己这副身子骨还想多蹦跶两年!

    “那,那您看,咱这块房子能值多少钱?”

    老板坐在沙发上,上半身向前倾出,明显很是焦虑,可问题是陆明浩这货不急啊!

    老神在在的装作深思计算了一阵,陆明浩这才开口道:“地皮马马虎虎值个二三十万的样子,房子吗,就有些不靠谱了,据我了解,你这夜来香开起来也不少年头了,无论是通气管道,还是中央空调什么的,相必都非常老旧,刚才我注意到,三楼窗户外的石膏装饰有着很明显的脱落痕迹,算下来,这栋房子最多值八十万!”

    听了陆明浩这话,老板在心里暗自一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自己之所以叫二百万,完全是按照开歌舞厅的价值观来叫价的,人家未必会继续开下去,仅作购房参考,这一整块房子加上地皮,也就是一百二三十万的价值。

    咬了咬牙,有点钱拿总比以后继续开下去血本无归强!

    “行!我也不跟您废话,就按您说的,一百一十万,我卖了!”

    这一下,孙克傻眼了,本以为自己经商天赋已经够逆天的了,没想到这货刚回来,就给自己上了一课!原来购买房产还可以这么玩!当然了,孙克也是明白人,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老板是在顾忌陆明浩那未知的神秘背景,而孙克对陆明浩的背景,同样很感兴趣啊……

    陆明浩摇了摇头,扭过身子对着孙克,一副询问的姿态说道:“其实呢,我想要买这栋楼,无非就是突然有了点注意,可我现在想了想,万一搞不好,就砸手里了!这栋楼到底买不买呢?好像很纠结的样子啊……孙克,你怎么看?”

    尼玛!做人还可以这么无耻吗?!老板觉得自己都快要吐血了!

    “给您凑个整!一百万!最低价了!”

    “一百万?好像挺便宜的,可是,风险还是不小啊,万一砸进去了可如何是好?”

    孙克觉得自己已经抑制不住内心深处,那种迫切想要扁人的冲动了!这简直就是婶子能忍叔叔不能忍啊!

    刚准备站起身,大耳光子抽他丫的,陆明浩开口了:“恩,看起来你这里经营着挺困难的,一百万就一百万吧!毕竟老板你也不容易不是?”

    老板顿时泪流满面啊!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啊?这样的极品为什么会摊在自己头上?一定是今天出门的方式不对!或者就是出门忘了看黄历!

    一边在心里画着圈圈诅咒陆明浩出门就踩屎。老板去办公室取出来了地契房权证等证件。

    陆明浩一看到那些足足三厘米厚的文件,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些文件了神马的条例,自己是最不在行的了!看来,忽悠一个律师必须提上日程表了!

    孙克并不知道陆明浩的腹黑计划,自顾自的接过地契房权证翻看了起来,确定没有问题,这才递给陆明浩。

    “老熊!下来一下,有活干了你!”

    听到陆明浩这大嗓门子,独眼熊行动很迅速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大,有什么指示?”

    陆明浩打开钱包,只见那钱包中大大小小十多个卡槽,更让人吐血的是,这些卡槽不但都塞着各种卡片,有些卡槽甚至被挤进去两三张!

    “果然,这货出去五年已经跻身于土豪行列了!”孙克暗自翻着白眼,心里直犯嘀咕。

    陆明浩可没有身为土豪要低调的觉悟,只见这货嘀咕着:“唉?我华夏央行的黑金龙卡呢?……这个是?夏威夷**酒店至尊卡?我靠,上次不是扔了吗?怎么还在?……咦?扶桑过京东银座金卡?靠,这东西怎么还在?……”

    顿时,三人的脑袋上都垂下了老粗老粗的黑线。

    终于,翻找了将近半个小时后,陆明浩终于从一侧的小夹袋里找到了黑金龙卡,随手扔给独眼熊:“卡里具体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反正一百万是有了,你拿上卡,陪老板去公证处把地契房权证这些证件的转让手续办理了,然后去注册一个保安公司,顺便找一家建筑队,过来把这栋楼房修改一下,当然了,如果你可以找到一些退役军人,忽悠进……哦不!是邀请进我们的保安公司的话,我会非常开心!”

    独眼熊一拍脑袋,得!还说晚上放松放松呢,这下好了,最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别指望去做别的事情了……

    二人离开后,陆明浩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唉,我还说来这里喝点酒呢,扫兴啊扫兴啊!”

    没有外人在场,孙克看到这货如此欠抽的样子,当然不客气了,直接一巴掌裹了上去:“败家玩意啊!你在这地方捣鼓这些干嘛?四周除了工厂就只有几个破高中,知道那些高中有什么外号吗?丹东垃圾集中营啊!就你这败家玩意的德行,还准备报复韩家?别说报复韩家了,只要你能在着丹东的一亩三分地上站稳就算烧高香了!”

    孙克在那里喋喋不休,陆明浩反倒是气定神闲,仿佛孙克唠叨的不是自己一样,那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真叫一个气死人不偿命啊!

    见孙克停下了机关枪一样的嘴巴,陆明浩这才开口说道:“说完了?你这瓜子壳的德行还是没改!好意思在我面前卖弄?当初在宿舍那会儿,你什么时候斗嘴赢过?就你那三脚猫功夫,省省吧!走着,出去随便转转!”

    盯着陆明浩洒脱的背影,孙克的目光中散发出一种叫做怨念的力量!这货的一番奚落,让孙克想起了在大学同寝的那半年黑暗时光,那时候二人也是喜欢斗嘴,不过孙克胜利的几率就和华夏男足进球的几率一样……

    一马当先的来开角斗士的车门,陆明浩不客气的占领了驾驶舱这块风水宝地,一脸坏笑的准备好安全带,启动了发动机,缓慢的轰着油门。

    孙克没怎么多想,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位上,老神在在的调试着车载mp4。

    “瓜子壳,你确定你不用安全带?”陆明浩满脸戏谑的问道。

    孙克想都没想,张口就说“这破地方,没有交警的!带那玩意干嘛?累赘!”

    “好!如你所愿!”陆明浩坏笑着,猛然一脚油门踩到底,与此同时,紧踩着刹车的脚松了开来。

    “吱……嗡…”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角斗士就像是一匹脱缰野马一般,猛然冲上了路基。

    周围都是工厂,进进出出的货车向来不少,所以路况还说得过去,都是清一水的柏油马路,陆明浩放心大胆的轰着油门,时不时的来上一两记高难度规避动作,得意洋洋的准备聆听孙克撕心裂肺的尖叫。

    要知道孙克这厮当初去游乐场做过山车,可是有过惊吓过度,当场休克的光辉历史……

    然而,事实让陆明浩觉得有点蛋疼了!只见孙克这厮非常享受的靠在改装过的全包裹真皮车椅上,看那样子丝毫没有因为来来往往紧贴着角斗士,呼啸而过的车辆而担忧啊!

    陆明浩的脸色有些凝重了,从走出机场,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只是因为重逢的喜悦冲淡了他对家乡仅有的一丝警惕,现在看到孙克竟然克服了他自己的人体极限,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这厮要么去过军队特训,要么……国安局!

    扭过头看了一眼孙克,陆明浩并没有说什么,他觉得自己兄弟二人奖金十年的感情了,这厮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害自己!

    “在想什么?”孙克注意到陆明浩复杂的视线,笑了笑,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