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翔鸣出世遇波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49本章字数:4089字

    一座神宫之中;一位尊雅深致的中年男人,站在一幅画卷之前。这幅画卷完整的展现了修真大陆的全貌。画卷之中山脉雄奇峻伟,河流气势磅礴,森林郁郁苍苍。但这画卷之中竟然有人影闪现,里面仿佛自成一个世界,将一些人形影像困在其中。

    画卷里的那些人影表情痛苦神情暴虐。他们拼命的挣扎着,仿佛要脱离出画卷一般。忽然一道鬼影冲出画卷,直向中年人面部攻去。中年人左手轻挥,将那道鬼影逼回画卷之中。

    中年人看着画卷,缓缓问道:“你看他们直到如今还想要出来为害世间。你有什么想法能让世人免受灾祸?”

    一位皓发银须的老人在后面答道:“主上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有些过于残忍。主人您神资天纵,肯定会想出更稳妥的办法。”中年人说道:“你且说来听听。”老人又说道:“主上,您可将这些厉魂全部炼化。用他们来滋养您的神体。”

    中年人点点头说道:“这的确可行,不过将他们的神识全部炼化确实残忍。只是我到今天已经参悟了无数的年头,神法再无精进。只能靠修炼积攒法力而已。可能是我的神魂还不够强大。不如我将这亿万神魂炼化成一个婴儿,让他拥有这世间最强的神魂。让他来继承我的法统。由他来接替我,继续拱卫天地。护卫世间万民。你下去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开始。”

    翌日,二人准备妥当。中年人盘坐在画卷之前,口中念念有词。他不时手捏法印,向画卷之中打去。画卷中的人影表情越发的痛苦起来。他们在画卷中痛苦呼号。但中年人并不为所动,依然将一道道的法印向画卷中打去,画卷中的人影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慢慢化为虚无。

    看到中年人施法完毕;皓首老人躬身说道:“主上法力齐天,肯定能大功告成。里面的神魂自身就具有五行之气。这次肯定会创造出一个绝世的神人,来继承你的法统。”

    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绝世英才,八十一天后自然会有分晓。”说完,中年人再不说话;只是背对着画卷打坐悟法。

    八十一天后,中年人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画卷之前。他伸手缓缓伸进画中,从画卷之中抱出来一个婴儿。这个婴儿与普通婴儿并无不同。中年人运起法力将这个婴儿全身各处探查了一遍,露出失望的神情。

    老人急忙问道:“主上怎么样了?”中年人答道:“虽然我用神力去除了那些厉魂的戾气,但他的灵魂却还是驳杂不纯,无法修炼魂法。也不能修炼内天地。无法继承我的法统。”老人听了心中暗喜,但嘴上说道:“主人不必烦忧;以主上的通天法力,一定能将他教授成一代盖世神王。”

    中年人微微笑道:“为什么一定要修炼我的功法,才能有所成就。说不定他会有更大的机缘,更大的成就。我不想让他束缚在这里。你现在随我将他送往尘世间。”

    老人急忙又出言相劝,要把孩子留在神宫。中年人又说道:“你不必再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际遇,还是让他在尘世间自由成长吧。”说完,中年人飞身出了神宫,老人只得跟在后面。

    二人出了神宫,只见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只有太阳发出柔和的光芒照耀大地,红得那样迷人。万里长空宛如秋水一般,美得让人心醉。

    中年人虚立在空中,他转过身去轻轻揭开包裹。看着包裹中熟睡的婴儿。中年人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脸颊。轻叹了一声欲言又止,袍袖一挥瞬移而去。

    老人的目光则停留在那孩子的面颊之上,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不舍之情。老人将手中的包裹向地下抛去。只见那包裹像落叶般旋转着慢慢向地上落去。

    看着包裹落下;老人心中竟有些悲凉,对着包裹缓缓说道:“孩子,你还是做一个凡人去吧。希望你能安稳的度过一生。”说完。他心中一动,有了一个想法。

    老人抬眼向西望去,看见千里之外有一队修真者正在徐徐而飞。心中顿时打定主意,只见他眼中白光闪现向西射去。霎时老人也失去了踪迹。

    那包裹之中的男婴缓缓落到了地上,他还在美美的睡觉,全然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还沉浸在美妙的梦境之中。不多时,远处一个樵夫向他走来。樵夫俯身将他抱了起来,见四周无人,转身往家中走去。

    而千里之外,元一门掌门李瑞德带领元一门众弟子,刚参加完法武大会,正在返回元一门的途中。李瑞德忽然觉得东方白光一闪,令人奇怪的是那白光竟向他发出了求助的信息。

    李瑞德停住身形,向身边的罗长风长老问道:“罗长老可曾看到东方的白光?”罗长风答道:“没有看到。”李瑞德又回头询问身后众人,众人也都说没有看到。

    李瑞德不免心中疑惑,又对罗长风说道:“我刚刚看到东南方千里之外白光闪现,似乎有向我求助之意。想必有事情发生。还请罗长老带领几名弟子前去查探一番。”

    罗长风躬身领命,率领十几名弟子往东南方飞去。一路打探,到了李瑞德所说的白光闪现之处后,立即吩咐元一门的外门弟子去四处打听哪里有白光闪现的灵异之事。

    不几日便有了消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来到罗长风处。见了罗长风倒地便拜,嘴里喊着;“上仙,小人叫张六。这孩子就是您要找的灵异事,这个孩子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当时满身闪着白光。”

    听到张六所说白光与掌门所说一致,罗长风心中立时就相信了。刚要令弟子去接过孩子。忽然心中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道:“孩子是假的。”

    “好你个贼坯子。”罗长风心中一惊,随即大怒,伸手一拍桌子厉声喝道:“竟敢欺瞒上仙。是不是不想活了,来人。。”还没等罗长风说完。

    张六就哭喊道:“上仙饶命,我罪该万死。全怪我家里那个贼婆娘,是她把孩子掉了包。说是让孩子跟着上仙去享福。全是她的主意,上仙要杀就去杀她吧。”说完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只是两腿之间不争气,水闸大开尿得大堂里全是腥臊之气。罗长风不愿与这等无赖纠缠,命一名弟子提着张六,朝张六家中飞去。

    张六是个樵夫,家中很是穷苦,只有一座没有院墙的草房。罗长风等人在张六屋外落定。没等众人开口说话,只见从屋里爬出一个光着身子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见众人不仅不害怕,反而扬起脸来对着罗长风众人“咯咯”笑了起来。那粉嘟嘟的小脸,红润润的小嘴让人觉着心中一暖。谁都想过去抱一下。

    罗长风当即认定这个男孩就是他所找之人,急忙上前两步抱起孩子。这时一名弟子进得屋内将张六的老婆拽了出来。

    “你们捡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身上有没有能够证明他的身份的东西?”罗长风厉声喝问道。张六的婆娘哭喊着说道:“没有,没有。捡着他的时候只有一个包着他的包袱皮儿”。

    两名弟子立即进屋内搜查起来,片刻间一名弟子手捧一块桌面大小的丝绢出来呈于罗长风。罗长风一看这块丝绢宛如彩霞一般,瑞光柔闪。看一眼便如身临极乐仙境,在手中仿佛触摸处子肌肤,随风动时宛如聆听天籁。

    众人正在陶醉之时,罗长风手中这块丝绢竟然缓缓的化为了万千光点,慢慢消融于天地之间,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众人皆大惊失色,却又都无能为力。

    罗长风定住心神,看了看张六夫妻,料定他们已再无欺瞒之事。随即率领众弟子飞腾而去,返回了元一门。只剩下张六和他的老婆吓得半天动弹不得。上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比虎狼还狠。

    刚刚返回元一门,罗长风立即抱着孩子去觐见掌门。“启禀掌门,这就是您所说的白光灵异,是一个从天上落下来的孩子。”罗长风跪禀道:“我在路上察视过,这个孩子并无任何奇特之处,资质也一般,不能修炼内天地。”

    李瑞德点点头,说道:“那天白光向我求助之时,我竟不能探得白光是谁所发。想必这孩子有大能庇护。”罗长风应道:“我去接这孩子之时,他曾被别人掉包,有一个声音提醒我说那个孩子是假的。这才能将他接上山来。接他时,有一块包裹他的丝绢,材质如霞如玉。可是我拿到手中时,那丝绢就自行消散了。”

    “上古神魔大战,虽然无数大能都陨殁了,但可能有人躲过了那一劫。”李瑞德点点头说道:“这孩子既然有大能庇护,又是你将他接上山来的,也算与本门有缘。就让他留在山上做个内门弟子,纵然不能修炼内天地,成就大神通,也让他得个长生。”

    罗长风应道;“既然掌门把他留在门中,那就请掌门赐他姓名,也方便他日后行走。”李瑞德笑道:“还是罗长老想的周到。人活一世留名,雁过一地留声。他虽然修成就不了大神通。但也希望他能够飞腾穹宇,留名于世。就叫他翔鸣吧。”罗长风替小男孩谢过掌门赐名之恩,转身退了出来。将翔鸣交给了门中两位女弟子季清季明抚养。

    内天地是修真之人境界高低的重要标志,修成内天地的修真者万中无一。修真者一旦修成内天地,便可在其中豢养万物生灵,用它们产生的灵识愿力滋养神识,成就无边的法力神通。

    修真者便是自己内天地的创世之神。挥手间移山填海,天崩地裂。他甚至可以随意左右内天地中万物生灵的生死轮回。

    内天地初成之时,空间很小。其间皆是戈壁大漠,狂沙乱石。所产生的灵力不多。需要修真者以自身法力滋养内天地,让它慢慢变大。逐渐产生出气光水。还需要在内天地中用法力开辟出山川河流。待到条件成熟之后,培植各种珍奇草木。等到树荫遍野之时在其间豢养飞禽走兽。

    内天地产生的灵力帮助修真者提高法力,修真者用法力提高内天地的境界。二者之间形成一个互补循环,生生不息。

    传说内天地修炼到极致便可以孕育出人类,。人们每天在内天地中繁衍生息,耕耘劳作,他们祈祷祈福所产生的灵识愿力,可以无限提升修真者的法术神通;但自古以来,能在内天地中豢养动物的先贤大能便极少,更别说在内天地中孕育人类了。

    但有些奇人异士,却能将一些神域绝地搬运到自己的内天地中,借天地之奇威,成就无边法力。但需要特殊的先天之能和机缘巧合。

    所以元一门的弟子入门时,都会以内视之术检察资质。有可能修炼出内天地的会被直接收为内门弟子重点培养。不能修炼内天地的直接送往外门之中,为元一门传法布道。

    甚至有人说:这修真大陆就是祖神的内天地。祖神依靠大陆中的修士凡人万物生灵所产生的灵力,以及他们对祖神的感恩之心。来淬炼自己的神魂,成就自己的无上神通。

    上古神魔大战以后,祖神对这片大陆的控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战以后天地间再无风雨雷电,就连农民种地需要下雨,渔夫行船需要刮风。都要请法师作法。

    作法之前要高搭法台,摆列三牲祭品祭祀祖神,口中默诵法文,赞颂祖神的无边功德和宽广博爱之法心。

    有些法师索性借布雨行风之名,豪抢暗夺。弄得百姓怨声载道。一些游手好闲的不法之徒见修真有利可图,纷纷拜入门派学习法术。以至于修真之人素质良莠不齐。现在小的修真门派多如牛毛,为了利益各派之间多有争斗。对凡人的盘剥也日益加重,不能修行的百姓也不愿劳作,整个修真大陆人心不古,道义沦丧,土地荒芜,民不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