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翔鸣轻取张劲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023字

    翔鸣之所以选择这朵昙花;是因为翔鸣根本不想要静茹师妹的东西,他不想因为自己拿了静茹师妹的法宝而削弱她的实力;现在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元一门年轻一辈中已无人是他的对手;就算遇到修成内天地的长老们,他也有一拼之力。

    翔鸣现在只等着明天之战,他知道自己去参加伏龙山法武大会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只希望在以后的比试中,不要碰到静茹师妹才好。如果二人在比试中相遇,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他若故意败给师妹,就还是那个看守藏书阁的普通弟子;无功无名。想要娶静茹师妹恐怕还得再等一百年。

    他若是胜了静茹师妹,就会伤了静茹师妹的心;静茹师妹还想在这次大会上一战成名,尽量消除掉因为她父亲叛出山门,给她和爷爷带来的影响,重振林家的声威。他现在也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他二人碰到一起。

    第二天,翔鸣早早来到演武场等待抽签的结果;过了一会,众人都来到了演武场中。罗长风长老抽签为众人选出了比试对手。

    这次翔鸣运气非常不好,和被认为是最有实力的弟子张劲松分在一组;张劲松自入了元一门,被各位长老赞为惊才绝艳,又多次外出历练斩杀魔族无数,临敌经验丰富。大多数弟子都认为此战翔鸣必败。

    翔鸣站在比试场地,静静等着张劲松入场比试。过了半晌,张劲松才大摇大摆的在数名弟子的簇拥下向翔鸣走来。

    刚到场边张劲松就指着翔鸣骂道:“你一个无名小子,也敢与我对战。你若是识相,现在就认输;免得到了场上,刀剑无眼伤了你的性命。”

    翔鸣一听此言,只觉得好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师兄好大的口气;师兄你再说几句,只怕天下的牛都要绝种了。”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张劲松闻听此言,心中大怒抽出烈风斩马刀骂道:“小子你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就算我输。”

    翔鸣一听,说道:“何用十招,我只需一招就能败你。”张劲松听了大叫一声,从场外高高跃起,举刀往翔鸣头上砍去。翔鸣大喝一声:“呔。”口鼻之中白气喷涌,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向空中的张劲松打去。张劲松叫一声:“来得好。”挥刀向巨拳斩去。

    巨拳瞬间长大,像小山一般朝张劲松砸去。张劲松的斩马刀刚一接触白色巨拳,只觉着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大力向他轰来。根本没容不得他做出如何反应,巨拳一下就将他打出场外。他竟然一招就败了。

    张劲松被翔鸣一招打出了场外;他缓缓站定身形,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没有受伤;他感觉不可思议,竟然一招自己就败了。刚才他感觉仿佛是被一个巨大的棉花包推出了场外。巨拳的力道虽然刚猛霸道,却隐而未发。他不敢想像,如果那巨拳的力道全部发挥出来,自己会不会还有命在;定然会被打的形神俱灭。他心里明白,这是自己轻敌所致,但翔鸣也对自己手下留情了。

    张劲松双手抱拳,对翔鸣说道:“多谢师弟手下留情;师弟你功法高绝,师兄我受教了。改日再向师弟讨教。”说罢,昂头阔步朝场外走去。

    场边众弟子全都目瞪口呆,不曾想本以为张劲松必胜的一场比试,竟然一招就结束了。众人深感翔鸣法力深厚,愕然片刻全为翔鸣叫起好来。

    众人以前都没见过翔鸣的这种功法,皆感玄妙。北面高台之上众位长老也觉得新鲜,全都议论纷纷,李瑞德对罗长风说道:“这翔鸣的功法,应该是练气之术,但这样施展出来对敌,确是第一次看到。此子想法奇特,打法精妙。只是对敌经验还欠缺了些。今后罗长老你要多给他一些历练的机会。”

    “尊掌门法旨。”罗长风点头应道“此子功法确是自成一家。但他当年来历不明,身世诡异,又不能修炼内天地,所以我让他去看守藏书阁,并未给他找师傅传授功法。不想他资质如此之高,竟能自创功法。今后我一定找机会让他多多出去历练。”

    “此子是可造之材呀,不能修炼内天地未必就不能修成大神通。”李瑞德点点头道:“让他多多历练,去感悟天地之妙。说不定能走出另外一条路来。如果成功,我元一门弟子不必修炼内天地便有超凡的功力,我门将实力大增。届时定能一统修真大陆,尽享独尊于世的荣耀。”

    罗长风应道:“若不是宇文通那厮好大喜功,贪功冒进。修真大陆何至于此。”李瑞德道:“不提那个魔头,倒是魂宗不但让林肃钦叛出门去,就连太始门的长老刘敬雄最近也入了魂宗。这魂宗行事诡秘,你我要多加注意,不要让门中弟子再接触魂宗,平生事端。”罗长风点头领命。

    这时其他比试也有了结果;林静茹荆浩关永杰以及其他二名弟子分别战胜对手进入了最后的六强之战。

    这六强之中的弟子,除了静茹师妹荆浩关永杰实力尚可;其余二名弟子实力都一般,根本没有张劲松与刘胜同的法力高强;翔鸣觉着这种比试方法,不是十分公平。张劲松与刘胜同这样的实力高强的弟子进不了最后决赛,实在可惜。

    翔鸣六人静静的站在法台下面等待结果。最后比试抽签,将由掌门李瑞德亲自抽取。李瑞德掌门缓缓走到玉盒之前,成对的取出玉简;交给了罗长风长老。罗长风大声念道:“第一阵,荆浩对许良明;第二阵,关永杰对徐博雍;第三阵,翔鸣对林静茹。……”

    没等罗长老说完,翔鸣与林静茹脑中“嗡”的一声;二人心中各自叫了一声:“苦也”。想不到前几日,俩人在后山的戏谑之言今日竟成了真。

    这时,罗长风长老宣布了比赛结果。众人都退出演武场,只等明天的最终决赛。

    翔鸣心中一片茫然,浑浑噩噩的走到藏书阁;静静思索起来。翔鸣心想:明日我与静茹比试,是该胜还是该败。我若是胜了,静茹师妹肯定会伤心,前些年他父亲叛出门去,让她与林长老在门中饱受非议。她肯定想借此机会一举夺魁,为她和她爷爷挣回脸面。可我要是输了,不但得不到封赏,只怕还会让静茹小看于我,要想娶她只怕是难如登天。

    想了一遭也没有想明白,忽然林锦荣长老推门进了藏书阁中。翔鸣赶紧上前几步行礼道:“参见林长老,不知您老屈尊到我这里有何事情?”

    林锦荣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呐,你这几日的表现我都看见了,可谓是一鸣惊人不同凡响呀。”翔鸣忙道:“谢长老夸奖。”林锦荣又说道:“我这次来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帮静茹,还望你能够答应。”

    翔鸣疑道:“弟子法力低微,不知有何事能帮助师妹?但凡弟子能够办到的,定当竭尽全力,不负长老所望。”

    “你也知道,静茹的父亲几十年前叛出我元一门。”林锦荣说道:“使得静茹在门中备受冷视,生活的十分不开心。她本想在这次法武大会上一战成名,重振我林家声威,赢得所有人对她的尊重。但我今天看你与张劲松的比试,只怕静茹用天雷针也难赢你。即使静茹赢了,恐怕也是惨胜。到时也无法在法武大会中使出全力,所以我自作主张来找你商量,是想让你明天输与静茹,不知你意如何?”

    翔鸣说道:“这法武大会百年一次,我这次若输了,又要等上百年。这百年之间。。”还没等翔鸣说完,林锦荣打断道:“我知道你对静茹的心意,静茹也总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好。我也知道你想借这次法武大会一举成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你这次胜了她,伤了她的心。你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如果今天你败给她,我保证你该得的封赏一点不会少,我还会向掌门讨要一座仙山供你修炼,你依然是一方尊主。再说静茹知道了你是故意让她的,她必然对你心存感激。至于你和她将来之事,那就要看她对你的情意,和你自己的造化了。你意如何?”

    翔鸣去参加法武大会主要是让自己和静茹师妹门第上的差距减小一些,从而有实力向林锦荣提亲,去伏龙山法武大会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听林锦荣说会为自己讨要仙山以及封赏,又承诺不管他与静茹师妹之间的事了。翔鸣心想:既然如此,就答应了吧。

    心中打定主意,翔鸣对林锦荣说道:“既然林长老发话了,弟子我自当遵从。”林锦荣一听哈哈大笑道:“孺子可教,你只需依约行事便可。”说完林长老身形一闪,失去了影踪。翔鸣与林锦荣万万没想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全被林静茹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