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迫于无奈翔鸣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055字

    在林锦荣刚来之时,林静茹也随后来到了藏书阁。她本想与翔鸣商议明日比试之事,却在藏书阁外听到了自己爷爷的声音。她不免心中疑惑,不明白以爷爷的长老之尊怎么会到藏书阁来找翔鸣;于是她祭起法宝,施展隐遁之术,隐藏在藏书阁外。将二人之间的对话全都听了去。

    林静茹听完二人之间的对话心中顿时明白了,心中暗想:爷爷呀,我参加法武大会。可完全是遵从您老人家的意思呀。我本不想参加这法武大会,只想与翔鸣师兄吹箫抚琴煮茶闻香。却不想让翔鸣师兄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当下林静茹心中打定主意:明日比赛一定要取胜,先圆了爷爷的心愿。待到伏龙山法武大会后,不管自己胜败如何,先让爷爷为翔鸣师兄讨要一座仙山神府,等到翔鸣做出一番惊天地天的事业,自己再与翔鸣成就一对鸳鸯道侣。岂不美哉?心中打定了主意,林静茹隐身而去。

    第二日,演武场内荆浩与关永杰已双双胜出。翔鸣与林静茹缓缓走入场内,翔鸣从口中吐出气息化作一杆长枪,挽了一个枪花对林静茹说道:“师妹,请了。”林静茹也抽出秋月碧水剑向翔鸣还礼。

    二人再不搭话,战在了一处。前几日,翔鸣都是轻松取胜,并没有展示自己全部的身形步法。这次已是最后一战,就再无保留,将他的功法尽情的施展出来。一条枪舞得像苍龙出海,恶蛟翻江。

    林静茹一看翔鸣明知必败,还能如此全心全意投入。心中暗暗喊了一声:好。挥动宝剑与翔鸣厮杀在了一处。

    二人斗了得有将近一个时辰。林静茹开始落入下风。只因翔鸣用气息幻化的兵刃变化多端,林静茹虽然剑法精妙,但时间长了依然抵挡不住。

    林静茹心想:翔鸣师兄这一个时辰你已将自身本领展示的差不多了。你法力高强,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这一阵我必须得赢,待会儿我使用天雷针的时候。你可千万要小心呀,莫要伤了你才好。

    林静茹虚晃一剑,跳出圈外;娇喝一声:“师兄小心了。”取出天雷针向翔鸣击去。翔鸣见天雷针袭来也不惊慌;大喝一声,立即将手中所持长枪化作一面巨盾。将身体全部挡在盾后,迎向了天雷针。长枪化为巨盾之时,众人觉得整个隐霞山内的灵气,已经全部被那巨盾抽干。所有门人一瞬间皆感到灵力缺失,气血瘀滞,纷纷运功抵挡。

    观战众人都没想到翔鸣敢硬抗上古法宝,有些胆小之人已然惊声尖叫了起来。更多的人则瞪大眼睛等着看翔鸣被这上古神兵轰的灰飞烟灭。

    天雷针以万钧之势轰击在那巨盾之上,震得整座山都颤动起来。演武场内众人纷纷飞入空中,以免被天雷针波及误伤。

    翔鸣在天雷针的猛烈轰击之下,左手举盾巍然不动,稳稳的挡住了天雷针的轰击。林静茹一看翔鸣竟然挡住了天雷针的攻击。心下宽慰,但为了取胜却不得不增大了天雷针的威力。

    刹那间演武场中电光乱闪,使得众人不敢直视。就连高台上的长老们也不禁动容。众人都想不到天雷针威力如此之大;翔鸣的法力已然如此高强。他此时展现出来的法力之强,仿佛已修成了内天地一般。

    高台之上,林锦荣一见这等情形心中暗自恼怒:想不到翔鸣这小子竟然言而无信。但就在这时,翔鸣的巨盾却开始慢慢龟裂。

    一看巨盾龟裂,林锦荣心里极为高兴,心想:“如果知道他不是茹儿的对手,就不用冒险去求他了,白白便宜了答应给他的那些封赏。

    眼见场内战况过于激烈;罗长风站起身来,抱拳说道:“掌门胜负已分,再比下去就要伤人了。”李掌门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罗长老你宣布结果吧。”罗长风向前几步,急声说道:“静茹侄女,胜负已分。收了法宝吧,莫要伤人。”

    林静茹招手收回了天雷针。翔鸣身上压力顿轻,退后两步从容说道:“师妹法力高强,在下输的心服口服;希望日后师妹在伏龙山旗开得胜,一役功成。”说罢,看了高台上的林锦荣一眼,缓缓向场外走去。

    场外本来十分拥挤,但众人看见翔鸣走来,自觉让出了一条路。刚才他以自身之力硬抗上古法宝,让所有人都惊骇莫名。

    罗长风在高台之上,宣布获胜者及获胜者的奖励。然而这时大家的心已飞往伏龙山,开始期待两大门派最精英弟子的龙虎之争。

    李瑞德和罗长风一起回到了书房之中;李瑞德问道:“罗长老怎么看翔鸣的落败?”罗长风答道:“翔鸣虽然功法奇特,法力高强,但终究敌不过上古神兵,落败也算正常。”

    “我看不然。”李瑞德微微一笑说道:“方才那巨盾虽已龟裂,可他是单手举盾,可见他仍有余力。而林静茹已然是用尽全力在驱动天雷针,翔鸣未必不能再战。可他为何要故意输了这次比试?难道有什么比扬名天下,成为一方尊主更让他动心的?这其中定有隐情。”

    翔鸣回到藏书阁沏了一壶茶,慢慢品了起来。想起刚才与静茹师妹的比试,心中忐忑不知道刚才的戏演的是不是过火了。

    若是林锦荣认为静茹师妹是凭她自己的实力打败自己,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在乎什么封赏,但若是失去了静茹师妹,那可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林静茹推门走了进来。在他对面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师兄以后有何打算?”

    翔鸣笑道:“能有什么打算。世间之事变幻无常,走一步看一步吧。”林静茹又问道:“那师兄是否会参加下届法武大会?以师兄的法力再修炼百年定然能一举夺魁。”翔鸣答道:“不参加了,该得的必然会得到,不该得的强求也没有用。一切顺其自然吧。”

    二人又默默的喝了一会儿茶,林静茹又问道:“师兄可有意中人?”翔鸣呵呵笑道:“当然有,那人的性格温柔贤淑,容貌倾国倾城,气质风华绝代,且修炼资质极高,是一个完美的人儿。”

    林静茹心里知道翔鸣说的是自己,顿时两颊飞红。故作镇定说道:“既然那人如此之好,师兄可要好好把握,莫让红颜空等白了头。”说完,起身翩翩离去了。

    一日清晨,翔鸣在藏书阁打坐。一名弟子飞来禀报,让他赶紧准备一下,卯时前去主峰听令,今日便要去伏龙山了。

    翔鸣生活清苦,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闲坐了一会儿,便向主峰飞去。到了以后发现主峰上已经来了几千名内门弟子。

    法武大会是门中弟子们一次重要的观摩学习机会,也是元一门向别的门派展示实力的大好时机。将会由掌门亲自带队前往伏龙山。

    翔鸣在人群中看到了静茹师妹,林静茹正抱着一只小白猫,静静的立在一个角落里。他在心中默默祝福着:希望这次静茹师妹能够马到功成,击败太始门人,还了师妹的心愿。

    林静茹这时也看见了他,脉脉的看了他一眼。二人四目相对之时。二人心中说不出的甜蜜,仿佛这世间就只有他二人存在。林静茹见他毫不掩饰的看着自己,慢慢低下头去,两片红晕爬上脸颊。

    此时听见罗长风在上面说道:“这次让大家来,是为了百年一次的伏龙山法武大会。此次前往伏龙山,众弟子一定要纪律严整进退有度,体现出我元一门煌煌大派之风,下面请掌门训示。”

    李瑞德缓缓站起身来,向下面扫视了一眼,沉声说道:“伏龙山法武大会百年一次,是你们难得的一次学习历练机会,到时你们要细心揣摩,虚心请教,不要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这次由我亲自带队前往。我走以后,门中大小事物皆交由林锦荣长老打理,留守诸人皆听林长老号令,不得违逆。”

    “启禀掌门。”林锦荣一听,慌忙说道:“我孙女静茹此次门内选拔得中,将要与太始门人交锋,我若不在旁边压阵,一旦有了闪失,老夫我将悔恨终生呀。还望掌门允许我前往伏龙山照顾茹儿。”

    “林长老不必担心。”李瑞德哈哈笑道:“静茹她法力高强,又有神兵天雷针相助。再说派中诸位长老也会照看于她,你多虑了。还是安心守护山门吧。”

    林锦荣急忙跪倒在地,说道:“请掌门应允我前去伏龙山,照顾静茹。”李瑞德不再搭话,长袖一挥带领众门人弟子向外飞去。

    林锦荣心中怨恨:“难道是翔鸣那小子将我让他故意输掉比试之事说了出去?”转念又一想:不能,他万万不敢。除非他对静茹彻底断了情意。刚才我观察他看静茹的眼神,有万般的柔情。不会是他。难道是我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当下心中又怒又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