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师兄弟讲法论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077字

    翔鸣与静茹结伴与众人飞了将近两个时辰,互相都没有说话。翔鸣觉得太安静了,就想与林静茹闲聊几句。可是还没等他开口,一人飞到他面前抱拳道:“翔鸣师兄最近可好?”翔鸣一看原来是荆浩。“还好。”翔鸣还礼道:“不知荆师弟有何贵干?”荆浩笑道:“前几日我仔细观摩了师兄的比试;师兄的功法精妙,令人叹为观止,那些功法可是师兄自己所创?”

    翔鸣点头称是,荆浩喜道:“师弟我也想创出属于自己的一套功法,但百般思索,始终没有窥得门径,还望师兄指点。”

    “远古贤人创立功法无数。”翔鸣笑着说道:“又经过历代大能完善补全。如今想要再创立新的功法,除非有通天彻地的大智慧,否则是千难万难。”

    荆浩一听面露失望之色,翔鸣一见又笑道:“师弟不必过于失望,我的功法也不是凭空所创,也是借鉴了先辈无数的功法。师弟你只需找到一部适合自己的功法,按照自己的身体资质心性去做些适合自己修炼的改动,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听了翔鸣之言,荆浩脸上又重新现出了自信的光彩,说道:“我的阴阳双股剑,能幻化出千万支剑来。虽然幻化出来的剑多了,可以组成威力更大的阵法,但是太难调度,速度变得慢了许多。可是剑如果少了,阵法的威力也降低了,两者之间难以平衡,着实让人烦恼。我一定要找到一部适合我的功法。”

    翔鸣微微一笑说道:“前几日我看过师弟比试,师弟的三才剑阵施展的极为精妙,不必再去寻别的功法了,你只需将三个小三才剑阵合成一个大三才剑阵,再用三个大三才剑阵合成一个更大的三才剑阵,不断的以三三之数往上叠加。到那时你只需调度一个三才剑阵的精力,就可能调度一个无穷大的超级大阵。

    荆浩一听此言,顿觉茅塞顿开。立即跳出队伍,抽出双剑舞将起来。他将左手阳剑一化为三,以右手阴剑调度阳剑,施展出了三才剑阵。

    那阳剑一化三,三化九,到最后已经看不出究竟幻化了有多少支剑,整个天空全变成了一片剑海。可惜荆浩只支撑了片刻,就法力耗尽,全身脱力。阴阳双股剑和他一起向地面坠落。

    翔鸣急忙闪动身形,一手抄住双股剑,一手扶住荆浩回到队伍中去。李掌门一见弟子中有人顿悟,心中十分高兴,下令队伍按下云头休息。

    翔鸣荆浩林静茹三人落在一个水潭边。林静茹去取水煮茶。翔鸣荆浩二人坐在潭边青石上。

    荆浩说道:“师兄所教之法威力虽大,但耗损法力太快,不知师兄还有何好办法?”翔鸣说道:“师弟你方才施展时,幻化的剑数量太多,你也没有在阴阳两剑之间形成呼应循环,所以你的法力被一举抽空。这样容易博而不精,杂而不专。你不如只幻化出一百零八支剑,布成剑阵,合天罡地煞之术,以师弟你为阵眼;天地人合一,组成大三才剑阵必能收奇效。”

    听到这里荆浩大喜,说道:“可惜我现在法力耗尽,不然立刻飞上天去练个痛快。”翔鸣说道:“这有何难。”说罢,将左手贴在荆浩后心将自身法力度了过去。荆浩连声大叫:使不得,使不得。翔鸣没有理他,只管运功。

    片刻间,翔鸣已传功完毕。这时静茹已将茶泡好,说道:“二位师兄请喝茶。”荆浩叫道:“哪里还有功夫喝茶。等我先去练个痛快。”说完,荆浩一纵身飞向空中抽剑练了起来。

    这次荆浩依照翔鸣之言,用右手阴剑幻化出三十六天罡剑,用左手阳剑幻化出七十二地煞剑,一共一百零八支剑按天罡地煞之势排列好,以自己为阵眼布成大三才剑阵。

    只见他在剑阵当中仿佛是站在天地的中心一般,举手投足间竟然隐隐有风雷之声。荆浩按自己原先所学的三才阵法来驱动现在这大三才剑阵。只觉着日月星辰已尽归自己调度,天地法则尽由自己掌控。他刚刚悟道心中兴奋,不由得神智陷入空明,竟完全忘记了以前所学,只是本能的将他心中所悟施展出来。

    荆浩所布剑阵之内已然自成了一片天地,他已是这片天地中的神,万物生灵皆匍匐在他脚下,仿佛他举手投足间就能毁天灭地。

    地上众人见他一天之内两次顿悟,不由得心生羡慕。本来荆浩第一次突破,力竭之时,有人还在心中耻笑于他。可这第二次突破,竟然修成了内天地;所展示出来的实力确实太过惊人,众人都骇然不已。

    翔鸣坐在青石之上品着茶,笑着对静茹说道:“想不到荆浩师弟悟性如此之高,竟然修出了内天地,可惜这内天地是修在双剑之中,如果他能将内天地移至剑阵之中,以自身法力滋养剑阵中的内天地,再将双剑锻造成神兵。再以双剑的灵力润养自己的神识。双方形成互补必成一代宗师。”静茹没有搭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给他往杯中续水。

    见有弟子修成了内天地,李瑞德掌门心中大喜,下令在此休息一晚,明天上路。又指派几个弟子守护荆浩,不让他受到打扰。

    傍晚时分,荆浩收了阵法。来到翔鸣身前俯身便拜。翔鸣急忙将他架住,问道:“师弟行此大礼,我如何敢当?”

    荆浩答道:“师弟我能修成内天地,全仗师兄指点。以后师兄一句话,我荆浩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翔鸣将荆浩扶起来,二人面对面坐下,翔鸣给荆浩倒了一杯茶,大声说道:“师弟你能修成内天地,一是你厚积薄发,二是你福源深厚。与我关系不大。现在你已是门中基柱。应该多为元一门建功立业,千万不能以个人情感为重。”

    远处李掌门听到后暗暗点头,转头对众位长老说道:“此子不简单,他指点荆浩修成内天地,竟然不居功自傲。反而劝荆浩以门派为重不重私利。的确是个可造之材。如今荆浩修成内天地,不能再参加法武大会;我提议让翔鸣顶替他,你们意下如何?”众长老纷纷点头认可。

    天色渐暗,林静茹取出瑶琴在水潭边独自弹奏起来,翔鸣也取出一支竹萧与林静茹合奏。偶尔的几声虫鸣像是给二人伴奏。更衬托出夜晚的幽静。

    月华如水洒在两人身上,仿佛二人是玉雕成的一般。荆浩心中不由得暗自赞叹;真是才子佳人,郎才女貌。

    翔鸣收了竹箫,抬眼看向天空;只见空中星月交辉,月光下静茹师妹端坐抚琴。翔鸣心中觉得这是他记忆中最美的夜晚了,他希望永远记住这一晚的美妙时光。

    第二日清晨,荆浩领着刘胜同关永杰雷聪等几名弟子来找翔鸣;一见翔鸣,荆浩就说道:“翔鸣师兄,我今日就得回隐霞山了。临走之前介绍几名师兄弟与你认识;他们都敬佩师兄你功法高强,想与你谈法论道。师兄千万莫嫌他们烦扰。”

    说罢,荆浩将身后众人一一引荐给翔鸣。翔鸣抬眼观看,这些人大都参加了元一门的门内选拔,演武场上都见过;翔鸣与众人一一抱拳见礼。

    这时翔鸣看到张劲松一人站在远处,向这里观瞧;翔鸣知道他前几日败在自己手中,抹不开面子来他这里。翔鸣上前几步,抱拳高声说道:“师弟我这里备下了香茶,请张师兄过来品茶。”张劲松见翔鸣特意邀请自己,犹豫了一下,缓步朝这里走来。翔鸣与众人围坐在一块大青石旁煮茶品茗,听他们说一些在外历练之时发生的奇情妙事,气氛好不融洽。

    忽然间众人听见罗长老发出集合号令,纷纷起身而去。李瑞德见大家集合到了一起,开始训话:“昨日我门中弟子荆浩已修成了内天地;我与诸位长老商议,决定晋升荆浩为长老,赐博平山为修炼之地。所有修炼应用之物一律无限供应。由于荆长老刚刚修成内天地,根基未稳,我将派两位长老立即护送他回元一门潜心修炼。由翔鸣顶替他参加伏龙山法武大会。其余众人亦都随我去伏龙山法武大会。”

    荆浩过来与翔鸣等人道别后,返回元一门去了。翔鸣等人跟随掌门向伏龙山飞去。翔鸣心中高兴,不成想自己还有机会参加法武大会;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一路之上再无事发生,翔鸣一干人等顺利到达伏龙山。

    伏龙山高万仞,绵延数万里,宛如巨龙横在修真大陆之间,阻断南北。山中云雾缭绕,长满奇花异草,更有灵兽怪物在其中穿行。

    由于伏龙山内宝物众多,元一门与太始门的弟子常常为了争夺一件宝物在此厮杀。但双方都保持着一种默契,不把事态扩大。毕竟妖族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李掌门将他们带到伏龙山北麓,元一门早已在主峰北麓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宫殿。并留有弟子驻守,以方便弟子来山中历练和法武大会时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