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法武大会生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100字

    伏龙山南麓是太始门的宫殿,中间是一座巨大的擂台,被法力加持过的擂台坚固无比。虽然经历了无数岁月变更却依然巍峨耸立。

    而此时山上已聚集了无数的修真之士。有人在宽敞之处摆摊售卖一些稀奇之物,也有人在给别人表演自己奇妙的功法。仿佛是在赶庙会一般。

    太始门掌门程伟昌昨天便已带领门人抵达。他见元一门众人到了,便升坐在一个红莲之上,率领几位长老向元一门众人徐徐飞来。程伟昌身下的红莲闪着柔和的光芒,乃是一尊无价至宝。

    李瑞德一见腾身上了一座紫莲花,带领几位长老迎了出去。双方在擂台边拱手施礼。程伟昌笑道:“李兄一向准时,为何今年迟到了一天?”

    “失礼,失礼。本门一名弟子突然在路上顿悟,修成了内天地。”李瑞德答道:“我等只得留下陪护。因此耽搁了一天。还望程兄莫怪。”

    “可喜可贺呀,恭喜李兄猛虎添翼。”程伟昌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但不知那名弟子姓甚名谁?能否让我见上一面。”

    “荆浩长老惊才绝艳,修炼不足百年就已修成内天地,着实让人敬佩。”李瑞德哈哈大笑:“只是他现在已由我门中两位长老护送回元一门了。无法见识程掌门的法威,是他自己福缘浅薄。待到一年之后,我在此举行昭名大会,为他以正法名。”二人言罢,各回自己阵中。

    两大门派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一派中有人修炼成了内天地,就要为其举行昭名大会。一是为了壮大自己门派的声威,二是为了让整个修真大陆都得以认识此人。一个不为人知的修炼成内天地的高手,是极端危险的。

    修真之人虽然可以任意变化自己的容貌,但身上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法力波动,容易被人觉察。而一个不被世人所知的修成内天地的高手一旦隐匿气息,就成为了这个世上最危险的刺客,杀人于无形。让天下所有修真者都防不胜防。所以必须让天下众人都认识他的容貌。

    休息了一夜,翔鸣与林静茹早早来到擂台周围,找了一个好位置坐了下来。以便在比试时看得真切。静茹师妹怀中抱着只小白猫静静的坐在翔鸣身边。这只小白猫浑身没有一根杂毛;葡萄般大的眼睛溢出了一股灵气。松散的眼神眨着,懒懒的样子实在可爱至极。在静茹师妹怀中,缓缓的梳理着自己的毛发。

    不多时,翔鸣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辰时正的时候,元一门与太始门的宫殿大门同时打开,两派掌门如众星拱月一般,被众弟子簇拥着端坐在莲花之上飞了出来。

    双方选择此时出战,是为双方参加比试的弟子讨一个好彩头,辰时出战是希望弟子能够如神龙一般一飞冲天,旗开得胜。

    双方众人来到场中之后。擂台之上有人宣布比试开始。翔鸣与林静茹关永杰三人走到擂台中间。太始门中也走出了三人,为首的正是太始门少门主程天佑。

    这程天佑生就一副好面孔,长得眉清目秀,鼻直口方,身高八尺。好像画中的人儿一般。这幅相貌让许多女子见了也觉着自愧不如。

    程天佑一见翔鸣三人,哈哈笑说道:“元一门没有人了吗,竟派了一个玩猫的女子出战。”

    林静茹轻轻的对程天佑说道:“我门中实力高强的师兄弟都在认真潜修,无暇顾及像你这种小事。只剩我闲来无事,就来教训教训你。”

    一听此言程天佑大怒:“你个黄毛丫头也敢口出狂言,待我杀的你片甲不留之时,看你还敢嘴硬。”

    说罢,取出法宝炎龙刀就要动手。炎龙刀周身烈焰环绕,幻化成一条火龙长吟一声,气势惊天动地,恍如真龙降世一般。

    翔鸣一闪身挡在林静茹身前,就要和程天佑动手。这时林静茹说道:“翔鸣师兄你将这一阵让与我吧。我要胜了他,重振我林家的声威。”

    闻听此言,程天佑顿时气的七窍冒烟;挥动炎龙刀向林静茹杀来。翔鸣听了林静茹所说之话,只得与关永杰等人退出擂台。两派中人都熟知法武大会的规矩,并无人出来阻拦。他二人就在擂台上厮杀起来。

    林静茹的秋月碧水剑也是一柄神兵,威力丝毫不在炎龙刀之下。所以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剑身周围现出层层水纹,将林静茹护在其中,不受半分烈焰的侵袭。

    水火相撞惊天巨响,响彻伏龙山,激荡起无数火龙水箭向四周激射而去。观战的众人纷纷结起阵法保护自己,以免被误伤。

    程天佑幻化出无数的火龙向林静茹缠绕过去。林静茹将秋月碧水剑施展的密不透风,仿佛火海中的一汪净水。任火势再凶也不能近她身体三尺以内。

    二人打斗了一炷香的时间,程天佑暗暗着急起来:这小妮子不但招法纯熟,兵刃又与我的炎龙刀相互克制,短时间内不好取胜。若是拖得时间长了,必被同门师兄弟们取笑于我。不如直接用混沌神铁打死她算了。

    程天佑心中打定主意,虚晃一招跳出战团,伸手掏出混沌神铁就要打。就在这时,一直蹲在林静茹肩膀上的小白猫:喵呜一声窜了出来。

    窜到程天佑面前之时,已长成了一头大象般的巨兽。程天佑手中的混沌神铁还未打出,就被这大象般的巨猫一爪按在了地上。混沌神铁也脱手掉落别处。巨猫抬起另一支前爪向程天佑脑袋拍去。

    这时,林静茹高喊了一声:“回来。”那巨猫停住爪子回头看了看,不情愿的将身形变小,跳回了林静茹的肩上。擂台上胜负已分,林静茹转身缓缓向擂台之下走去。

    原来林静茹天天抱在怀中的小白猫竟然是一头巨妖。小的时候呆萌可爱。发起威来瞬间就可夺人的性命,令人防不胜防。

    擂台之上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程天佑在生死之间打了一个来回。只觉着心都要跳了出来。他喘了几口粗气,稳住了心神;看到林静茹已向擂台外走去,程天佑心中暴怒。他不能容忍自己输给了一个女人,于是他捡起地上的混沌神铁向林静茹打来。

    混沌神铁在空中涨至小山一般,遮天蔽日,就往下砸。林静茹根本没有想到程天佑会暗算自己,所以对偷袭根本没有觉察。

    眼看林静茹就要命丧混沌铁下。翔鸣一跃而起,冲至林静茹身边。左手将她抱住;右手一挥,从掌中涌出一张白色的大网将混沌铁包裹在其中;抖了三抖,将混沌神铁收为己有。翔鸣大喝一声:“找死。”从他口中喷出白雾,化作一柄巨锤向程天佑轰去。

    程天佑一见巨锤来势凶猛,被它打中恐怕得把自己打的灰飞烟灭;他认定自己不能敌挡,便想纵身跃下擂台。谁知身体已被翔鸣的气息完全罩住,竟然一动也不能动。心中认为自己这次必死,双眼一闭站在台上等死。

    这时太始门中跃出一名大汉飞至擂台上。挡在程天赐身前,挥右拳向巨锤打去。一声山裂般的巨响,场边众人皆如遭到雷击一般。所有站立之人都被震得向后退去。

    巨锤被那大汉一拳击碎,消失无踪。那大汉也抵挡不住巨锤之力,向后噔噔噔退了几大步。

    已经屹立了近万年,被加持过无数次的擂台,竟然在这一击之下沟壑纵横,擂台表面破裂的仿佛一个山核桃皮一般。

    翔鸣将林静茹送回元一门阵中,回头看去。只见那飞上擂台的大汉身高丈二,膀阔三停,怒目虬髯,站在擂台上恍如一尊宝塔一般。

    这时听见程天佑在擂台之上骂道:“你上来干什么?你没看见我就要取了她的性命吗?”那大汉低声道;“我方才看见少门主危险,才上台的。”

    “我方才那是看他功法精妙,想多揣摩一下。”程天佑嘶声叫道:“快快给我滚下台去。”

    那大汉自讨没趣,转身刚要下擂台。就听得场外有一人高声叫道:“太始门有英雄不用,却派了一个狗熊上来;简直是不要脸了。元一门派个小娘子上来,是让她上来让人调戏的吗?还有那大汉你也太窝囊,要是我早就把这个嚣张跋扈的狗崽子痛打一顿。“

    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把当世两大门派全都骂了个遍,都觉得此人胆大包天,齐齐向发声之处看去。

    只见一青年人向场中跃去,这人长得身高足有九尺,一张白瓷般的脸皮,两道红色剑眉,头上也顶了一头如火般的红发。

    那人来到擂台上,向四周抱拳施礼道:“不才离风是也。我看这法武大会还不如放个屁有味。”说完在擂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扎了个马步,放了一个巨响的屁。

    场边众人立即哄笑起来,有人喊道:“兄弟,厉害。你要是敢在那擂台之上再拉上一泡,大爷我就真服了你。”口哨声,嘘声怪叫声叫好声四起。场面混乱不堪。

    元一与太始门的长老都站起身来,准备弹压这混乱的场面。两位掌门却挥手示意让所有长老都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