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翔鸣亲见俗世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124字

    李瑞德听了翔鸣之计,拍手称好:“翔鸣此计甚妙,就依你之言。这次定叫那程伟昌损兵折将,铩羽而归。劲松你传令下去,谁采了玄风莲就归谁所有;到时候也好让众弟子奋勇争先。你二人快快下去准备布置,马上出发。”

    “弟子还有一事相求,望掌门应允。”翔鸣双手捧上混沌神铁说道:“弟子这次若是协助张师兄采回玄风莲,望掌门能赏赐我东方翠微山,做为我的修行之地。”李瑞德收了混沌神铁,又与罗长风对望了一眼,点头道:“现在我就将翠微山赏于你,作为你修炼之地。你要感念元一门对你的恩典,多为元一门建功。”翔鸣躬身,谢恩,告退。

    待翔鸣二人转身出了正殿,李瑞德对罗长风说道:“我在擂台之上本想让离风说出幕后的指使之人,不想被程伟昌那老贼打断,将离风收去给他儿子为奴。那老贼着实可恶,罗长老你要密切关注离风的一举一动,查出指使他之人。”

    正殿之外,张劲松抱拳道:“恭喜师弟得赐仙山。”翔鸣道:“师兄同喜,我还要向师兄告一个时辰的假,我有点私事要办。”张劲松笑道:“师弟有事尽管去办,不必在意时间。赶在玄风莲成熟之前到邪风谷即可。”

    辞别张劲松。翔鸣来到了林静茹的住所,对她说道:“师妹,掌门已将翠微山赏给了我。我已有了自己的修炼之地。这次去邪风谷我一定要亲手采到玄风莲,到那时,我不但在为元一门立了大功,也在门中有了立足之所。我愿与师妹琴瑟和鸣举案齐眉。”

    林静茹听他说的如此直接,心中虽然一百个愿意。却也羞得满脸通红,对翔鸣说道:“师兄此去千万要小心,采玄风莲之事,不必执着,保重身体要紧。师妹我等你的好消息。”

    一听师妹默许,翔鸣心中十分高兴。朗声道:“师妹只管放心,我此去必能全功而回。”说罢,出了房门向西飞腾而去。

    翔鸣飞在空中只觉着天高气爽,风轻云淡,心情舒泰;一股豪气顿生,展身向无尽高空飞去。此时,翔鸣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他的心中,不禁吟道:“百年昏沉尽扫光,冲天啸咏震八荒。修得悟道明德日,九域同风攘臂匡。”

    西域玄风莲是天地间的奇宝,三万年一熟。修真之人只要佩戴玄风莲的一片花瓣,立时就能大幅增加自己的速度,是防身保命的好宝贝。若是将它炼制成法宝,可就是威力无比,所向披靡的神兵。所以修真之士无不对其垂涎三尺。

    但是,玄风莲成熟之时,会有一头异兽来吃玄风莲。那异兽名叫赤电疾风兽,通体雪白,身材如马;浑身披满了骨质的鳞甲,普通法宝难伤其分毫。唯独四支小腿处长满了红色的鳞甲,跑动起来仿佛脚下踩了一片火云一般,快如闪电。赤电疾风兽能一跃十万里,速度与金翅大鹏鸟一般。

    赤电疾风兽还能口吐飓风,一般修真之士根本抵挡不住。瞬间就被它卷的无影无踪,以前从未被捕捉到过。但修真之人皆想捉住它做自己的坐骑,眨眼之间就能驰骋亿万里,岂不快哉。

    翔鸣从伏龙山出来,心情大好。一路之上不紧不慢飞着。看着这世间美景,不觉心旷神怡。

    突然他在空中看见,一对夫妇在田中耕地。丈夫在前面拉着犁,妻子在后面扶着梨,二人艰难的在田间耕作。

    一见这等情景,翔鸣心中奇怪:他二人为何不用牛马拉犁。当下落在地边,走到夫妻二人身边,施礼说道:“大哥大嫂,我看你二人耕地如此辛苦,为何不用牛马耕地?”

    那男人答道:“哪里还有牛马,都被你们这些法师抢去给祖神上供了。”他妻子在旁边赶紧用手直拽他衣服,让他别乱说话。

    “拽我干什么?”那男人对他老婆高声嚷道:“想杀就杀。反正这种日子我也过够了,不想活了。早死早托生。”他妻子一听男人说这话,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那男人廋骨嶙峋。他妻子倒是挺胖,却是身上有病疾。全身都浮肿了。见此情形,翔鸣没有再说话。走到地边,拔起几颗杂草编成了一头牛的模样。喊了声;“干活了。”

    那堆杂草竟慢慢动了起来,变成了一头牛。慢慢向那夫妻二人走去。二人一见大惊,急忙躲避。

    翔鸣急忙对二人说道:“二位不必惊慌,这头牛是我为你夫妻二人用法术变化出来的,送给你们了。你夫妻二人想让这牛干活时,只需说一声:干活了。这堆草就变成牛了。等它干完活之时,将它带到一个水盆边,说一声:进去。他就在水盆中变成草了。水盆之中,必须得时刻有水,不然它就干死了。”

    那夫妻二人将信将疑。将牛套上耕起地来。确实比先前快了许多。二人立时对翔鸣千恩万谢。

    那男人躬身对翔鸣说道:“小的有眼无珠,得罪了上仙。万望上仙恕罪。还望上仙能够赐告法名。我夫妻二人为上仙敬立仙位。日夜焚香祷告。”

    翔鸣伸手将男人掺起,说道“不必谢我。我看你妻子体型浮肿,定是有隐疾在身。你稍等片刻。我来为她疗伤。”夫妻二人,急忙跪在地上磕头拜谢翔鸣的大恩。

    翔鸣在地上用石头摆了一个小聚灵阵,口中念念有词。刹那间,聚灵阵上光芒闪耀,四周草木之灵气,向聚灵阵涌来。

    只见那聚灵阵中,有一个极小的绿色光点。那光点仿佛是四周草木的主人一般,所有的青草都匍匐在地。高大的树木皆无风自动,像是在给那光点躬身行礼。

    绿色光点吸收了草木的精华在慢慢的变大。翔鸣慢慢控制着光点,不敢着急。一旦阵法运行过快,会将周围的草木生机抽光,统统死去。

    这时翔鸣摆设的小聚灵阵,威力已覆盖了方圆百里。百里之内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能感觉到一滴露水在渐渐的干涸,一粒种子在慢慢的发芽,一片叶子在缓缓的向下飘落。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翔鸣收了阵法。手中拿着一粒核桃大小绿色的丹药向那对夫妻递了过去。那女人接过去放在嘴里咬了咬,觉得这丹药像石头一样硬。疑惑着问道:“上仙,丹药这么硬。怎么吃呀?”

    翔鸣笑道:“不是用来吃的。你将它泡在水中,待水的颜色变绿。喝水就能治病。这一粒丹药足够你夫妻二人用上一百年了。”那夫妻二人又跪在地上磕头,嘴里千恩万谢。翔鸣不愿多做停留,起身飞去。

    辞别夫妻二人,翔鸣又向西飞去。边飞翔鸣心中边想:想不到世间众人生活的竟如此贫苦;天下如此之大,那这世间受苦之人何止千千万万,一定要想办法帮助这些受苦之人。

    傍晚时分,翔鸣在一个小酒馆找到了也变化模样了的张劲松。翔鸣在他对面坐下笑道:“讨碗酒喝。”

    张劲松一听是翔鸣,立即招呼他坐下,倒了一杯酒,说道:“在元一门中什么都好,就是不让随便喝酒。这次出来咱们兄弟俩喝个痛快。”

    以前翔鸣从没喝过酒,端起碗来一口就干了。只觉着满嘴辛辣,却也有说不出的舒泰。翔鸣举碗对张劲松说道:“师兄再来一碗。”

    张劲松一边倒酒,一边说道:“这些酒可比不得仙酒,烈的很,师弟慢饮。”翔鸣由于心里高兴,一会就干了二十多碗。看得张劲松大呼痛快,举杯对饮起来。

    二人酒足饭饱,出了酒馆;直接飞到城外无人之处。张劲松用法力幻化出一间屋子,翔鸣则用法力将树枝编成了一个吊床躺在上面。

    翔鸣躺在吊床之上,想起白天之事;对张劲松说道:“师兄我这次下山见到人们生活的极为贫苦。师兄你多次下山,见识也多。可否给我说一说?

    张劲松答道:“有什么可说的。见得多了自然就见怪不怪了。”翔鸣又说道:“可是这样持续下去,人们对我们修真之士会产生怨恨,对祖神也会心怀不满。对祖神和我们修真者都十分不利呀。”

    “哪管得了那么多,这些都是掌门长老们操心的事。你我不必费心,安稳睡觉吧。”张劲松说完,转身进屋沉沉睡去。

    “门中掌门长老都在想着怎么争名夺利,一统修真大陆。哪有心思管这些人的死活。有机会还是我自己来做吧。”翔鸣在心中暗暗想到。

    第二日清晨,翔鸣与张劲松二人早早起来。跟在第二路人马身后,缓缓向邪风谷前进。两个变化成他二人模样的弟子,终日里饮酒作乐。完全不理会队伍行进的速度。

    消息传到程天佑耳中。程天佑哈哈笑道:“那个翔鸣法力虽高,但是个无名之辈。张劲松虽有点名气,可只带了五百人不足为虑。他们竟敢小瞧于我,这次我太始门定要旗开得胜。一雪我前几日落败之辱。”

    这时,有弟子来报:“启禀少门主,元一门已派出三百人由刘胜同带领,在邪风谷中布下无相浑天阵,已将玄风莲团团围在其中。我门弟子势微,都被赶出了邪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