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冲冠一怒诛禽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205字

    程天佑闻听后,大惊失色,说道:“快快传令队伍速速行进,杀入邪风谷,将玄风莲抢过来。”顿时这六百人的队伍如疾风般向西飞去。

    只飞了数百里,又有弟子来报:“少门主,元一门的后队五百人,紧紧跟随在我方身后呈攻击阵型。我们是战是守,请少门主定夺。”

    这时高达在旁边说道:“少门主,反正离玄风莲成熟还有几日。我们不如慢慢行进,养精蓄锐。待到玄风莲成熟之时,我率领一百人抵挡住元一门的后队,少门主你率领其余五百人杀入玄风谷将他的大阵冲垮。定能一举摘得玄风莲。

    离风在一边说道:“少门主不可,这样畏首畏尾岂不是坠了我太始门的英名。少门主可兵分六路,让他们分别潜伏在邪风谷周围。等玄风莲成熟之时,元一门前后两队都必然进谷去抢。到那时我们在外面结起六合陷空阵,将元一门和所有抢夺玄风莲之人团团围在其中,统统剿杀。既可以报伏龙山之仇,又可以向天下所有修真之人立威。不知少门主你意下如何?”

    “万万使不得呀。少门主千万别听这厮胡说。”高达急道“这样势必与元一门结下死仇。混沌神铁就再也要不回来了。还有那玄风莲成熟之时,会有一头妖兽来吃玄风莲。我们在外面岂不是替他们做了挡箭牌。“

    “你说的怪兽谁曾见到?”离风问道:“难道少门主你忘了伏龙山之辱?是他们抢夺混沌神铁在先。如今我们两派已势如水火,莫不如先下手为强,灭了他的两队人马。再找机会杀上隐霞山,灭了元一门。一统整个修真大陆,成就万世之功。”说罢,离风双膝跪地,口中高声叫道:“愿我主一役建功,一统天下。”

    这时大帐里一干弟子也跪了下来口中高喊:“愿少门主一役建功,一统天下。”高达还要再劝,被程天佑喝斥出了大帐。

    程天佑哈哈大笑道:“果真到了那天,各位都是首功,皆有封赏。各位就按离风之言快快布置去吧。”将众人遣散;程天佑将一名心腹弟子叫到跟前,悄悄说道:“你带几名弟子快快返回太始门,让我父亲再派三千名弟子前来增援。”

    可是那几名去搬救兵的太始门弟子未飞出百里就被元一门弟子截住,元一门弟子对那几人是连打带骂,那几名弟子招架不住只得将程天佑的计划和盘托出。翔鸣与张劲松得知消息之后,哈哈大笑。翔鸣说道:“这样他们正好替我们在外面抵挡赤电疾风兽。古籍之中记载那畜生,口吐狂风,威力极大。如此一来倒省了我们许多麻烦。不过要小心太始门增派弟子;师兄可命弟子通知掌门,说太始门随时有变,让掌门派人在半路设伏,阻挡太始门的援兵。”张劲松立即依计行事。

    邪风谷位于西域边陲,周围几千里全是沙漠。气候非常恶劣。一到了风起之时,黄沙遮天蔽日,双目不能视物。刚刚进入邪风谷,翔鸣与张劲松立即将谷内巡视了一遍。前队由刘胜同率领,已布下了无相浑天大阵,一团光幕像一口锅一样罩在了玄风莲上,将玄风莲围得密不透风。

    元一门的后队抵达之后,在旁边布起了八卦锁月大阵。两座大阵之间一攻一守,形成犄角之势,相互呼应。

    透过大阵翔鸣看到,玄风莲长在一个数十丈大小的石坑之中。莲叶竟有两丈大小,上面有一个一人大小的花骨朵,含苞待放。石坑中的黑沙像沸水一般在不停翻滚。翔鸣心中知道,这些黑沙都有剧毒,一旦沾染上,顷刻间就会毙命。以前许多修真之人,都来收取黑沙炼制法宝。但因为毒性太烈,没人能够炼制成功,反而被毒死了很多人。

    这山谷内寸草不生,山石如狼牙一般的矗立着,毫无山川钟灵之气。这谷口就像一头待人而噬的怪兽一般。整个山谷弥漫着沉沉的死气。可能只有这样的绝地才能孕育出玄风莲这样的奇宝。

    翔鸣慢慢走到了山谷外围。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了太始门的人。赶忙隐匿身形,将太始门六路人马的所在位置人员分配摸了个透。回去一一告知了张劲松。

    张劲松连赞翔鸣心细如发。翔鸣又说道:“师兄,我看那玄风莲还要十几日才能成熟。我想趁这段时间出去走走,四处看看。向师兄告个假。”

    “大敌当前,师弟你早去早回。”张劲松应允道:“争夺玄风莲之时,还要仰仗师弟神功。”

    辞别众门人,翔鸣一腾身飞上了万丈高空。放眼望去,只见北方有一片绿洲,催动身形往北飞去。绿洲内有一条小溪潺潺流动,溪水清澈见底。

    此时太阳西沉,阴钩当空;照在溪水之上银波闪闪。翔鸣玩心大起,脱掉衣服泡在溪水之中。水微微有些凉,泡得他神清气愉。

    忽然前方红光闪现。翔鸣伸手去摸,捞起了一块心形红玉。这红玉薄的像纸,中间被磨出了九个小孔,如一颗九窍玲珑心一般。红玉经过了千万年的河沙打磨已细如凝脂。在月光下越发显得流光溢彩,发出柔和醉人的光芒,让人爱不释手。

    翔鸣想将这红玉用一根红绳穿上,把它当作一块玉佩挂在腰间。正在把玩之时,忽然觉得西方狂风阵阵。瞬间在溪水上游,出现了一头赤电疾风兽。它四蹄强健,腰背遒劲。线条顺合的接近完美。那白色骨质鳞甲在月光照射下,发出柔美的白光。展现出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美感。它所拥有的一切,简直是上天对它特别的眷顾。

    它傲慢的看了翔鸣一眼,就自顾自的低头喝起水来。它时而用蹄子轻轻刨动脚下的土地,时而昂起高贵的头颅轻轻晃动。完全没把眼前这个人类放在眼中。

    这一人一兽竟然相安无事。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翔鸣从溪水中出来,穿上衣服,将红玉挂在腰间。坐在溪边静静的看着月色美景和这天地孕育出来的灵兽。

    忽然翔鸣感应到,一大群修真者从西面飞来。赤电疾风兽回头向西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翔鸣,腾空而去。

    不多时,大约一百多个修真者到了溪边。其中一个大嗓门冲翔鸣说道:“在下吴奎,不知兄弟大名。为何方才不拦住那畜生。”

    “在下刘鸣。”翔鸣随口胡编了一个名字,答道:“它乃是天地间的灵兽,有德有福有缘之人才能驾驭。我无德无福。又与它无缘。强求不得呀。”

    那吴奎哈哈大笑道:“什么有德有福的。老子我不信这个,我就信抢。能抢来就是自己的。再就得坚持,我追这畜生已经追了几年的时间了。什么手段也都用过了。可惜没能逮着那头畜生。”

    翔鸣好奇道:“捉这赤电疾风兽有何秘决?”吴奎大声道:“捉这畜生,追你是追不上,关键是预先判断它喝水的地方,在水中下迷药迷倒它。有一次,我在河中下药没迷倒它,倒把十几个来游泳的孩子弄死了。也是他们性命该绝。哈哈哈。”

    一听此言,翔鸣觉得这个人做的事简直禽兽不如,没有一点人性。心中顿时大怒。说道:“你为了抓一头异兽误杀了那么多孩子,难道一点不觉得羞愧?”

    “羞愧?”吴奎说道:“那些人贱如草芥,死了就死了。今天死十个,明天就又生出一百个来。”

    翔鸣心中暴怒,左手一挥在溪边砸出了一个大坑。右手一下就将吴奎的颈骨拗断。随手将其扔入坑中埋了起来。

    其他人一看,翔鸣举手间就杀了吴奎,他们心中惊惧立即结成了一个攻击阵法。大阵刚成,立即对翔鸣喊道:“你个狗贼,竟敢杀了吴奎,纳命来吧。”

    说完,那群人催动大阵向翔鸣杀来。这个大阵在翔鸣眼中到处都是漏洞,但他并不想大开杀戒,于是纵身向后跳了一步。

    “我杀他是因为他无端多造杀孽。”翔鸣厉声说道:“与各位无关,我并不想与各位多结仇怨。”

    一人嘿嘿阴笑道:“在这世上混的,有几个没杀过人。如果都像你说的这般,这世上修真之人岂不是都要被你杀光了。今日就先灭了你。”说罢,催动大阵向翔鸣杀来。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愿意大开杀戒。你们莫要相逼。”翔鸣腾身飞至空中,转身向北飞去。他不愿讲这些人引至邪风谷,若是元一门弟子看见有人竟敢对自己门中师兄弟不敬,必得将这些人诛杀干净。

    这些修真者不但没有感恩上天对他们的眷顾,心怀慈悲。反而变得更加残忍暴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杀起人来就如屠狗宰羊一般。

    对于名利的追求已蒙蔽了他们的心智,如何才能让他们怜惜生命,放下屠刀。翔鸣深深思索了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杀人,翔鸣并未感到心中不安。反而想到:刚才所杀之人是一个散修,若是那人是太始门的弟子或是元一门弟子,自己又该如何?难道自己要杀上山门把这两大派全部杀个干净?杀戮不能阻止杀戮,反而会让仇恨越来越深。必须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若是将所有修真门派统一,合成一个门派。制定严格门规。天下修真之士皆遵守门规行事,违者罚,敬者奖。是否会改变这种局面?翔鸣心中思绪繁多,不得真章。便漫无目的地向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