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离风献毒计诛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138字

    “高兄你只管直说。”翔鸣还礼道:“只要在下能够办到,必尽力去你去办。”高达又说道:“这件事对翔鸣兄弟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却能为天下除了一个祸端。拯救千万人的性命。那就是杀了离风这个狗贼。”

    离风一听此言,像个受惊的老鼠一样跳了开去。大声骂道:“我救了你的命,你却让人杀我。早知道一刀宰了你。”

    高达厉声说道:“我愿意一命陪一命,只要你死了,我立即自杀。”翔鸣一看他二人之间的乱事千头万绪,也不想管。说道:“高兄你要替天下除害,自己动手就是了。你让他将你背回太始门,等你功力恢复。再杀他不迟。他若是敢半路下黑手,我就将今日之事公告天下。到时太始门定会拔去他的神魂,用无名业火日夜烧灼。让他永世不得超生。二位以为如何?”

    “我背,我把他背回太始门。”离风极不情愿的说道:“可是他如果自己半路死了,那可不怨我。”说完,也不管高达同不同意,把高达拽到肩上,往东而去。

    翔鸣摇头感叹,世间之事竟如此诡异复杂。瞬间就已变化万端。高达这样一个忠厚之人,为了大义。竟然要杀自己的救命恩人。离风一个奸猾狡诈之人却无意间救了别人的性命。世事不可臆测呀

    离风背着高达一路向东急飞;飞了一会,离风心想:与其得罪一个太始门的弟子,不如现在就要了他的命。到时一了百了。于是,离风背着高达向僻静处飞去。突然间,离风被太始门的弟子挡住了去路。将二人带到程天佑面前。原来元一门堵截太始门援兵的弟子看到程天佑带人飞回驼峰岭,元一门弟子立时就飞往邪风谷去接应张劲松等人去了。此刻,程天佑正带领着三千多太始门弟子准备截杀翔鸣张劲松等人,夺取玄风莲。

    这次采摘玄风莲失败,太始门弟子门人损失惨重。伏龙山又败在了林静茹手下。两番受辱程天佑怒不可遏。苦于回太始门无法交代,程天佑正在大声呵斥众弟子时,有弟子进来禀报:“少门主,离风背着高达师兄回来了。”程天佑一听越发的心头火起,喝道:“那个离风临阵脱逃,把他们两个一块拖出去砍了。”

    一听此话,离风在外面高声叫道:“少门主,我有良策。能解少门主心中之忧。”程天佑一听,说道:“让他二人进来。”

    二人进得屋来,离风将高达放在地上,躬身说道:“少门主,我对太始门可是忠心耿耿。我有一计定能让少门主你出了心中这口恶气。少门主你只需假装将我和高达逐出太始门。我和高师兄去投奔翔鸣,潜伏在他身边。找着机会一刀结果了他,抢回玄风莲给少门主出气。”

    程天佑一听离风所言,大怒:“此等拙劣的计谋,我会想不到吗?我看你是想叛逃吧。推出去砍了。”

    “我还有一计,我还有一计。”离风大声喊道:“只是此计.”话未说完,离风的眼睛向四周众人扫去。

    看见离风这幅模样,程天佑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召唤不得入内。”离风待众人都退了出去,低声说道:“这一计如果能让少门主你满意。还望少门主能饶了我俩的性命。”

    程天佑怒道:“少说废话,快快讲来。”离风嘿嘿笑着说道:“我在伏龙山看那翔鸣对林静茹极为关心,二人甚是有情意。少门主你不如备下聘礼将林静茹娶进门,让她用天雷针做嫁妆。这样不仅弥补了混沌神铁的损失,还能破了翔鸣的法心。又为少门主出了恶气。可谓一石三鸟。”

    高达躺在地上骂道:“离风你这狗贼,怎么如此歹毒?少门主你千万不可听他胡言乱语,如此一来恐为我太始门惹下大祸。”

    “你二人都不必多说,”程天佑喝道:“我心中自有计较,你俩只需按第一条计策行事,其他的不必多管。”

    离风背着高达辞别程天佑,继续向东飞去。高达在背上大骂离风狠毒。离风落在地上,将高达从背上摔了下去,说道:“若不是我方才机警,我俩现在早就成了刀下鬼了。程天佑回到太始门,一定会将所有罪责推到我俩身上,为他自己开脱。我俩如果回了太始门,绝对活不过三天。我俩现在还是隐匿行迹赶紧逃命,找一个藏身之地吧。”高达知道离风所说全是事实,高达为了活命只得闭嘴,随离风而去。

    翔鸣追了赤电疾风兽一夜,也没有见到踪影。第二天清晨又回到了邪风谷北面的绿洲之中。他无心看绿洲中的景色。摘下了腰间的玉带,看了看赖清赠送给他的物品。心说:赖清为了儿子倒是舍得下本,这么多珍宝,灵丹都送与了我。他日回到了翠微山,定要好好的照顾他儿子。

    看着挂在玉带之上的红玉,翔鸣想起了静茹师妹;他心中想道:“我有翠微山为修炼之地,又采得玄风莲为元一门立了大功。赖清又赠送给我这么多珍宝,这次去向林长老提亲,他多半会答应。

    他现在只想赶快诛杀赤电疾风兽,返回元一门。翔鸣想:我不能在这里死等,我得想办法诱敌出洞。翔鸣布下一个聚灵阵,从玉带之中将玄风莲的花瓣取了出来放在其中。催动阵法。

    周围死去枯萎草木的腐朽衰败之气向阵中飘来。和玄风莲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成了一股紫色的气流。翔鸣张嘴吐出一股气息,幻化成九个气泡将那些紫色气体全部包裹在了其中。

    翔鸣又运起法力画了一个一亩地大小的迷阵,将玄风莲的莲藕从玉带之中取出,放在迷阵之中。然后将其中八个气泡按八卦方位,放在所画的迷阵之中。将另一个气泡扬手抛入空中,那气泡到了高空之后自行裂开。一股奇特的香味向四周飘散而去。

    到了傍晚之时,翔鸣感应到赤电疾风兽已经到了附近。它却不肯上前,在四周逡巡。翔鸣知道赤电疾风兽是想在夜深人静,他的精神松懈疲惫之时,再来吃玄风莲的莲藕。

    他索性躺在黄沙之上,假寐起来。到了半夜时分,果然赤电疾风兽飞了过来。它并不着急去吃莲藕,而是在迷阵之外来回走动。仿佛知道有陷阱一般。

    翔鸣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赤电疾风兽逡巡不进,心中着急。微微用法力让莲藕稍稍动了一下。

    一看莲藕动了,赤电疾风兽不但不去争抢,反而向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翔鸣,随时准备飞走。

    见诱敌不成,翔鸣又心生一计。他索性站了起来走进迷阵,右手一挥将莲藕收了起来。赤电疾风兽一见莲藕被翔鸣收了,顿时失去理智。

    它发疯一般向翔鸣冲了过来。它刚冲进迷阵,一个紫色气泡就被引爆。紫色的烟雾弥漫在迷阵之中。

    赤电疾风兽知道自己遇到埋伏,在迷阵之中狂奔起来。可是不论它跑向哪个方向,都会有紫烟冒出。

    这小小的迷阵,此时在赤电疾风兽眼中,已变成一个固若金汤的牢笼。这牢笼不但坚固无比,而且那紫色的烟雾对它有麻醉的作用。

    它知道必须得尽快逃出去,不然肯定要被诛杀。它奋力向高空飞去。企图脱离迷阵对它的控制。

    这时,赤电疾风兽被紫烟麻醉,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翔鸣飞身骑在了赤电疾风兽的身上。左手幻化出一根缰绳紧紧勒住它的脖颈。右手幻化出一个白色的拳套,不停向赤电疾风兽的头颅打去。

    赤电疾风兽脖子被勒住,头颅又被翔鸣不停的击打。体力慢慢不支,四蹄瘫软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翔鸣一见它已经彻底被紫烟麻醉,右手一挥,从掌中喷出一股烈火,要将赤电疾风兽烧死。

    这时赤电疾风兽轻轻摆了摆头颅,竟从双眼之中流下了两行清泪。似乎在向翔鸣讨饶。翔鸣一看心软了下来,心想:看你可怜就不杀你了,留你一命给我静茹师妹做个坐骑吧。

    翔鸣运功从右手食指逼出一滴鲜血,将鲜血滴在赤电疾风兽的额头之上。这滴血慢慢渗入了赤电疾风兽的骨甲,溶入它的血液之中。从现在开始,它只能听从翔鸣的命令,若有违背,血爆而亡。

    次日清晨,翔鸣飞身骑上赤电疾风兽,往东向隐霞山元一门飞去。这次不但采了玄风莲,又降服了赤电疾风兽,他心中十分高兴。

    静茹师妹看到这么漂亮的坐骑也一定会十分喜欢。有玄风莲做聘礼,林长老想必也会答应他和静茹师妹的婚事。

    他现在心中志得意满,在空中催动赤电疾风兽上下翻飞。飞了有一盏茶的时间,远远的看见了张劲松师兄带领着元一门众弟子,急忙飞上前去打招呼。

    张劲松一见翔鸣骑着赤电疾风兽来到近前,抱拳说道:“翔鸣师弟不但法力高强,运气也好得让人羡慕。能降服这等异兽。”

    “师兄过奖了。”翔鸣哈哈笑道:“全是仰仗各位师兄弟的鼎力相助。我不过是沾了诸位师兄弟的光罢了。这次回师门若得了封赏,我的那份不要了,都给师兄弟们分了。”在众人说笑之间,已回到了隐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