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翔鸣逼走赖灵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135字

    翔鸣见人差不多到齐了,他迈步走出大殿,缓缓的将身形升至半空。大声说道:“今日让大家来,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那就是从今以后,你们为老百姓行云布雨,不准再向百姓索取物品。百姓愿意给多少,我们就拿多少。要是有人违背,我将废去他的法力。将他逐出元一门。”

    此言一出,所有外门弟子立即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不多时,有一人走出人群躬身说道:“小的王雷。我们所有外门弟子都认为上仙所言不妥。一来这断了所有弟子的生计。二来我们要是不向他们索要物品,就没有财宝供奉给您了。您也就无法向元一门中的各位长老进贡;对您也是十分的不利。”

    一听此言翔鸣大怒,说道:“我们修真之人,应该心怀天下,共济众生。可你们却明抢暗夺,对百姓百般盘剥。完全违背了修法之心。你们只需按今日我所说之话行事,其余事情不用你们操心。今日所收礼品,我会将其兑换成普通钱币,发放给辖区内的百姓。你等要严格按照我所说之话去做,不得有误。”众人虽然不服,但也不敢顶撞,纷纷做鸟兽散了。

    听了翔鸣之言,赖灵运放下礼品走了过来;对翔鸣说道:“翔鸣兄所为,岂不是也要断了兄弟我的财路?”

    翔鸣凛然道:“我辈修法难道只是为了名利?你虽属妖灵,我却不曾小看于你。希望你能知晓大义;与我一起能管理好翠微山这一方土地。”

    哈哈怪笑了两声,赖灵运说道:“你要心怀天下共济众生。我却要锦衣玉食尽情享乐。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愿意做穷光蛋,自己去做吧。小爷可不陪着你。以我之能,天下何处去不得。这翠微山就留给你一个人住吧。”说完,往水潭中走去。

    高达一见二人闹僵,连忙劝道:“赖兄弟不要动怒嘛,万事好商量;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你们要先把关系搞好。”“我早就对这个小地方腻味了,正想换换地方。我这就收拾了细软搬家。”说完,赖灵运跃入潭中。

    不多时,潭水自动向两面分开;赖灵运走了出来。他身后一群女妖哭哭啼啼,劝他不要离开。赖灵运态度倒是十分坚决,坚持要走。

    翔鸣上前几步,对赖灵运说道:“赖兄弟走可以,不过要将这些年盘剥百姓的民脂民膏全部留下。我要还之于民。”

    一听翔鸣之言,赖灵运立时暴怒,大声喝道:“我敬你,是因为你是元一门的弟子。不然我会将你放在眼里?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小爷我就教训教训你。”说罢,赖灵运取出一柄三尖两刃刀向翔鸣刺来。

    眼见三尖两刃刀要刺中翔鸣之时;翔鸣却在原地失去了踪影。赖灵运举刀还要再刺;却看见翔鸣手中拿着一样东西,正是自己的百宝囊。那百宝囊里是他多年积攒的宝贝。丢了百宝囊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赖灵运怪叫一声:“我和你拼了。”举刀又朝翔鸣杀来。翔鸣等赖灵运杀到了近前,一伸左手;一招空手入白刃,就将赖灵运的三尖两刃刀夺了下来。赖灵运没想到翔鸣的功法如此高绝,一时竟愣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翔鸣将三尖两刃刀扔还给赖灵运,对他说道:“我不想和你动手,因为你父亲曾拜托我照顾你。你不要不识好歹。”

    赖灵运高声骂道:“你就这样照顾我?那可是我多年的积蓄。你竟然全部都拿走了。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说罢,一纵身向天空飞去。在空中,赖灵运喊道:“今日之辱,我赖灵运来日必加倍奉还。”

    眼看赖灵运没了影踪,离风对翔鸣说道:“哥哥这是何苦?为了一些贱民得罪了一位仙界朋友,不值得呀。”

    翔鸣看了看离风,缓缓说道:“我这次下山,看到世人大多贫穷苦恼恐惧;不能安居乐业。我就立下志愿,要为他们谋求福祉。”离风思索了一下说道:“哥哥你虽然功法高绝,但在整个修真大陆却是人微言轻。再说整个修真界风气已经如此,哥哥你若要强行改变,岂不是要与所有修真人士为敌?”

    翔鸣哈哈大笑起来:“道之所当,纵万千人吾往矣。”这时高达在旁边附和道:“好一个万千人吾往矣,翔鸣兄弟这份豪气;高某十分佩服,我愿与兄弟一起推行新法,惠利万民。”离风也说道:“想必会十分有意思,也算兄弟我一个。”

    “那我兄弟三人,当同心协力为天下生民而战。”翔鸣对二人抱拳说道:“能得二位相助,是我之幸;我兄弟三人当痛饮一番。”说罢,将二人让进大殿之中。

    三人落座以后,高达问道:“翔鸣兄弟可有具体的办法,来推行新法?”翔鸣答道:“现在还没有,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路是人走出来的。”

    翔鸣他们三人正在喝酒;突然从大殿外涌进来一群人来,跪在翔鸣面前,高声喊道:“愿我主寿享日月,名冠乾坤。”

    三人一看原来是赖灵运手下的那些小妖。为首的一名女妖说道:“以后主人有什么事情,只管差遣我等;我等必尽心尽力为主人做好所有的事情。”

    翔鸣刚要答话;离风却抢先问道:“你们这些女妖之中可还有雏儿?”一众女妖皆低着头没有言语。一看众妖不答话,离风高声骂道:“那个臭蛤蟆真是色中恶鬼,竟然糟蹋了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人。真是可恶,应该把他千刀万剐。”林静茹听离风说了这些污言秽语,连忙进内室去了。

    离风却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既然这样,你们也没什么大用了。”众小妖一听离风所说之言,皆吓得面容失色;它们只是赖灵运用法力,将它们幻化成了人形;本身并无自保之力,一旦翔鸣让它们离开翠微山,恐怕活不上一天就得让人捕杀。于是众小妖在地上拼命的磕起头来,乞求翔鸣收留它们。

    看见它们可怜;翔鸣心生悲悯,说道:“你们都回秀水潭去吧,平日里在山上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众小妖一见翔鸣收留了它们;个个千恩万谢,叩头不止。

    高达见翔鸣收留了这些小妖,对翔鸣说道:“翔鸣兄弟宅心仁厚,高某佩服;可它们毕竟是异类,日后恐为兄弟你惹出祸端。”离风一听叫道:“能有什么祸端?即使有祸端,我离风与哥哥一起扛了。”说完,三人推杯换盏,又喝起酒来。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翔鸣缓缓说道:“就是将这些礼品和我身上的值钱东西变卖了;分给辖区内的百姓。改善他们的生活。”高达与离风一听,纷纷表示愿意一同前往。

    翔鸣回到内室,见静茹师妹正在插花;便静静立在一旁观看。林静茹见翔鸣进来了,放下手中的花,说道:“师兄明日要下山?”翔鸣点头应是。林静茹又说道:“师兄有济世之心,师妹我深为敬佩;只不过靠分发钱粮,不是长久之计。”

    “我也知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翔鸣答道:“只不过眼下还没有更好的办法,等把钱粮分发完毕;我还要颁布法令,增加贸易往来,到时人人有事做.人人有田种;以求万民同富。只不过以后肯定会非常忙碌,只能过些日子再陪师妹回隐霞山了。”

    林静茹说道:“师兄你忙得是天下的大事,不必为我分心。你只管安心打理外面的事情,师妹我会为师兄好好的管理翠微山。”翔鸣心生感动,将林静茹轻轻的揽入怀中,心中想道:这一生能有师妹这样的知音佳偶,夫复何求。

    第二天,翔鸣三人飞下山去;来到翠微山辖内最繁华的兴恩城。兴恩城在翠微山西面;是南北交通的一个重镇,以前非常繁华。现在却城墙破旧,门市凋蔽;再难觅往日的荣光。

    三人在街上找到了一家当铺。进了门去,却只见一个伙计趴在柜台上打盹。离风上前敲了敲柜台说道:“醒醒,醒醒;来生意了。”

    伙计抬起头问道:“要当什么?”翔鸣上前从玉带之中,掏出了几件宝贝。伙计一看到这些宝贝,顿时眼中放光;说道:“三位稍等片刻,我去请掌柜的。”说完,向后跑去。翔鸣三人转身坐下。

    不多时听见后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快快给三位贵客上茶,上好茶。”接着从后面走出一个人来。那人一见他们三人,立即满脸堆笑,抱拳道:“在下是这间当铺掌柜的,不知三位从何而来?要当什么东西?”

    翔鸣将几件宝贝摆到掌柜的面前;掌柜的问道:“不知这几件宝贝,三位要当多少钱?”翔鸣和高达对这些都不在行,不知道这些宝贝值多少钱。离风在旁边答道:“单单那个玉鼎就要当十万两银子。”

    掌柜的说道:“这些宝贝确实世所罕见,但是在这里,这几件宝贝一共只能当三万两银子。”三人一听觉着价格相差太大。离风抬手收拾起那些宝贝递给翔鸣;拉着翔鸣与高达出了当铺。掌柜的在后面喊道:“三位慢走,价格还可以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