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离风化身无影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060字

    翔鸣三人没有再理睬当铺掌柜的。他们走出当铺直接进了一家酒馆;要了几个小菜,烫了几壶酒,慢慢吃喝起来。席间,离风说道:“那些奸商都让猪油蒙了心。再好的东西,在他们这里能卖出一两成的价格就不错了。要说是论法练功,我万万不及二位哥哥。但如果要是与这些奸商周旋,二位大大的就不如我了。我只需要一块宝玉,就能为翔鸣哥哥你换回无尽的钱粮。”一听离风之言,翔鸣立即取出了一块宝玉递给了离风。

    高达看了离风一眼,意味深长地对离风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经商奇才;只是你如何用一块宝玉换来无尽的钱粮?”离风见高达不相信自己,不以为意的笑道:“兄弟我自有妙计,只是要借翔鸣哥哥的两样东西,就一定能办到。不知哥哥肯不肯借给我?”翔鸣问道:“不知你要借什么东西?”

    “我要借哥哥的储物玉带和赤电疾风兽。”离风说道:“我的百宝囊太小,不能容纳太多的东西;赤电疾风兽一日亿万里,能大大增快我的脚程。” 翔鸣答道:“既然离风兄弟有办法能弄来钱粮;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就返回翠微山,去骑赤电疾风兽。”说完,三人结算了酒钱,出了兴恩城往翠微山飞去。

    回到翠微山,翔鸣将赤电疾风兽唤到了离风身前;随即又解下腰间玉带递给了他。离风飞身赤电疾风兽,抱拳说道:“二位哥哥,不出一个月我定然回翠微山;我这次一定多筹集一些钱粮,帮助山下百姓。以报哥哥的救命之恩。”说完,离风骑乘赤电疾风兽飞腾而去。

    见离风飞远;高达转身对翔鸣说道:“离风这厮狡诈多变,翔鸣兄弟你要多加小心。离风一旦凭空惹出祸端,倒是要连累兄弟你了。”翔鸣微微一笑,答道:“我知道高兄你是为我着想,但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离风兄弟定会如约而回。咱们兄弟二人不要为这些琐事烦恼,还是进殿饮茶去吧。”

    离风骑着赤电疾风兽降落在兴恩城外的无人之处;拍了拍赤电疾风兽的头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不回来你哪里也不要去。”说完,离风变化成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向城中飞去。

    他来到原来那家当铺,一进门就大声喊道:“出来个能说了算的,爷爷我有好东西要当。”掌柜的一听,急忙出来待客。掌柜的不紧不慢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要当什么?”离风掏出一块宝玉,说道:“这块宝玉能当多少钱?”

    掌柜的仔细的看了看宝玉,慢慢说道:“这块玉材质雕工都一般,最多当一万两银子。”离风一听说道:“这么好的玉器,最少值七万两银子。一万两太少了。”二人随即讨价还价起来;最终宝玉以一万三千银子成交。掌柜的觉着捡了便宜,心中高兴问道:“不知客官是活当还是死当;要现银还是银票?”离风答道:“当然是活当,爷爷我只是最近手头有些紧,用不了几天就会赎回来;你快快去准备现银,我不要银票。”掌柜的又道:“客官稍等,我去库房为客官称点银两。”说完,掌柜转身往里走去。

    这时离风分出一丝神识,伏在掌柜的身上;跟随掌柜的向里面而去。等弄清楚银库的位置;他也不告辞,独自向城外走去,边走边想:“让你这老东西心黑,今天就先偷你了。”掌柜的带人称点好了银子出来,却不见了离风的身影,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疑惑。

    等到了三更时分,离风直向当铺的银库飞去。到了银库之后,离风化作一阵清风飘了进去。在里面大肆劫掠。他将能拿的全部都拿光了以后,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飞到了城外。

    接下来几天,离风用这个方法连续偷了数座城市的钱庄当铺。慢慢他觉着这种方法太为麻烦,干脆直接化作一股清风偷偷进去;查明钱库位置,大肆偷盗。他不光偷盗钱财,还在夜间潜入粮仓,将整囤的粮食全部搬运到储物玉带之中。由于他有赤电疾风兽作为代步,一夜间他能偷盗几个城市的钱财粮食。他昼伏夜出,令人防不胜防。人们送给了离风一个无影大盗的外号。离风却是偷的极为痛快;一时间,修真大陆上的买卖家人人自危;谈无影大盗色变。于是有些商铺就雇佣了修真人士来帮助守卫粮仓钱库。

    这一天晚上,离风偷完了一家钱庄刚要离开;忽然觉着身后有人;他回身一看,一柄剑已经悄无声息的向他喉咙刺来,他急忙闪身躲了过去。离风不想和那人纠缠,一纵身撞破房顶向外飞去。

    那人见自己留不住离风,尖声呼啸起来;向同伴发出信号。一时间这座城内,灯火通明,呼啸声四起。离风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心中暗自懊悔不已。但事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往外硬闯。

    离风向城外疾飞;这时已有十数人呼啸着向他包抄过来,将他的前后去路全部封死。一看这等情景,离风知道今日定无好局;索性杀他个鱼死网破。他亮出一杆龙戟,向其中一人杀了过去。

    那人一见离风杀来,大喝道:“小小毛贼,还敢动手;快快扔了兵器束手就擒。”离风也不答话,抡戟朝那人就刺。离风知道他必须速战速决,赶在被包围之前;杀到赤电疾风兽跟前。不然自己又死无生。

    那人不是离风对手;一个照面就被离风将兵刃拨开闯了过去。但那人却不依不饶;一边举剑朝离风攻击,一边大喊道:“此贼厉害,兄弟们快快布阵捉拿他。”

    十几名修真者从城中的各处飞出,将离风围在其中。离风一见自己被困,在阵中高声叫道:“各位仙友,在下只是求财;不想与各位厮杀,还望各位仙友高抬贵手,日后必有重谢。”那些修真者哈哈大笑,骂道:“你一个鸡鸣狗盗之徒,根本不配修仙求道;今日你必死无疑。”说完,众人一起向离风攻去。

    眼见事情再无缓和的余地;离风索性放开手脚厮杀起来。他抱着决死之心,招式大开大合,一时间竟与这些修真者打了一个平手。离风心想:若不是兵器不趁手,他们岂能留的下我。这次若能逃得出去,一定要找一件趁手的兵器;免得日后与人动手时吃亏。

    双方打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那些修真者并不与离风正面拼杀,而是一击就走,消耗他的法力;只等他法力消耗殆尽,好一拥而上把他擒住。离风心里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真要折在这里了,只能在心中暗暗叫苦。

    形势对离风越来越不利;离风心想:“爷爷我就是拼得玉石俱焚,也不能让他们把我逮住;坠了我一世的英名。”无奈他只得使出了最后的保命之法。只见他头上的红发无风自动,一根根都竖了起来;那披肩红发慢慢旋转,竟然变成了一个火焰的漩涡。离风大喝一声,全身都冒起了烈烈火焰;变成一个火人向城外疾飞而去。离风本来就是一道混沌火灵被人开启了灵智;这次显露出本体,气势十分惊人。这保命之法虽然威势无匹,但极其消耗心神法力;一旦不能逃脱,则无法再施展第二次。必被敌人所擒。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轻易不会施展。

    围住他的那些修真者一见离风变成火人向城外飞去;为首的一人喊道:“布地煞罚天剑阵。”所有修真者立即按地煞罚天剑阵的方位在空中排列站好,他们手中的宝剑之上都绽放出五彩光华。所有修真者在空中剑剑相交,法力互通。集中所有人的全部力量,剑阵发出一道强烈耀眼的剑光向离风劈去。

    此时离风被剑光锁定其中;躲也不能躲,避也不能避;他一咬牙,鼓动全身法力举起龙戟向剑光迎去。火光与剑光在空中撞在一起,爆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离风被剑光轰的虎口崩裂,双臂剧痛;手中的龙戟寸寸碎裂,身上的火光被剑光打的几乎全部熄灭;大口的鲜血喷吐而出。此时离风已六识尽丧,身体直挺的向地面摔去。

    这时一道红白之光,瞬间闪到离风身旁。原来赤电疾风兽发觉离风在城内被人围攻赶来救援。它张嘴向围攻离风的那些人吐出一股飓风,又一张嘴咬住离风的腰带,向翠微山方向疾飞而去。

    那些修真者不及提防,被赤电疾风兽吐出的飓风吹散了阵型。等众人稳住身形,重新布起阵法;赤电疾风兽已经不见了踪影。为首的那人说道:“刚才好像是赤电疾风兽。只要顺藤摸瓜查下去,就一定能找到偷盗之人。”

    赤电疾风兽叼着离风,飞到翠微山正殿门前;将离风放在地上,大声嘶鸣起来。翔鸣与高达听见它的叫声,匆忙跑了出来。二人一见离风已经人事不省,伤势极重;连忙将他抬入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