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因祸得福炼神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0本章字数:3065字

    翔鸣的心神法力罩定了那一百零八颗宝珠。刹那间,那些宝珠红光闪耀;快速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十丈大小的光圈。宝珠中间黑色的火苗也仿佛熊熊的燃烧起来。情形十分诡异。但事已至此,翔鸣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慢慢的将体内的巨毒向火龙宝珠度了过去;

    突然间,那些宝珠红光大涨,爆发出巨大的能量;瞬间将翔鸣所在的这间偏殿就夷为了平地;一道数丈粗的光柱直冲云霄。宝珠中的黑色火焰忽然也合到了一处,化作一团黑火向翔鸣涌来。翔鸣本想将巨毒逼出体外,却不想被毒火反噬侵袭。

    一见毒火反噬,翔鸣急忙运功与其抗衡;想将毒火拒之体外。却不想毒火如跗骨之蛆,随着翔鸣的法力运转,慢慢进入了他的经脉之中。红光中的黑色毒火在慢慢消散;转眼之间,黑火的毒性全部进入了翔鸣经脉之中。

    翔鸣感觉到了无比剧烈的疼痛;好像他的身体被揉碎了,又重新捏合在一起。剧烈的疼痛让翔鸣再也无法运功,惨叫一声躺倒在了地上;周身已被冷汗浸透。翔鸣心里知道,这只是毒火带给他身体上的痛苦,毒火还没有开始烧灼他的灵魂。

    剧痛不但没有让他的意识模糊,反而更加清醒。这种毒火的可怕之处,就是在于让人一直清醒的感受剧痛,直至最后将你的灵魂烧灼殆尽。慢慢毒火开始烧灼他的灵魂;翔鸣感到自己的灵魂忽然分裂成了亿万个灵魂碎片;自己仿佛有了亿万个分身,每一个分身都在承受着灵魂烧灼的剧痛。亿万倍的剧痛都叠加在翔鸣身上。翔鸣蜷缩在地上,野兽一般的嚎叫着;直到最后发不出一点声音。

    毒火对灵魂的烧灼越来越猛,翔鸣的灵魂马上就要被烧灼殆尽。这时,翔鸣灵魂分裂成的亿万个灵魂碎片中,每一个都显映出一个人影,每个人影的面容各不相同。这些人影齐声喝道:“孽畜,竟然敢犯我无上天威,找死。”说完,这些人影各自施展出了不同的神通,向毒火攻去。

    一时间,毒火在翔鸣体内与灵魂碎片中的人影激战了起来。那些人影施展的神通功法,居然都是上古的奇能异术,竟然慢慢压制住了毒火,将毒火挤压成了拳头大小。正当灵魂碎片中的人影要彻底铲除毒火之时;毒火之中忽然闪起一抹红光,瞬间狂暴起来。毒火幻化成了一条火龙;挣脱了禁制,火龙浑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在翔鸣的经脉中乱窜。

    灵魂碎片中的人影一看,毒火化成了火龙,齐齐大喝了一声:“无上天威,斩妖除魔。”亿万个人影汇成了一个光团;光团追上火龙,将火龙包裹在了其中。这时,一个身影不但没有一起施法,反而运起法术,从翔鸣的灵魂之中分离出去,远远遁走,不知所踪。

    火龙在光团之中四爪飞舞,左冲右突;想要冲出光团,无奈被光团紧紧困在其中,不能脱困。双方这时都拼尽所有法力,要将对方彻底抹杀。这时翠微山上空狂风大作,乌云涌动,仿佛要天毁地裂一般;只有那光柱依然闪亮耀眼,万里之外依然清晰可见。

    在光团的打压之下,火龙身上的火焰在慢慢熄灭,但光团也渐渐暗淡下来。一个时辰之后,火龙与光团同时消失在翔鸣体内,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翔鸣的神志也慢慢平复下来;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又仿佛是瞬间就经历了万世的痛苦轮回。但是翔鸣身边的残垣断壁,却记录了翔鸣刚才遭受的万般苦痛。

    林静茹紧紧的将翔鸣抱在了怀里,将头埋在翔鸣胸前轻轻的啜泣;她害怕一撒手翔鸣就会离自己而去。离风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到了翔鸣为了救自己差一点就丢了性命。他跪在翔鸣面前双目含泪,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心中百念丛生。

    翠微山上的其他人则惊恐的站在外围看着翔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心想:刚才天生异象,风云齐动;这么短的时间,翠微山又接连两个人重伤,莫不是冲撞了上天,上天给翠微山的惩罚。一时间,众人心中惊惧不已。

    众人见翔鸣渐渐平静了下来,将他抬到了正殿卧室之中;待众人退出去之后;林静茹轻轻脱掉了翔鸣的衣服;打来热水,为翔鸣擦拭身体上的汗水;翔鸣原本健硕的身体,现在已经是瘦骨嶙峋;脸颊也凹了下去。林静茹一边替翔鸣擦汗,一边默默落泪。

    翔鸣慢慢睁开眼睛,抬起手摸了摸林静茹的脸,说道:“我没事,师妹不要难过。”听到翔鸣说话;林静茹伏在翔鸣胸前大哭起来,边哭边说道:“师兄你怎么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你若是去了,你让我怎么独活于世。我定将跟随师兄前去。”翔鸣听了心中感动,伸手将林静茹紧紧搂住,二人久久没有分开。二人心中一起想到:“但愿从今天开始,我俩只有相随,再也没有离别。”

    此时,几乎天下所有的修真之士;都看到了翠微山上的异象,众人都以为翠微山有奇宝出世;众多修真者成帮结党往翠微山而来;想要争夺宝物。太始门也由程天佑带领了一百名弟子做为先锋,向翠微山秘密潜来。暗中打探消息。太始门的大队人马则跟随其后,相机而动。元一门则直接委派张劲松,带领了五千名弟子前来增援。一时间,整个修真大陆暗流涌动。

    剧烈的疼痛折磨的翔鸣无法入睡,索性躺在床上忍受着剧痛练功;每一次催动真气,他都要承受撕心裂肺的煎熬。但是他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要比以前快许多倍;只一个时辰就恢复了到以前的巅峰状态。他心想:可能是自己灵魂中的人影,被龙毒蜈蚣的毒火完全烧灼干净;净化了他的灵魂。所以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他又用内视之法,观察了自己的周身大穴,五脏六腑。他发现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也比原来更加的强韧;现在他的身体强度,可以不用法力就可以跟普通兵刃抗衡。想不到自己这次竟然因祸得福。

    翔鸣修炼完毕睁开眼,看见静茹师妹还在床边陪着他;心中十分感动,急忙让她回去休息。这时他虽然筋骨仍然十分疼痛,但已能自己行走;他慢慢下了床,缓缓踱出大殿。

    这时离风急急的走了过来,问道:“哥哥有什么事情?吩咐兄弟我去为哥哥办就是了。兄弟我已替哥哥你发下封口令;对于昨晚之事谁也不准提起,违者斩。”翔鸣笑道:“劳兄弟费心了;我只是闲逛,没有什么事情。”离风又说道:“小弟我两次受哥哥的大恩,来世恐怕也报答不完;我今生只效忠哥哥你一人。愿追随哥哥的鞍前马后,再不离哥哥半步。”说罢,单膝跪地。

    伸手将离风扶了起来,翔鸣缓缓说道:“大丈夫志在天下;兄弟你岂能一辈子窝在这翠微山虚度光阴,浪费才能。先前之事你不必挂怀,只当我送给兄弟你的见面礼了。何况昨天你没有趁机杀我,也是饶了我一命。”离风一听,知道翔鸣已经得知他来翠微山的目的;心中十分羞愧,低头说道:“采摘玄风莲失败,我怕程天佑杀我;所以向程天佑献计;让他备上厚礼,去向静茹嫂嫂提亲;我罪该万死,还望哥哥责罚。”

    所谓提亲之事,翔鸣早就听高达说过;前些天,离风在外面大肆偷盗;不在翠微山。高达与翔鸣一起下山探访民生,做了不少好事。高达见翔鸣所行之事,全是为了天下万民;心中十分敬佩。就将前来翠微山的目的,全盘都向翔鸣说了。

    由于翔鸣深知静茹师妹对自己的情义;所以对提亲之事根本就没有在意。此时听了离风之言,翔鸣说道:“人生在世不能权谋太重,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求;就算程天佑机关算尽,也不可能得逞。你不必介怀。你现在应该放开胸怀,破去心魔;专心于修炼。”离风见翔鸣并没有责怪自己,反而督促自己修炼;心中十分高兴。

    翔鸣说道:“贤弟与我进屋,边饮茶边聊。”二人进屋落座,翔鸣从储物玉带中将龙毒蜈蚣的本命宝珠,玄风莲和龙毒蜈蚣的龙头取了出来,说道:“前几日兄弟你的兵器毁坏了,看看能不能用这些东西打造一件兵器。”

    这时翔鸣发现宝珠少了一颗;心中不无遗憾,对离风说道:“这是龙毒蜈蚣的本命宝珠;本来里面有烧灼灵魂的巨毒。昨天巨毒已经被我全部炼化。如今只剩下了真龙之火。对你的修行极有好处,全都送给你了。只是少了一颗,等我寻着了再给你。”说完,向离风递了过去。这时,离风伸出了右手,摊开手掌;只见离风右手之中有一颗宝珠;离风笑着说道:“小弟我早已下手了。”。二人四目相视,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