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程天佑鞭打离风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77字

    刚刚飞回到太始门阵中,程天佑立即对弟子说道:“所有弟子听令,每百人为一队在翠微山周围,各自寻找落脚之地。各队之间相互呼应,严密监视翠微山的一举一动。一有情况马上向我回报,各队不得惊扰百姓,一旦惊扰了百姓,元一门就会以此威胁我们,退出他们的疆域。如果有别的门派弟子和散修惊扰百姓,你们要视而不见,我要让翔鸣焦头烂额,首尾难顾。你们有谁若是违反了命令,立斩不饶。”太始门一万名弟子立刻依计而散。

    山下众人见太始门人都撤了,他们也不敢在此多做停留;生怕得罪了元一门,惹祸上身。也都做鸟兽散了。

    翔鸣众人见人全散了,就带领荆浩等人往翠微山飞去。路上雷聪哈哈笑道:“原本想今日会有一场痛痛快快的厮杀;却不想这样就散了,实在是无趣的很。明天要是程天佑那小子还敢来,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宰了他再说。”其余人听雷聪这样讲,也纷纷拿程天佑说笑起来。

    众人回到大殿各自落座。荆浩面有忧色,问道:“翔鸣兄弟,今日之事远远没有结束;不知兄弟你以后怎么应对?”翔鸣笑道:“那程天佑少勇寡谋,不值一提。他让太始门弟子分散驻扎在翠微山周围相机而动,自以为是一条妙计;岂不知正中我的下怀,我翠微山要做生意,正愁名头不响,生意难做。现如今这么多的修真人士都在这里,正好为我们做了宣传,扩大了翠微山的影响。我再放几条假消息出去;让他分不清真假,以为翠微山真有宝贝出世。只要他留在这儿,他就会替我留住这些修真者;他在这那些散修又不敢闹事,又替我维护了地面。一举多得,我可是舍不得他走。”听到这里,众人哈哈大笑。翔鸣又接着说道:“我还想请荆浩长老下一道法令,约束一下那些散修;免得他们真的惊扰了山下百姓。”

    荆浩点头应允,立下法令;让元一门弟子通告翠微山外所有修真人士,如果有人胆敢骚扰山下百姓;一旦被元一门知晓,立时拔去他的神魂,让其永世不得轮回。

    翔鸣又冲刘胜同的道侣项琼琳一抱拳说道:“师姐,前些天都是离风在帮助静茹师妹打理山下商号的事物。现在离风被太始门抓了去。还有请师姐下山,帮静茹师妹打理一下商号。”

    项琼琳回头看了一眼刘胜同,刘胜同说道:“师弟你不必烦忧,我俩立刻就下山去协助师妹。”说完,夫妻二人一同下山而去。

    程天佑则带领五百太始门弟子在翠微山以南百里处安营扎寨,作为太始门的中军大帐,保证各队之间的联络畅通。大帐刚刚搭好,程天佑马上就将高达与离风带进帐中。

    离风一进帐,马上大叫:“少门主明鉴,是高达泄露了少门主您的计策;才让我困在翠微山,进不能进,退不能退。都是高达坏了您的计策。不关我的事呀。”

    高达一听离风之言,气的差点昏了过去,指着离风大骂起来:“死到临头,你还满嘴胡言乱语,搬弄是非,我现在就杀了你。”说完,高达抽出刀来就要动手。

    “让他这么痛快的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说完,程天佑又对帐外喊道:“把我的奇门九星鞭拿来,先抽他一百鞭子。看他还敢不敢口出妄言。”帐外走进来两名弟子,将离风拖出大帐,绑在一颗大树之上,用鞭子狠抽。

    奇门九星鞭是太始掌门程伟昌集合太始门三十一位长老,用尽天材地宝;为程天佑炼制的一件神兵;打一下使人痛入骨髓。

    离风现在穴位被封,无法运法力抵挡;被抽的皮开肉绽,惨叫不止。离风嘴里骂道:“程天佑你这个王八,总有一天老子要宰了你,用你的心肝下酒。”

    程天佑在大帐里听见离风骂他,又喊了一声:“给我狠狠的打,一直到打得他不骂了为止。”于是那挥鞭的弟子更加用力抽打离风,打的离风哀嚎连连,却再也不敢骂了。

    转头看了看高达,程天佑说道:“我知道你是不会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的,你有没有证据证明离风就是无影大盗?如果你有确切的证据,我们就可以杀上翠微山,找那帮元一门的杂碎问罪。”

    这些天,高达眼见翔鸣推行新法,完全是为了改变山下百姓的民生疾苦;自己如果说离风就是无影大盗,程天佑势必杀上山去兴师问罪。那翔鸣数月以来做的努力将付之东流,山下百姓将又陷入无尽的困苦之中。高达既不愿意做一个小人,又不愿意因为离风一个人犯的错,而影响了山下所有百姓。

    高达心中想到:“事到如今,无影大盗之事已成了一堆无头乱麻;只要他们进不去翠微山,搜不着赃物,捉不到赤电疾风兽;就没有证据。我就先替翔鸣兄弟瞒着,也算为山下百姓做了一件好事,为自己积攒一点功德。”

    想到这里,高达说道:“前几天我不在翠微山,不知道离风是不是无影大盗。”程天佑疑道:“你不知道?那前几天你去哪了?”高达答道:“前几天龙毒蜈蚣在蛮荒之地作乱,我去蛮荒之地去搜寻龙毒蜈蚣了。不过没有搜寻者龙毒蜈蚣,倒是拣着了这个。”说着,高达将吃了龙毒蜈蚣卵的小蝎子拿了出来。

    程天佑将小蝎子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即放在眼前的桌子上。接着他走到大帐门口说道:“把离风何云伟与地煞门弟子带进来。

    不一会,离风何云伟等人就被带进大帐之中;程天佑在大帐正中坐下,缓缓说道:“如今你们三头对案,说个清楚;到底谁是无影大盗?”

    地煞门弟子指着离风首先答道:“我们是在他偷盗时,亲眼看到他的;并且和他交了手,将他打伤。他肯定就是无影大盗。”程天佑指着高达,向何云伟问道:“你们什么时间看见他骑着赤电疾风兽?”“就在前几天。”何云伟答道。

    “前几天无影大盗早已经销声匿迹了,这么说你们只是看到他骑着赤电疾风兽,并没有看到他偷盗了?”何云伟等人战战兢兢地答道:“是,没有看到他偷盗。”

    听了何云伟等人所言;程天佑大怒,骂道:“我太始门人正气凛然,岂容你们这些鼠辈信口诬蔑;来人将他们带出去全都砍了。将他们的头颅送去伏龙山,挂在旗杆之上;让天下修真者都看看诬蔑我太始门的下场。”太始门弟子立时进到大帐,将何云伟等人拿下拉了出去。

    何云伟一群人嘴中高喊:“饶命”。可是哪有人理会他们。不多时帐外传来几声惨叫。

    程天佑看了看离风,说道:“现在有这么多人证,你该招了吧?只要你明日在天下修真者面前承认你就是无影大盗,我会留你一条性命。”

    “招,明天我全招。”离风怕自己再受鞭刑,索性满口应承下来。程天佑见离风答应了,心中十分高兴;他微微笑道:“算你识时务。”程天佑转头又对高达说道:“这次你捉拿无影大盗有功,抵了你先前的过错。但回去以后,我还是要将你先前的过错禀报长老们,让长老们定罪。你先把离风带下去好生看管,千万不能有了差池。”

    高达听了,心中虽然恼怒;却也不能发作。含糊的应了一声,上前带着离风退出了大帐。

    程天佑又吩咐将地煞门弟子逐一封赏,一切事情完毕之后。他坐在椅子上,心中想到:明天我就杀上翠微山,要了翔鸣的性命。报了他在伏龙山羞辱我的深仇大恨。

    高达提着离风来到一处营帐之中;高达将离风摔在地上,指着离风小声骂道:“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明天承认不承认都得死,你又何苦去连累翔鸣兄弟?你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离风嘿嘿笑道:“我现在被封了穴位,不能动弹;你先给我弄一壶酒喝解解渴。”高达见他可怜,从桌上拿起一支茶壶,送到离风嘴边,让离风喝了几口。

    喝够了水,离风说道:“我现在自身难保,哪有闲心管别人。我现在能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可刚才我不答应他,马上就得受皮肉之苦。”

    一听这话,高达大怒,还想责骂离风;忽然一名太始门弟子进了营帐。对高达说道:“师兄这些天一直在外历练,众师兄弟们很是想念;我们准备了几壶好酒,今晚要与师兄痛饮一番。”

    高达转脸看了看离风,说道:“柳师弟不知道,此人诡计多端;我怕我刚一处营帐,他就又要闹事。”这位柳师弟名叫柳呈彦,在太始门中素以高达交好。所以才来请高达喝酒。

    一看高达不愿前去,柳呈彦又说道:“师兄不必担忧,这小子已经被封了穴位,不能动弹了。我们放心喝酒就是了。”高达心想:周围有五百弟子把守,谅离风也耍不出什么花招;就跟随那名弟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