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柳呈彦诬蔑高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65字

    程天佑率领太始门众弟子将死去的弟子全部埋葬完毕,又等所有受伤弟子包扎好了。程天佑在翠微山外,将太始门的一万弟子全部集结在一起,发誓要杀上翠微山。为死去的太始门弟子报仇。程天佑悬空而立对着太始门弟子大声说道:“昨夜里,翠微山的狗贼趁我们不备,放大火烧了我们的营帐,致使近百名师兄弟受伤,三十七位师兄弟被烧死。他们可是我们朝夕相处的生死兄弟。如今他们死了,我们一定要杀上翠微山,将翔鸣碎尸万段;用翔鸣的人头祭奠我们死去的兄弟们。”太始门众弟子听了程天佑的话,所有人的情绪立时激愤起来;众人齐声大喊道:“报仇,报仇。”

    这时有一名弟子来到程天佑面前,禀报道:“少门主,翔鸣在翠微山南二十里外的河滩上饮酒作乐,

    众人的情绪此时已经完全被激发起来;程天佑大喊一声:“跟我来,活捉翔鸣,杀上翠微山。”太始门众人齐喊着:“活捉翔鸣,杀上翠微山。”万人呐喊声势震天;有些散修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也跟随太始门向翠微山方向飞去。

    片刻之后,程天佑与太始门弟子,远远就看到翔鸣与荆浩等人在河边饮酒,垂钓。程天佑顿时怒不可遏,大骂道:“翔鸣你个狗贼,拿命来。”

    翔鸣也怒声道:“程天佑你不要欺人太甚,昨天你在我翠微山前大闹,我还没有和你计较;今天又来搅我的清净,你莫非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程天佑大怒,拔出炎龙刀向翔鸣杀来。这时许多小门派和散修都聚集到了河边,来看元一门与太始门的龙争虎斗。

    翔鸣用气息幻化出一杆长枪,与程天佑战在一起。翔鸣并未出全力,而是一边打,一边向四周喊道:“我元一门五千弟子,早已在四周埋伏;布下了六合陷空阵。我不想伤了诸位的性命;诸位快快离开此地。”

    观战的众人一听此言,立时纷纷向远方退去。太始门众弟子心中也是惊惧不已。程天佑一看自己中了埋伏,口中大骂道:“翔鸣你个宵小之辈,暗箭伤人。”说完,虚晃一刀,退回太始门阵中。

    翔鸣一见程天佑退了,哈哈笑道:“所谓兵不厌诈,少门主你自己爱往口袋里钻,又怨得了谁?”

    一名太始门弟子上前对程天佑说道:“少门主我们中了埋伏,快撤吧。”程天佑答道:“不可妄动。我们现在不能动,立刻结阵防御,还有一线生机;一旦我们自己乱了,那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传我的话,告诉他们立刻结阵,仔细戒备;擅自逃离者斩。”

    “你这个卑鄙小人,昨夜间你趁我不备;防火烧我的营寨。致使我太始门三十七名弟子惨死于大火之中。今天必须让你用命来还。“程天佑指着翔鸣咬牙切齿的骂道。

    “你不要血口喷人;昨夜里我们翠微山并无一人出山,怎么去你的营寨放火?凶手肯定是另有其人。你不要信口胡说。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破我的六合陷空阵吧。我们就不陪你了。”翔鸣说完,哈哈大笑。带领众人往翠微山飞去。

    程天佑见翔鸣离去,心中又疑又喜;他立刻吩咐弟子四处查探。半个时辰以后,弟子们纷纷回来禀报,都说并未发现元一门弟子布阵。程天佑知道自己又被翔鸣耍了一道,顿时暴跳如雷;带人就要往翠微山杀去。

    “少门主,少门主。”一名太始门弟子疾飞到程天佑身前说道:“少门主出大事了;昨天夜里我太始门疆域内,一连被烧了七座仙山。弟子死伤无数,程门主请少门主你赶快回去商议对策。”

    程天佑大惊;他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始门这庞然巨物头上动土。他立时大喊一声:“所有弟子全部随我回太始门。”说完,带领门人向南飞去。

    飞了有一炷香的功夫,程天佑回头吩咐道:“王先鹏师弟,你不必跟随我回太始门。你带领两千弟子秘密潜回翠微山,化妆成散修;严密监视翠微山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禀报。不可有误。”

    王先鹏领命点集两千弟子。可是太始门众弟子不知道所为何事。一时间太始门的弟子们乱成了一群无头苍蝇。

    翔鸣等人回到大殿,正在喝茶。一名弟子进来禀报:“禀荆长老与各位师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太始门众人全都撤了。”翔鸣微微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不出片刻,又有一名弟子进来禀报,说道:“出大事了,太始门一夜被烧了七座仙山。程伟昌十分震怒,说要血洗修真大陆;现在修真界震动,人人自危。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翔鸣听完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我没有想到离风兄弟做事如此狠辣,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恐怕他以后不敢在修真大陆露面了。”荆浩在一旁问道。“这件事翔鸣兄弟怀疑是离风干得?他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吧。”

    “不是他,还能是谁?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有他那样的胆色。荆长老别忘了,他可是在法武大会上,他可是当着两派掌门的面,把元一门与太始门全骂了个遍。烧几座太始门的仙山,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但是他现在也只能自求多福了。”翔鸣答道。

    高达与柳呈彦二人正往太始门方向疾飞;远远看见一大队太始门弟子,向着他们的方向飞来。他二人迎上前去,柳呈彦问道:“诸位,发生什么事了?”有弟子答道:“昨夜里不知道是什么人,放火烧了我们七座仙山。掌门震怒,派我等前去探查,捉拿凶手。”

    一听这话,高达立时面如死灰。高达心想:这次大祸,肯定与翠微山有关;我这次回去是必死无疑。

    看到高达面色有异,柳呈彦对高达说道:“此次回山师兄你恐怕凶多吉少,师兄要早作打算;不要白白丢了性命。”

    高达问道:“依师弟看,我该怎么办?”柳呈彦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目前师兄你有四条路可以走。第一条路,你返回门中领罪。现在门中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回去是必死无疑。第二条路,依师弟我先前说的,去我的隐秘住所躲一躲;先避一避风头再说。第三条路,跟随大队人马回去查找真凶,以求戴罪立功。可是如果被程天佑知道你回去了,恐怕师兄你还没有立功,就被他杀了。第四条路,你乔装打扮,偷偷潜到出事地点;秘密查访抓住凶手,将功折罪。”

    听了柳呈彦之言;高达思索了一会,说道:“如今看来只能走第四条路了,只是委屈师弟你了。”柳呈彦笑道:“有什么可委屈的?只是师兄你想可要想清楚了,这么做值不值得;一旦出了差错,这修真大陆可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

    高达咬了咬牙,说道:“只能舍命博一回了,高达在这里多谢师弟成全之恩;高达拜谢了。”说完,高达向西飞去;找了一处僻静之所,换上衣服,改头换面以后,向被烧毁的仙山飞去。

    柳呈彦见高达飞走,在原地停留了一会;等四周已经没人了,抽出自己的剑来,往自己左臂砍去。他这一剑力道运用的正好,虽然伤口极大,流血很多;但并未伤着筋骨。柳呈彦惨叫一声,忍痛捂住伤口,向太始门疾飞。

    刚刚飞进太始门大阵,柳呈彦就大声疾呼:“快来人,快来人;门中出了叛徒。”他喊声极大,引得太始门的弟子纷纷前来查看。众弟子一看有人受伤,急忙向里禀报。一名弟子则架着柳呈彦往正殿飞去。

    不多时,众人就来到了正殿门口;柳呈彦踉踉跄跄的跑进大殿,边跑边哭喊着:“弟子跪请掌门责罚;高达那个畜生在翠微山犯下过错,少门主派我将他押回门中受罚。可是高达在回来的路上得知门中出了大事,他怕掌门重责与他;他不敢返回山门,暗中偷袭把我砍伤逃走了。弟子未能将他押送回来;请掌门降罪。”

    程伟昌在上面看了看柳呈彦,怒声说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你有冤屈慢慢讲就是。”;柳呈彦就将这几天在翠微山发生的事,仔细说了一遍。程伟昌听完勃然大怒,站起身来骂道:“高达,好你个狼崽子;犯了如此大错竟然还敢叛出山门,打伤恩人;罪该万死。来人传我法旨,所有弟子见到高达不必活捉,直接杀了。不论是何人,只要杀了高达,我太始门皆有重赏。”

    柳呈彦则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弟子愿以待罪之身前去捉拿烧我仙山的凶手;还望掌门能够恩准。”

    太始门弟子听了柳呈彦之言,全都议论纷纷;全都骂高达忘恩负义,阴险狡诈;交口称赞柳呈彦仁义宽厚。柳呈彦在太始门中声威更隆。

    可是高达尚不知情,还对柳呈彦感恩戴德。却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已在旦夕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