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离风巧避博平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62字

    博平山是元一门长老荆浩的修炼之所。这一天,元一门的一名弟子正在打扫山门;忽然一道红光停在了他眼前,那弟子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红头发,红眉毛,红胡子的怪人,骑着一匹怪马来到了自己面前。原来是离风到了博平山。

    离风张嘴叫道:“荆浩长老让我给你们带了个口信。你赶快向里禀报。”扫地的弟子不知真假,放下手中的笤帚就往里跑。

    不多时山门大开,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为首之人抱拳道:“在下吴章有礼了;不知荆长老托阁下带来了什么口信?”

    “能不能进去说?我连夜赶来连口水都没喝。进去再说,进去再说。”离风一边说着,一边牵着赤电疾风兽就往里走。也不管别人让不让他进。

    博平山众弟子不明虚实;有心不让他进,但又怕误了大事;只得将离风让进大殿。进了大殿,离风就大声嚷嚷道:“快上茶,快上茶;渴死老子了。”

    山中弟子虽然觉着离风十分粗鲁,但毕竟他是来给荆长老传口信的,所以不敢怠慢。赶忙为离风端茶倒水。

    等离风喝够了水,吴章刚要问口信之事,就又听见离风喊道:“茶水这玩意,只能解渴,不能解饿。快去拿好酒好菜。等爷爷我吃饱了喝足了;再告诉你们。”

    吴章摆摆手,吩咐弟子快快下去准备。等酒菜上齐,离风将整桌子菜,风卷残云一般吃完。一直等到离风酒足饭饱,吴章才再次询问口信之事。

    离风打了一个饱嗝,边用筷子剔着牙,边说道:“你们都站好了,别一会儿听了消息吓趴下喽。实话跟你们说,我这次来是奉荆浩长老之命,来帮助你们防守博平山;我们和太始门就要打仗了;你们都要做好打仗的准备。”

    博平山众人一听,都半信半疑。吴章又问道:“不知太始门为什么要和我们打仗?”离风答道:“昨天夜里,太始门被人烧了七座仙山;太始门程伟昌那老狗暴怒,说要血洗修真大陆。荆浩长老此时现在翠微山协助翔鸣师兄,没有时间回博平山。所以荆浩长老派我离风前来通知你们。这回你们清楚了吧。”

    殿内众人一听,心中十分震惊;还想再问,却听又离风说道:“赶快给我准备一间最好的客房,记住要最好的。老子我昨晚上折腾了一宿。现在我要好好睡上一觉。”

    “已经为离风师兄准备好了。”吴章上前说道。一名弟子上前两步,带着离风下去休息。离风走到大殿门口,回头说道:“忘了告诉你们,我骑得那是赤电疾风兽,是你门中弟子翔鸣前些天降服的;荆浩长老将它借给了我;你们平时要好好喂养。不要怠慢了它。”说完,离风大步离去。

    博平山众弟子在大殿之中面面相觑。一名弟子说道:“吴师兄,你看那个离风说的话是真是假;我怎么有点不太相信。再说此人说话粗鲁无礼,想必也没什么能耐。”

    吴章小声对众人说道:“师弟千万不可慢待此人;太始门仙山被烧,这么大的事情;谅他也不敢胡说。你再看看他的坐骑,好像就是赤电疾风兽。他能和荆浩长老成为朋友,那他的身手定然不弱。现在荆长老不在山中,我们一旦惹恼了他;恐怕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还是小心应付为妙。”

    又有一名弟子说道:“前些天我下山,听说出了一个无影大盗;就是骑着赤电疾风兽。会不会就是他?”

    “他就是无影大盗?那又能怎么样?他是荆长老派来的人!说不定就是荆长老让他来博平山避风头的。我们千万不可将他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一旦给荆长老惹了麻烦,不是我们能够担当的。你们快去给赤电疾风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好好喂养。一切等荆长老回来定夺。”众人一听,都感觉吴章说的有理;纷纷点头应是。

    博平山的这些留守弟子没有去过法武大会,平日也极少下山。因此并不知道离风在山外闯下的那些大祸。所以对待离风还算客气。自此离风在博平山,整日里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事事又都有人伺候。日子过得是逍遥快活。完全忘了自己在山外闯下的大祸。

    翠微山大殿之内;雷聪高声嚷着:“翔鸣师兄,你耍的这一招空城计;太过瘾了。耍的程天佑那小子团团转。可是你怎么知道离风那小子会惹出那么大的事。把程天佑诳走。他又是怎么破了银针封穴的?”

    翔鸣笑了笑,说道:“离风兄弟虽然诡诈,却不是小人。他给我惹了麻烦,就一定会想办法为我解决掉。可是他闯出这么大的祸,我可没有想到。至于他如何解了银针封穴,可能是他修炼了某种秘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雷聪又嚷道:“你昨天明明说程天佑晚上可能睡不好觉了,可见你知道他会给程天佑找麻烦;也就是你知道他不怕银针封穴,你快给我们说说。”

    “离风那种解封穴的功法,我确实不会。不过我现在正琢磨一种破解银针封穴的功法;就是以胸腹之气,再加以五脏六腑之力;引动周身没有被封住的穴道,将被封穴道中的银针逼迫出来。现在刚刚有个头绪,等小成以后,我与大家一起参研。”翔鸣笑着答道。

    “好好好,我先谢过翔鸣师兄了。”雷聪拍手笑道。荆浩则微有忧虑,慢慢说道:“翔鸣兄弟你这次戏耍了程天佑,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知翔鸣兄弟如何打算?”

    翔鸣沉吟了一会,答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管明天是与非。我得到消息,昨晚被烧得七座仙山分别是:泰金山,巴艾岭,宝台山,黑瑜山,兴瑁峰,桂云峰,蓥黎山。七座山都离我翠微山不远。程天佑这次撤走,肯定是回去主持仙山被烧之事。他若是处置得妥当,不日就会兵发翠微山;那七座山下的百姓也就得了安宁。如果他处置的不妥当,山下百姓必受其害。当务之急,是我们派出七十位精明弟子;分别去七处被烧得地方探查消息。有了消息立即回报。一旦程天佑祸害山下百姓。我们马上派出外门弟子去翠微山与七山相邻之地,设置粥棚,接济百姓。先保证百姓的正常生活。”

    这时张劲松站起身形,说道:“既然如此,应该早作打算。我愿为师弟主持探查消息和赈灾之事。”翔鸣拱手说道:“有劳张师兄了,有师兄主持此事定然万无一失。至于赈灾物资,还请师兄你下山与刘胜同师兄联系。”张劲松抱拳应诺,转身飞下山而去。

    翔鸣又说道:“程天佑如果不是愚蠢透顶,他应该会在翠微山周围留下弟子。改装易容监视我们。还请荆长老下一道法令;让防守翠微山的五千弟子设一个局,将太始门那些监视我们的弟子全部活捉,。这样即使太始门打过来。我们也就有了与太始门谈判的筹码。”

    荆浩问道:“还请翔鸣兄弟仔细讲来。”翔鸣随即俯在荆浩耳边轻轻地将计策讲了一遍。

    程天佑带领太始门众弟子,来到最近的巴艾岭。只见岭上所有东西都被烧光,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山岭。

    一看这等情形,程天佑立时破口大骂;等他骂了一会儿,一名弟子走上前来,说道:“少门主,我们是不是先扎下营寨?再做定夺。”

    转脸看了看那名弟子,程天佑停住了骂声,说道:“许如赋,你点集六千弟子将他们分作六队。让他们分别去其他六处调查;并立即将被烧毁的宫殿全部重建,要建的比原来高大辉煌。其他四千弟子就在巴艾岭驻扎,作为七只队伍的中军大营,让他们有消息随时来报。你再传令所有弟子,见到离风格杀勿论。”

    许如赋回身走出去传令。不一会儿,六支千人队伍各自离去。可是程天佑并未明确指出每支队伍由谁具体指挥。由于责任不明,这六支队伍到了各自的目的地以后;或三五成群,或数十人结党;以调查凶手和修建宫殿之名,对山下百姓大肆搜刮,征调民夫无数。搞得山下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以至于百姓纷纷向四处逃荒。

    这几天,程天佑每日里追查放火烧山的凶手,可是没有一丝头绪。他又得监察各山修建的工期进度。每日忙的焦头烂额,所以无暇顾及翔鸣等人,可是他每当想起自己两次被翔鸣在天下英雄面前羞辱;就觉着胸中一口恶气难平。每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恨不能生吃了翔鸣。

    这一天,程天佑命人将许如赋叫入大帐之中。程天佑问道:“前几日,我们在翠微山中了翔鸣狗贼的奸计。当着天下英雄丢尽了脸面。不知许师弟你有没有什么计策;能让我们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许如赋听完,微微笑道:“少门主不必烦心,我有一条计策。从此让翠微山的人食不知味,睡不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