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翔鸣擒太始门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60字

    听了程天佑的话,许如赋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慢慢说道:“前几天,在翠微山指证无影大盗之时;地煞门的弟子也参与了指证。这样地煞门就与翠微山那些人结下了梁子。不如少门主将地煞门找来,诱以重金,施以威压;让他们去找翠微山的麻烦。到时候他们两方鹬蚌相争,我们从中渔利。不知少门主意下如何?”

    程天佑听完,说道:“好计是好计;可是就算地煞门答应了。但是难保他们不出纰漏;一旦被翔鸣他们抓住了把柄,元一门定然会替翠微山出头。到时候,恐怕我们与元一门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恐怕两派之间会爆发大战。”

    “少门主不必担心,你只需给我一千弟子。我会命人日夜监视地煞门,如果他们出了差错。我立即命人将他们全部剿杀。到时候死无对证,谅元一门也不能怎样。”许如赋低头回禀道。

    听完许如赋之言,程天佑哈哈大笑道:“此计甚妙,只是要多劳烦许师弟你了。你即刻启程去地煞门,对他说明利害。让他们依计行事;事成之后,我定会在父亲面前举荐你。让你身居重位。”许如赋谢恩而去。

    这时,翠微山众人已经得到了程天佑横征暴敛的消息。张劲松在七座山与翠微山的边界之处,指挥元一门外门弟子开设粥棚赈济难民。刘胜同负责征调物资。雷聪与关永杰则负责将物资源源不断的押送到张劲松之处;由张劲松统一分拨调配。而翔鸣与荆浩继续坐镇翠微山,二人联合指挥调度。

    翠微山本来就地处偏远,辖区内有许多荒地没有开垦。翔鸣让逃难过来的难民,自由开垦土地,先开荒者先得;但是按人头计算,每人开荒不得超过十亩。有些难民甚至一直迁徙到海边,煮海熬盐,往内陆贩卖。

    各地的难民听说翠微山不但有赈济粥棚,又可以随便开垦荒地;纷纷携家带口往翠微山而来。一月之间到达翠微山的难民已有百万之众。

    但就在此时,翔鸣立下一条重法:山下百姓可以随意进山打猎,但绝不允许私自进山挖掘矿脉;一旦发现有私自盗掘矿脉者,立斩不饶。

    翠微山本就地处修真大陆中部,北接元一门,南临太始门。兴恩城更是连接南北的枢纽。一时间,翠微山境内商贾云集,人潮如流。天下做生意的人都往翠微山而来。翠微山翔鸣的声誉在修真大陆愈加响亮,而翔鸣对世人的宽仁之名也传向四方。

    程天佑留下监视翠微山的太始门弟子,这几天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人看见离风就躲在兴恩城外的一座民宅之中。太始门弟子都想捉住离风立下头功,纷纷向离风藏身之地而去。虽然已经有几波弟子前去探查,却并未发现离风的影迹。

    有五名太始门弟子在这座宅院外,已经监视了两天两夜。却从没看见这个院子中走出或进去过一个人。这五人实在无聊,聚在一块商议;其中一个说道:“四位师兄,不如我们进去看看;也免得在这死等,浪费时间。”

    另一个弟子说道:“我们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一旦打草惊蛇,我们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先前那个弟子又说道:“我们在晚上的时候,悄悄潜进院内;等确定没人,我们再进屋搜查。”

    反对的弟子刚要说话,又有一个弟子说道:“我看田师弟的主意不错。要是离风在里面,我们就是头功;离风要是不在里面,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这样我和田师弟,毛师弟三个一块进去;你们两个在外面继续监视;一旦我们在里面出了什么事,你们立即回去召集师兄弟来救我们。这样就可保万无一失。”其余弟子想了想,点头应允。随即那三人向宅院潜去。

    三人到了宅院外面;那个田师弟伸手捡起一个小石子,向院中扔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三人又听了一会儿,宅院中再没有发出别的声音。于是三人纵身向院中跃去。

    到了院中,只见所有房间没有一丝亮光。三人先将左右的厢房,配房全都仔细搜索了一遍。可是这些房间中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三人聚到一处,低声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看来只能进正房了。”三人到了正房门口,只见房门紧闭,那个田师弟伸手轻轻推了推,没有推动。房门是从里面上了锁;三人断定房间里肯定有人住过。

    田师弟将身体一晃,也不见他使了什么法术;他竟然直接越过房门,进到屋中。他在屋内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只是屋中摆满了许许多多的柜子。屋外二人见没有情况,也使用法术进了屋中。

    “两位师兄帮忙找一找,看看有没有离风留下的什么线索。”田师弟说完,就打开了一个大柜子。他们三人纷纷打开柜子寻找线索。等他们打开第六个柜子的时候。三人同时感到头晕目眩,口不能言。‘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在外面监视的两名太始门弟子,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始终不见三人出来,心知不妙。刚刚起身要回去报信;只见数十名蒙面的黑衣人,已经将他们包围。

    为首的黑衣人,沉声说道:“你们是束手就擒?还是我们一拥而上将你俩剁成肉泥?”两名太始门弟子,眼见寡不敌众;又不想丢了性命。只得扔掉兵刃,束手就擒。

    原来这是翔鸣定下的诱捕之计。首先对太始门弟子放出消息说,离风躲在某个宅院之中。然后在房屋内,摆上十个大柜;每个柜子都放置了少量的疽脑迷魂香。这疽脑迷魂香无色无味,让人很难发觉。等进到房间的人打开的柜子多了,他自然就会不知不觉地被迷倒。

    翔鸣在翠微山周围布置了几十座这样的房子;用这种诱捕之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抓捕了一千多名太始门弟子。

    刚一开始王先鹏不明就里,以为太始门弟子都在四处监视翠微山;直到一段时间之后,王先鹏才发觉出了问题;他慌忙召集余下的弟子,返回了太始门;去向程天佑禀报。

    王先鹏刚到了程天佑的大帐外,立即跪倒在地;他爬入大帐之中,哭诉道:“弟子无能,有负少门主厚望;我们在翠微山监视之时,有许多弟子都失踪了。还请少门主责罚。”

    程天佑听了王先鹏的话,问道:“失踪了多少弟子?”王先鹏哭道:“一千多个。”听了这话,程天佑立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王先鹏骂道:“你这头蠢驴,我本对你寄予厚望;可你却让我折损了一千多名弟子。来人,将他拖下去痛打二百鞭。”

    有太始门弟子上前来,将王先鹏拖了下去执行鞭刑;将王先鹏打得皮开肉绽,只剩了半条命。随后程天佑又下严令,谁也不准向总门报告弟子失踪之事,违令者斩。

    大帐中程天佑暴跳如雷;将大帐里的东西全部砸得稀巴烂。他跳着脚的骂道:“翔鸣,我与你世代为敌。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把翠微山夷为平地。等我把这边的事儿了结了,立即就要了你的狗命。”

    等程天佑骂累了,他吩咐弟子将柳如赋叫了进来。他对柳如赋说道:“地煞门之事,你进行的怎么样了?”柳如赋回禀道:“少门主,地煞门的人已经答应了为我们诛杀翠微山的人,只是有一点,他们得等元一门的长老荆浩走了以后;他们才开始行动。”

    程天佑低头想了一下,对柳呈彦说道:“这件事一定要计划周全,谨慎行事。一定不要让元一门知道是我们在后面指使。事成之后,必有重赏;你下去吧。”柳呈彦躬身告退。

    翠微山秀水潭中,翔鸣与荆浩的等人;正在查看太始门被俘的弟子。那些太始门弟子全被银针封穴,关押在秀水潭底的宫殿之中。

    看着这些太始门弟子,荆浩笑着说道:“翔鸣兄弟好计谋,前几天一场空城计;耍的程天佑团团转。如今又兵不血刃,就捉了太始门这么多的弟子。那程天佑恐怕要气的吐血了。兄弟你这次可是为我元一门长了威风。”

    翔鸣回道:“这是门中师兄弟齐心协力之功。并非我一人的功劳。还请荆长老你回去为所有师兄弟们请功。”

    “自然要为他们请功。可是如今兄弟你和程天佑已经势如水火。不知兄弟你以后有何打算?”荆浩又问道。

    翔鸣不无忧虑的说道:“现在翠微山形单力孤,不是太始门的对手。倘若与太始门真的争斗起来,我翠微山必败。山下百姓也必然深受其害。我还要仔细谋划一番,使得程天佑不敢妄动。让山下百姓得到生息;要不然我们这几个月的努力就全白费了。百姓的生活也会更加困苦。现在我担心的是高达师兄,听说太始门对他下了必杀令。他已经回不了太始门了;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