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凌古鹤贪宝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100字

    翔鸣等人回到翠微山,众人到了正殿分别落座;雷聪大声笑着说道:“程天佑那个小崽子,被我们戏耍了这几次;肯定是气的睡不着觉。看着他被耍的像个傻子。想想我心里就无比的痛快。”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关永杰问道:“程天佑几次三番的受辱,必然不肯善罢甘休。不知翔鸣师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雷聪又说道:“程天佑他来了正好;要不是掌门严禁我们私斗,咱们早就杀了程天佑,杀上太始门了,现在我只等程天佑杀回来,我好杀个痛快。”

    “雷师弟稍安勿躁,仗有的是时间去打。现在既然程天佑废除了追杀令,那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凌古鹤把高达治好。我们几次羞辱了程天佑,也得给他准备一个大大的甜枣;免得他气急败坏,干出一些蠢事对我们不利。”翔鸣微微笑道。

    这天夜间化妆成散修的凌古鹤,正在兴恩城中的一间客栈内投宿。他让十几名弟子分别住在这家客栈不同的房间;以防被人偷袭,也好互相之间有个呼应。

    凌古鹤正在房间内自斟自饮;忽然他感觉到屋内法力波动。凌古鹤急忙离开座位,掣出宝剑准备迎敌。这时,两个人影出现在了桌子旁边,坐在了椅子上。这二人仿佛没有看到凌古鹤一般,从桌上拿起了酒壶斟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其中一人对凌古鹤说道:“凌门主不必惊慌;我二人都是元一门弟子,我叫刘胜同;这位是关永杰。我们前来请凌门主去翠微山喝酒。凌门主乃是一派宗主,竟然在这么一个小客栈喝酒。若是传扬了出去,岂不是让别人说我元一门不懂待客之道,怠慢同道中人。凌门主这就跟我们走吧。”说完,刘胜同与关永杰站起身来;推开了房门二人一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凌古鹤沉声说道:“你们请我去翠微山究竟想干什么?你们不说清楚,我凌某人是绝不会去的。你们不要以为我在你元一门疆域内就会怕了你们。”这时,客栈内的地煞门弟子全部涌了出来,亮出兵刃大声叫道:“何人敢冒犯我家门主?”

    关永杰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这间客栈早已经被我们用大阵封死了。你今天若是再说一句废话。我们就立即剿杀了这客栈里的所有地煞门弟子。然后放出风声,以这间客栈为诱饵,将你地煞门在翠微山附近的弟子逐一诱杀干净;然后杀上地煞门,将地煞门彻底扫平。”

    凌古鹤心中又惊又怕,大声说道:“这就是你元一门的待客之道?我今天宁受万箭穿心之刑,也不去翠微山。”地煞门弟子一听这话,纷纷说道:“愿与掌门同生共死。”凌古鹤听了心中稍觉安慰。

    这时,刘胜同又说道:“你们放心这次我们请凌门主去翠微山是为了救人,绝不会为难他。但是你们在凌门主没回来之前,谁也不准离开这间客栈。这间客栈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你们一有异动立时就得灰飞烟灭。你们可记好了。”地煞门弟子听了,心中惊惧不已,都闭口不言。

    “既然此次前往翠微山是你们请我去救人;我就去走一趟。若是我有了什么意外,天下英雄必然会为我讨还公道。”说完,凌古鹤又对自己的弟子说道:“我这次去翠微山三日内必定返回。如果三日后我没有回来,你们速速返回地煞门;切不可在此处逗留。”

    地煞门弟子听了此话,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说话。凌古鹤见状又嘱咐安慰了弟子们几句,就跟随刘胜同关永杰向翠微山飞去。

    他们三人到了翠微山,关永杰立时将凌古鹤领到了高达养伤的偏殿。翔鸣等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翔鸣上前抱拳说道:“这次请凌门主来实在是不得已;因为有一位朋友受了重伤,非凌门主不能救治。先前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凌门主见谅。”说完,翔鸣将凌古鹤请到了高达的病床边。

    凌古鹤看见病床上躺的是高达,心中疑惑不解:高达是太始门弟子,怎么会在翠微山养伤。虽说程天佑解除了对高达的追杀令,可是太始门对高达究竟是什么态度,凌古鹤可心中没底。

    想了一会儿,凌古鹤心中有了主意;他心想:今天这高达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一旦得罪了翠微山这些人,恐怕自己就得死在高达前面。可是救了高达,又怕得罪太始门。不如我只治标不治本,只将他治的死不了;不能让他再修炼功法;让高达成为废人一个。这样一来两边都不得罪。

    心中打定了主意,凌古鹤说道:“我们打伤高达是遵守太始门下的命令,与我们无关。我可以治好他。但你们得保证,以后不会再找我们地煞门的麻烦;日后若是太始门怪罪下来,你们得一力承当。”

    他话没说完,雷聪就说道:“你以为就你能救他?翔鸣师兄也能救。只不过是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罢了。”

    听了雷聪之言,凌古鹤心中疑惑:“这地煞罚天剑阵是宇文通独创的剑阵,救治之法也只有我地煞门才有。翔鸣不可能会。难道他有什么奇招秘法?”想到这里,凌古鹤问道:“既然翔鸣兄弟能治好高达,老朽就不在此献丑了。老朽就此告辞了。”说罢,往外就走。

    雷聪想要上前阻止凌古鹤,被翔鸣制止住了。翔鸣将九转还魂草的宝珠拿了出来,说道:“凌门主不要听他胡说,这个是被龙血浇灌过的九转还魂草的宝珠;本来可以用来救治高达,可是这个宝珠之中含有剧毒不能使用。还请凌门主巧施妙法,救治高达。”

    凌古鹤从未看见过这么大的九转还魂草的宝珠,不免心生贪念。凌古鹤说道:“救治高达得用我地煞门的秘制续命金丹,这金丹炼制非常的不容易。现在我地煞门中也只剩几颗了,十分珍贵。若是……”说到这时,凌古鹤闭口不语。

    翔鸣微微一笑,说道:“凌门主不必忧心,我定会给你丰厚的回报。只要是这翠微山的东西,只要是你凌门主看得上的,你尽管开口。”

    听了翔鸣的话,凌古鹤并不答话;只是死死的盯着翔鸣手上那颗宝珠。看见凌古鹤这般模样。翔鸣将宝珠递了过去,说道:“只要凌门主能治好高达,这颗宝珠就送给凌门主了。”

    凌古鹤伸手接过宝珠,急忙放进自己的百宝囊中。凌古鹤嘿嘿笑道:“既然翔鸣兄弟如此大方,我也就不推辞了。我一定好好医治高达。只是我治好高达以后,我们之间的恩怨可得一笔勾销。”翔鸣点头应允下来。

    见翔鸣应允了下来,凌古鹤走到高达的床边;伸手取出一粒金丹放进高达的嘴里。又运法力点了高达的几处穴道。

    一切做完,凌古鹤说道:“这金丹需要九个时辰才能把药力全部散布全身。现在我们只需慢慢等待就行了。到时候他一定经脉全通,骨骼全部自动接好。诸位放心吧。”

    “既然如此,就请凌掌门正殿饮酒。”翔鸣将凌古鹤让入正殿摆开宴席,畅饮起来。凌古鹤这次既保住了性命,又得了宝贝;心中十分得意。所以宾主双方气氛融洽,相谈甚欢。

    其间不断有人来禀报高达的病情;直到九个时辰过后,高达才完全苏醒过来。众人一起又回到高达处。这时高达已经完全清醒,一见翔鸣等人;高达费力的说道:“翔鸣兄弟又救了我一次,高某万分感激。此等大恩大德,我高达当牛做马定当抱还兄弟的大恩。”

    翔鸣走过去扶住高达,说道:“高兄你不必介怀,你现在只需安心养病;不要想其他的事情。等养好了身体,有仇报仇,有冤抱怨。”

    凌古鹤一听翔鸣这么说,立即说道:“我们已经说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翔鸣你难道想要反悔不成?”

    雷聪森然一笑,接道:“翔鸣师兄是答应了不找你的麻烦,高师兄可没有答应。你把他打成重伤,还想一笔勾销,简直是异想天开;你还是赶紧回地煞门把脖子洗干净;等高师兄去砍吧。”说完,众人齐声大笑。

    凌古鹤听了心中害怕不已,心想:幸亏没把高达全治好。若是全部治好了高达,等他日后恢复了法力,岂不是我地煞门的大患。反正高达以后好了也是废人一个,不足为惧。

    想到这凌古鹤心中有了底,挺直了腰板说道:“既然他已经好了,我也就不在此多留了。免得门中弟子们担心。”说完不等翔鸣等人相送,独自向外走去。

    翔鸣拦住凌古鹤,问道:“凌门主还需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离去。”凌古鹤问道:“什么问题。”翔鸣笑道:“凌门主只需说出是谁让你来翠微山的;还有是谁向你传达的指令。就可以离开了。”

    凌古鹤心知这次不说,恐怕自己是走不出翠微山了;于是横下心来,说道:“是太始门少门主程天佑让柳如赋来问天山找的我。我只是奉命行事,你们不要为难我地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