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凌古鹤得宝身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27字

    凌古鹤回答完问题飞转身向外跑去,翔鸣等人再未阻拦;而是笑着看他离去。众人都来到高达床前询问病情。等凌古鹤飞空而去,雷聪笑道:“这次把这个老狗吓得半死,实在痛快。”偏殿内的众人齐声大笑;翔鸣说道:“这地煞门先前打伤了离风,这次又将高师兄打成重伤;真是胆大包天,看来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凌古鹤回到客栈,立即将客栈里的全部地煞门弟子召集起来。命他们马上出去用暗语联络其他的弟子。他要尽快带领弟子回到地煞门总坛问天山。一时间,兴恩城里鸡飞狗跳;其他修真者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

    七天之后,高达已经能下床行走;翔鸣在正殿设宴招待高达。席间,高达说道:“翔鸣兄弟,我这几天身体已经基本痊愈。可是始终无法修炼法力;难道是受的伤太重了,以至于经脉毁坏,以后都不能再修炼了?”

    翔鸣安慰道:“师兄你不必着急,世间修炼的法门何止万千。纵然是不能修炼法力,师兄你还可以修炼外功,由外及内重新打开经脉。说不定能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听了翔鸣的话,高达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大声说道:“重新修炼就重新修炼;我有以前的底子作保证。用不了几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说完,高达将酒碗摔碎;阔步而去。

    此后高达将全部精力用在了外功修炼上。翔鸣又将他的五行炼气之法,教给了高达。让高达用五行炼气之法锤炼骨肉脏腑。从此,高达的外炼功法一日千里。众人都啧啧称奇。

    又过了几天之后,翔鸣将张劲松等五人召集在了一起。翔鸣缓缓说道:“今天把诸位叫到一起,是和诸位商议商议攻打地煞门的事。前些天地煞门接连将离风与高达打伤。不但使高达无法修炼法力,还让离风下落不明。地煞门气焰如此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知各位有什么妙计,可以一举攻破地煞门。给我们雪耻消恨。”

    听了翔鸣的话,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看到众人没有具体的办法;翔鸣又说道:“地煞门虽然弱小,但不是我们几个人就能攻打的。现在程天佑正在为仙山被烧的事忙的焦头烂额,脱不开身。我建议由张劲松师兄带领五千弟子继续守卫翠微山。我和高师兄关师兄刘师兄雷师兄先借住在荆浩长老的博平山。博平山与地煞门相隔不远,我们派弟子去地煞门问天山打听消息,等找到机会一举攻破地煞门。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张劲松等人互相看了看,雷聪说道:“反正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听翔鸣师兄的。反正有架打是最重要的。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博平山。”

    高达面有忧虑之色,说道:“我现在没有法力不能飞行;怎么去得了博平山?”翔鸣笑道:“我早就想好了,我已经派人回隐霞山将罗长风长老的坐骑烟云兽借了过来,应该马上就会到了。高师兄你到时候骑着它,照样与地煞门的人厮杀。一血前耻。”翔鸣说完,高达点头称谢。众人又商议了一会儿,各自纷纷回去准备了。

    第二天,高达出了房门。看见大殿外站立着一头怪兽,长得狮头熊身豹蹄虎尾,一身灰色的皮毛。嘴中不停地低吼。正是罗长风的坐骑烟云兽。高达翻身骑上烟云兽,与翔鸣众人往博平山飞去。

    翔鸣五人刚刚到了博平山的山门,立即就有弟子前来迎接。正是先前接待离风的吴章。吴章口中说道:“在下吴章,奉荆浩长老之令,特地在此迎接各位师兄。”说完,吴章把头凑到了翔鸣身前小声说道:“前些天山里来了一个红头发的怪人,骑着赤电疾风兽。不是我元一门的人。可他自称是荆浩长老派来的。我们惹不起他。今天诸位师兄来了,帮忙看看他究竟是不是荆浩长老派来的;如果是冒名顶替的,还请诸位师兄施展法力将他捉住。我们也好给荆浩长老一个交代。要不然荆浩长老怪罪下来,我们可承受不起。”

    翔鸣等人一听心里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离风的消息;原来他躲到博平山来享清福了。翔鸣笑道:“吴师弟你不必担心,那个人是我们的朋友。劳请吴师弟带我们去见他。”“既然如此,诸位师兄请随我来。”说完,吴章领着翔鸣等人向山中走去。

    众人往里走了不远,只见离风挺胸叠肚的站在博平山正殿门前。看见翔鸣等人,离风抱拳大笑道:“各位哥哥可想死我离风了;我天天自己在这个鬼地方闷死我了,你们今天怎么到了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雷聪跳了过去,擂了离风一拳;笑骂道:“你这个小子,我们以为你被太始门的人宰了呢,没想到你在这躲清闲。”离风也笑着说道:“我天天在这好吃好喝,有人伺候着;别提多他妈舒服了。”众人嘻嘻哈哈着走进了大殿。只有博平山弟子暗中撇嘴。

    高达双眼紧紧的盯着离风,简直要冒出火来。他现在法力被废,跟离风有直接的关系。他恨不能生吃了离风。可是他现在不是离风的对手,只能隐忍。

    众人进了大殿分别落座以后,离风问道:“各位来博平山莫不是为了地煞门吧?”翔鸣答道:“离风兄弟的心思敏妙,不点自明。我们此次前来博平山,正是为了地煞门。”

    离风跳起来说道:“地煞门那帮孙子上次把我打伤的仇还没报。这次正好一块算了。我愿为先锋,替哥哥你打头阵。”

    雷聪插话道:“这次不光是你自己的事了;前几天他们把高达师兄打成重伤;这次也是为了高师兄报仇。”

    “他们把你打伤了?正好这次咱俩的仇一块报。”离风对高达说道。高达恨恨的说道:“要不是因为你烧了太始门的七座仙山,我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你最好自己前去太始门认罪,免得以后我将你擒了去多受皮肉之苦。”

    “哥哥你此言差矣;我烧了太始门的山,和你被地煞门打伤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诬陷好人。再说我烧山也是帮翔鸣哥哥的忙。”离风辩解道。

    高达刚要再说;翔鸣站起来说道:“二位不必为一些小事争吵。我听说地煞门有一件宝贝披风,叫做金翎羽。是金翅大鹏鸟的羽毛炼制而成;只要披上它,就能随人的心意自由飞舞,日行千万里。只要这次我们攻破了地煞门,就将这件披风送给高师兄你。让高师兄你也可以御风而飞。”高达听了默然不语。

    见二人不说话了,翔鸣又说道:“这次攻打地煞门十分凶险;我们还要好好谋划一番,不要无功而返。让人小瞧了我们。我们几人先改装易容,白天混进地煞门的疆域打探消息。晚上会这里会合。一旦有人出了意外不可恋战。立即退回博平山。我谅地煞门等人也不敢追到博平山来。等有了可战之机,再动手不迟。”说完,翔鸣又进行了详细的布置;众人依计而去。

    凌古鹤回到总坛问天山,立即将自己关进了密室之中。他看着手中的九转还魂宝珠,心中想到:这可是个好宝贝,几乎能治所有的伤病。简直就等于是自己的第二条命。翔鸣那小子不识货,把他给了我。只是这宝珠里的剧毒怎么去除?我可得好好的参研参研。

    他缓缓将宝珠放在身前的桌案上,运起法力向宝珠罩去。凌古鹤参研九转还魂宝珠已经有些时日,始终不得法门。没有发现其中的剧毒。他心想:难道是翔鸣哄骗我?让我不敢使用它;等日后有了机会,他再抢回去。想到这里凌古鹤收回法力;将一丝神识向宝珠探去。

    神识刚一接触宝珠,并没有什么不妥。凌古鹤又将神识向宝珠深处慢慢探查了过去。等他的神识稍微的接触了宝珠中间的光点;神识立刻就像被火灼伤了一般,疼得他惨叫一声;收回了神识。

    可是宝珠中的剧毒,竟然随着他的神识一同到了他的体内。凌古鹤感觉自己仿佛被扔进了油锅反复煎炸一样。他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嘴里发出阵阵惨叫。

    凌古鹤的惨叫声极大,穿的极远。密室外的人听到以后,都跑到密室外大声的呼喊。但凌古鹤疼得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没法给密室外的人开门。等外面的人破门而入后,只看见凌古鹤面目扭曲的死在了密室之内。

    地煞门众人急忙手忙脚乱的将凌古鹤抬出密室。地煞门长老马甲和却趁着众人慌乱,偷偷将九转还魂宝珠收入了百宝囊中。

    地煞门的几位长老,逐一的验看了凌古鹤的尸体。发现身上没有致命的外伤,都以为凌古鹤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只能给凌古鹤举行了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