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翔鸣计赚地煞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74字

    凌古鹤的葬礼刚刚结束,马甲和长老站在问天山正殿的台阶之上,对着地煞门所有门人弟子说道:“凌古鹤掌门为了地煞门的基业呕心沥血,死而后已。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可是地煞门不能一日无主。所以我们要尽快推选出新的掌门;管理门中大小事务。马某不才……”

    马甲和话没说完,底下有一位长老说道:“马长老你下面就要说选你自己当掌门了吧?你也太不要脸了,你还是先将在密室中偷偷拿的宝珠交出来吧。”

    马甲和一听有人反驳,立时怒道:“于成非你现在反对我,就是置地煞门万年基业于不顾。你想成为地煞门的罪人?”

    这时旁边有人问道:“于长老请你把事情说明白,什么宝珠?掌门究竟是怎么死的?”于成非答道:“当日凌掌门死在密室之中,他死的时候身边有一颗宝珠,被马甲和偷偷藏了起来。我怀疑掌门的死就和那颗宝珠有关。我原来以为,马甲和他拿了宝珠是为了调查凌掌门的死因,可我没想到他不但没有调查掌门的死因;反而藏起宝珠,自己想当掌门。我于成非今天第一个不答应。”

    地煞门众人听了于成非的话;顿时乱作一团,纷纷开始指责马甲和。马甲和看到群情激愤,局面难以控制;纵身朝自己的宫殿飞去。

    其余众人一看马甲和跑了,纷纷追了上去。到了马甲和宫殿外,逼马甲和交出宝珠。马甲和躲在殿内不敢出去,心中不胜其烦。这时忽然两个身影出现在马甲和身后。

    马甲和心中一惊回头观看,只见柳如赋与高隆和二人出现在他面前。柳如赋微笑着抱拳说道:“上次我奉少门主之令,来与凌古鹤掌门商谈翠微山之事时;凌掌门还精神熠熠,神光满面;不想这么快就去世了。让人不胜悲痛。不过这对马长老却是一件大好事。“”

    “好从何来?”马甲和问道。柳如赋答道:“凌掌门一死,马长老你就有坐上掌门大位的机会了。岂不是好事?”“你听听外面那些闹事的。我想当掌门难比登天呀。”马甲和懊恼的说道。

    柳如赋又笑道:“这有何难?只要我二人出去帮你弹压一下场面。说你是奉太始门之命做的掌门;哪个又敢不服?马长老你只管跟在我二人后面。”说完,柳如赋推开大门,与高隆和走了出去。马甲和在后面将信将疑的跟着走了出来。

    到了殿外,柳如赋与高隆和缓缓飞至半空。柳如赋大声说道:“我乃是太始门柳如赋,今天奉少门主程天佑之令前来辅佐马甲和长老登上掌门大位。各位可有什么疑议?”

    一名地煞门弟子骂道:“你们太始门未免管的太宽了,这是我们地煞门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插手。”这名弟子话没说完,高隆和劈手打出一道光柱,轰击在那名弟子身上。立时将那名弟子轰的粉身碎骨,

    地煞门众人心中十分恼怒,有人抽出兵刃就要动手。柳如赋又大声说道:“你们听好了,我太始门大军就在路上。谁敢动手准保他神魂寂灭,永世不得超生。”地煞门众人听了柳如赋的话,手里擎着兵刃慢慢向后退去。

    看到地煞门众人怕了,柳如赋说道:“你们若是尊马甲和长老为掌门,不但人人有封赏;而且地煞门将永远得到太始门的庇护。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想清楚。到时候我太始门大军一到,你们就是想反悔也没有机会了。”

    地煞门中有些弟子本就是马甲和的死忠;此时又看到太始门力保马甲和。这些弟子马上跪在地上,高喊道:“马掌门神威齐天,万世永享。”一些中间派的弟子也纷纷跪在地上随声附和。

    有些地煞门人不满马甲和登上掌门大位,又不敢得罪太始门。这些人就要飞走。这时一名弟子叫道:“掌门新登大位,你们不但不敬;还要退走。其罪当斩。”说完,这名弟子向退走的弟子杀了过去。同时还有两名弟子也杀了过去。

    这三名弟子一出手就击杀了一个。那些退走的弟子大怒,抽出兵刃砍杀了过来。那三名弟子一击得手,立马就往后飞退。一直退到支持马甲和的一方队伍中。

    支持与反对马甲和的两方弟子,立时战成了一团;一时间惨叫连连,血流成河。一时间,问天山上所有的弟子都朝这里飞来。马甲和一看这种场面,叫苦不迭。他心想:今天我成了地煞门的掌门;但更成为了地煞门的罪人。他刚要出手阻止,忽然柳如赋从背后制住了他的大穴。柳如赋轻声说道:“马掌门还是随我俩回去喝茶吧。”说完,将马甲和带进了大殿。

    等马甲和坐下后;高隆和抽出几只银针,封住了马甲和的穴道。柳如赋嘿嘿笑道:“少门主让我俩来问天山,就是让你地煞门越乱越好。少门主他好趁乱一举吞并你们地煞门。马掌门还是好好的配合我们少门主,说不定少门主能留你一条性命。”马甲和被银针封住了穴道口不能言,只能怒视着柳如赋。柳如赋不以为然,反倒和高隆和架着马甲和向主峰飞去。

    此时外面的打斗渐渐停止了;虽然他们一怒之下出手伤人,但毕竟都是同门。又有几个长老出手制止,众人打斗了一会,就各自收手了。

    这时问天山主峰之上钟鼓齐鸣。地煞门的长老们知道,只有地煞门掌门在召集长老之时才会敲鼓撞钟。地煞门诸位长老正想问责马甲和勾结太始门,残害本门弟子之事。于是各位长老纷纷向主峰飞去。

    到了主峰正殿,地煞门的十一位长老将地煞门弟子留在殿外,转身直接闯进大殿之中。只见马甲和僵坐在掌门宝座之上。众位长老纷纷指责他为祸山门,不配做地煞门的掌门。马甲和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长老们看出了异常。走到宝座之上查看马甲和。一名长老发现了马甲和背后的银针,大喝一声不好。就要退出店外。

    这时柳如赋带领四个人出现在大殿内;五个人成五行之势将他们包围了起来。柳如赋说道:“诸位千万不要妄动,这间大殿已经被我们用五行混元阵封住了。你们都没有修炼成内天地,破不了大阵;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地煞门的十一名长老,立时收缩成了一个圆圈背对背的站住;于成非喝道:“哪里的蟊贼,竟敢到我地煞门撒野。有胆的和我们单打独斗。”说着众位长老改变阵型,想要组成地煞罚天剑阵。

    “单打独斗又如何;你们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我就陪你们耍上几个回合。”说话间,从殿后又走出一人。纵身跳了过来;不等他们组成阵势,劈手就打。

    地煞门长老眼看组不成剑阵,立时向来人杀了过去。他们想捉住此人,以此来要挟其他五人。将六人全部抓住。他们刚刚想要动手,忽然个个觉着头重脚轻,使不出法力。一名地煞门长老叫道:“他们用毒。”其余几位地煞门长老一看不妙,想要突围出去。

    但柳如赋等六人立即跳了上来,打中诸位长老的穴道,将他们全部制服。有五人上来,将长老们的百宝囊全部摘了下去。其中一人咧开大嘴笑道:“这回是真发了。”说完,自顾自的大笑不止。诸位地煞门长老只能眼睁睁的被人劫掠。

    其中一人说道:“你们看好他们。我去取金翎羽。”说完,飞上宝座拽起马甲和,抽出了他身上的银针。伸手制住了他的穴道。马甲和眼看见十数位长老的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中,只能忍气吞声带着他向地煞门大殿后的藏宝密室走去。

    制住马甲和之人正是变化了容貌的翔鸣;其余五人正是也化了妆的离风高达等人。翔鸣二人到了藏宝密室门口;马甲和哭丧着脸说道:“这就是藏宝密室了,我不知道怎么进去。”翔鸣说道:“这有何难。”只见翔鸣伸出左手,五指张开向密室的门抓去。

    密室的门是由整块的玄铁打造而成,坚硬无比。此时在翔鸣的手中却如面团一般柔软。一抓就被抓下了一大块。翔鸣笑道:“我以为这门又多硬;这么一个破门怎么能挡住人。”说完,翔鸣右手拽着马甲和就朝铁门走了过去。左手轻挥将铁门直接破出了一个大洞。

    到了内室里面,翔鸣先将密室中的宝贝全部收入了储物玉带之中;翔鸣问道:“金翎羽在哪?”马甲和指了指密室墙上挂的一幅画。翔鸣走过去将画摘了下来。后面显露出一个暗格,里面正挂着宝物披风金翎羽。

    翔鸣伸手去摘披风,却不想从暗格的四壁伸出九根链刀;将翔鸣的左手臂缠在了其中。马甲和心中暗喜,他只等翔鸣被链刀搅断手臂。他也好制住翔鸣,跟外面的其余五人讨价还价。他这次如果能救了外面的长老们。那他就是奇功一件。坐上地煞门掌门的宝座也就名正言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