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程天佑势寡被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51本章字数:3067字

    众人回到博平山,离风等人都对问天山之行的收获十分满意。众人相互闲扯了一会儿,雷聪问道:“高师兄你手上的护腕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身体不要紧吧?”高达答道:“这个护腕可能是上古某位大能留下的宝物。能随人的心意变化成盔甲。”雷聪奇道:“竟然如此神奇,快让我们兄弟开开眼。”

    高达站到大殿中央;只见他心意一动,双手上黑光一闪;护腕立即变成了一副盔甲罩在了高达身上。就连双手五指也被护腕幻化出来护手保护在其中。头盔将整个头部紧密的包裹住。两片水晶一样的东西紧紧护卫着眼睛。这套盔甲通体深黑色,上面镌刻着深蓝色的加持法印;整副盔甲严丝合缝,浑然天成;肯定不是凡品。

    翔鸣笑道“高师兄机缘深厚,竟然得到了如此宝贝。若是再配上金翎羽,定然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说着,翔鸣将金翎羽拿出来,就要给高达披上。

    高达急忙推辞道:“这次问天山之行,我已经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不能再要这金翎羽了。翔鸣兄弟你在这次行动中运筹帷幄,居功至伟。金翎羽还是你留着吧。”

    “高师兄你现在不能飞行,金翎羽正好能助你一臂之力。高师兄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你得了金翎羽,就可以将烟云兽还给罗长老了。”翔鸣边说边将金翎羽递在了高达手上。众人虽然眼热高达连得两件至宝,但都没有出声反对。高达也不再推脱,随即将金翎羽握在手中;滴血认主将金翎羽炼化,披在了自己肩上。

    随后,翔鸣又将在地煞门密室中的所有宝贝都拿了出来,翔鸣说道:“这是我这次在地煞门的所有收获。诸位就将它们分了吧。”离风与雷聪也将地煞门十一位长老的百宝囊拿了出来,跟翔鸣拿出来的宝贝放在了一起。所有宝贝竟然堆满了整个偏殿。

    顿时,偏殿之中瑞光闪耀。众人都盯着小山一样的宝贝看了一会之后,关永杰站起身来拿了几件与自身修炼有关的法宝金丹;转身坐了回去。

    其他人一看有人拿了,纷纷上前挑选自己需要的宝贝。但各取所需,都不多拿。只有离风和高达站着不动。翔鸣问道:“二位怎么不选?”离风笑道:“先前哥哥你给了我那么多宝物,今天我要是再拿;岂不是成了贪得无厌,恬不知耻的小人?哥哥你不要再说了,我是绝不会再拿。”高达也在旁边随声附和,表示不再要宝物了。

    看到众人挑选完毕了,翔鸣说道:“竟然各位都不拿了,我就先替各位保管着。以后谁有什么需要;再到我这里拿。”说完,翔鸣将剩下的所有法宝都收入了储物玉带之中。

    翔鸣又说道:“只怪我们实力太弱,不能与地煞门决战。才连累诸位陪我做了见不得光的偷袭之事。这次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我翔鸣一力承当。跟各位没有任何关联。”

    关永杰站起身说道:“翔鸣师兄不必忧虑;倘若与人争斗起来只用蛮力,不用谋略;那我们岂不是与兽类无异?再说兽类捕食都用智谋,何况我们修真之人。”众人听了关永杰的话,都纷纷称是。

    听了众人之言;翔鸣微微点头,说道:“竟然大家能够理解我的一片苦心,我就不再多说了。不过程天佑现在可能已经到了问天山。我们可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此刻,程天佑率领五千太始门弟子已经到了地煞门总坛,大队人马在距离问天山百里之处扎营。程天佑先派出弟子将地煞门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侦查了个明白。然后立即率领所有弟子来到了问天山山门。

    一名太始门弟子在山门喊道:“地煞门众人听清楚了,我太始门少门主程天佑听闻你地煞门门主凌古鹤仙去。心中十分悲痛,特来吊唁。你们快快开启护教大阵。也好让我们进去。”

    地煞门众人知道程天佑此次前来定无好意;所以地煞门的十一位长老组织起所有的弟子,启动护教大阵;护教大阵的光幕像一口倒扣的锅一般,将地煞门罩在其中。地煞门众弟子要与地煞门共存亡。

    马甲和在护教大阵里喊道:“少门主前来吊唁,我地煞门山上下十分感激。但我地煞门地狭屋少,接待不了这么多人。还请少门主你带领三名弟子进阵。我们必定好好接待。”

    听了马甲和的话,程天佑对手下众弟子说道:“这个老狗倒是精明的很。一会儿我带领三名弟子前去地煞门劝降他们,你们不要妄动。等我们出来之时,你们看我的手势行事。我左手张开就表示已经劝降成功。如果我左手握拳,你们就等他们开启护教大阵之时,杀进地煞门,制住所有地煞门弟子。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我进地煞门大阵之后,你们都要听从柳如赋的调遣,不得有误。”说完,程天佑带领三名弟子向地煞门护教大阵飞去。

    程天佑到了护教大阵之前,与地煞门众长老抱拳寒暄。马甲和看见程天佑只带了三个人,就命大阵开启一个阵眼,放程天佑三人进来。

    就在程天佑等人刚刚进去之时。忽然听见有人叫了一声:“替高达报仇的时候到了。”只见一道人影闯过尚未关闭的阵眼,飞进了地煞门护教大阵之中。

    这人进了大阵再不说话,向地煞门众人杀去。马甲和一看有人闯阵,高叫了一声:“不好,中了太始门的奸计了。”地煞门弟子一听,纷纷挥舞兵刃向程天佑等人杀来。但闯阵的那个人却并不恋战,向地煞门腹地飞去。

    护教大阵外的太始门弟子一看少门主被困;都在柳如赋的指挥下结成阵法不断向地煞门护教大阵轰击。地煞门的长老们也指挥弟子全力护住大阵,又分出二十名弟子去追击闯阵的那个人。

    不料那个人滑如泥鳅一粘即走,致使地煞门的二十名弟子久久不能得手。不多时,那个人竟然穿过地煞门腹地,到了地煞门护教大阵的另一边。那人并没有做停留,而是穿过大阵扬长而去。

    眼看形势危急,马甲和将三名弟子叫到跟前,说道:“你们三人快去元一门隐霞山请救兵,就说我地煞门愿意年年纳贡,永远归附于元一门下。你们快去快回,晚了我们地煞门的万年基业就要不保了。”三名弟子领命而去。

    地煞门三名弟子出了大阵向隐霞山方向疾飞;他们飞到博平山疆域时,忽然看到了一队人马。正是元一门长老荆浩带领着五千弟子正要返回博平山。

    那三名弟子叫道:“前面可是元一门的队伍吗?”荆浩答道:“我乃是元一门长老荆浩。你们三人不必慌张?不论发生什么事,有我给你们做主。”那三人喊道:“太始门正在攻打我地煞门,形势十分危急。马甲和长老让我三人向你们元一门搬救兵。说元一门只要化解了这次危机,我们地煞门愿意年年纳贡,永远归附于元一门下。”

    荆浩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这有何难,你们只管前面带路;这等小事我定手到擒来。”地煞门弟子听了心中十分高兴,带领荆浩众人向问天山飞去。

    程天佑等四人一看混战起来,知道此间之事断难善了。纷纷抽出兵刃与地煞门众位长老战在了一处。毕竟他们四人人单势孤

    寡不敌众,被地煞门众人擒住。马甲和高声叫喊:“你们别再攻打大阵了;你们再攻击大阵,我们现在就杀死你们的少门主。”

    听了马甲和的话,程天佑反而高声喊道:“你们不必顾及我,他们不敢把我怎样。你们越快攻破大阵,我们就越安全。就是他们把我们都杀了,用我们四个人的命换地煞门所有人的命也值了。”

    马甲和听了程天佑的话,差点没气疯过去。马甲和是万万不敢杀了程天佑的,他可不想为地煞门陪葬。但是他又不愿将地煞门拱手让给太始门;一旦地煞门的基业被毁,自己就得背上叛教的骂名;自己再也无法在修真大陆呆下去了。所以他又不得不装出无畏无私的样子。马甲和心中是现在又怕又悲。

    柳如赋也料定马甲和不敢杀程天佑,于是加紧督促太始门弟子破阵。地煞门的护教大阵在太始门弟子无数次的轰击下,终于光幕破裂;太始门弟子潮水般向地煞门众人涌来。柳如赋带领太始门弟子虎入羊群一般,屠杀着地煞门的弟子

    地煞门弟子见抵挡不住太始门,纷纷四散逃去。马甲和眼看大阵被破,弟子被屠戮;地煞门基业将毁,不由得红了眼。手起刀落将一名太始门弟子的头颅砍下来。马甲和又将程天佑拉在身前,将刀架在程天佑的脖子上。马甲和喊道:“你们谁再敢往前走一步,我立即就杀了他。”

    但柳如赋怕马甲和失去理智,伤了程天佑的性命,自己担待不起。当即他一声令下。太始门弟子全部停止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