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同艰共险 绝不分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260字

    NO.15分离

    “啊!”淑言用尽全力,依然敌不过旋涡巨大的冲力,被卷了进去。她无法呼吸,挣扎着浮出水面,又一个浪头打来,她又一次被卷入了水中,失去了意识。

    对不起,长音,我可能无法陪着你找回你妈妈了……再见,我最好的朋友……

    “咳咳!”淑言浮出了水面,将满腔的水全部吐出来后,睁开了双眼,发现长音正奋力拉着她,喘着气逆着旋涡往外游。刚醒转的淑言侧着脸茫然望着大旋涡,头脑里忽然有个发现,她眼前一亮,对长音说:“造浪机都有开关,就分布在漂流河的两头。我们进去旋涡里,借助旋涡的冲力,推你到漂流河的另一端,找到开关并关掉它,没有了一边的造浪动力,旋涡就会消失了!”

    “好!”长音掉头放松全身不再游动,淑言抓着她的手,两个女孩一起被浪头推入旋涡深处,随着奔腾的水流沉浮翻滚。在所有的光线都即将被巨浪湮灭的时候,淑言瞅准了一个水流变换方向的时机,“就是现在!”长音还未回过神来,就被猛推了一把,被浪头卷动呼呼旋转着冲出了旋涡。

    “淑言,快出来!”长音向淑言伸过手。“不行,长音,这里冲力太强,我得先替你挡住,你快走,我要撑不住了!”淑言将长音的手打了开去。“什么?你不和我一起走?那我回旋涡里跟你一起呆着!”“这个傻丫头!”淑言急坏了,她深吸一口气,抬腿运力朝长音狠踢过去,“大笨蛋,你快走!”

    “淑言……”长音愣住了,随即含着眼泪大叫道,“不进就不进!谁稀罕和你一起走呢?你等着,要敢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说完,她就划臂蹬腿,游远了。一滴眼泪滴在河面上,融入河水里,形成一片小水波,很快又归于平静。

    NO.16长音的惊人毅力

    “对不起,长音……”淑言在水中长叹:“我不能让你身陷危险……”旋涡又一次翻江倒海地卷拌起来,冲击着淑言,淑言没有抵抗,水很快把她吞没,她闭上双眼,急速向水底沉去。

    另一边,长音正全力以赴抗击着一个个大浪,尽管扎好的头发早已蓬乱披散,全身湿透,风和浪肆意地翻滚,简直要把弱小的长音击碎。长音泡在水里,冻得牙齿都不住地打战。但她依然咬牙坚持,一下一下向前游动。离造浪机越来越近了,风浪也越来越大。但是老天似乎故意作对,在这节骨眼上,长音的脚抽筋了,一阵钻心的酸痛,长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无法上浮和游动,整个人摔到河底的淤泥里。膝盖的伤口被磕破了,血流如注,但长音没有害怕,也没有灰心,游不了,她就一点一点向造浪机爬过去!

    只剩下两三尺的距离了。只有一步之遥,长音就可以停止造浪机,救回淑言了。可当长音向开关伸过手去时,一阵强劲的风把她像轻舟一样的身体吹回了几尺远。这一步,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长音不甘心,匍匐着拖着伤腿又爬过来,但是无情的风跟她玩着进一退三的游戏,让她近不得造浪开关。她试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可恶!就差那么一步,就可以救回淑言了……难道我最好的朋友就只能这样离开我了吗?不,我不要这样的结局!长音使出浑身力气向造浪机扑去,用手死死抠住它不放,她用意念命令自己的手指:就像长在土壤里的树根一样,纹丝不动地长在造浪机上,任风暴呼啸都无法拔起!她感觉到自己被风吹了起来,造浪机的扇页一下下地刮在她脸上,一道接一道的创伤在脸上火辣辣发痛,但长音不管不顾。她弓着身体,用那只没有抽筋的脚,狠狠踩住自己一只手,用以稳住身体,另一只手依然死死抓住造浪机。她仿佛忘记了自己另一条腿正抽着筋,正流着血,缓缓地,艰难地把它抬起来,拼尽全力向开关踩下去……

    造浪机停止了造浪,浪头失去了动力,旋涡的卷动变慢了,原先可怕地汹涌着的水流一点一点下降、平伏,最后归于平静的水面。

    “终于……成功了吗?”长音这才恍然感觉到自己遍体鳞伤,体力全部耗尽,她身体一晃,倒在河滩上,累得一秒就睡着了。

    NO.17新纸条

    “淑言,醒醒……”一声声呼唤传来,淑言睁开眼睛,看见了莎娜的脸。“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可要对你做人工呼吸了!”莎娜一副谢天谢地的样子,长舒一口气。

    “莎娜,长音呢?”淑言坐起身来,环顾四周,天还没亮,估计是三点半的样子,漂流河已经不再巨浪滚滚,恢复了本来的平静。“长音?你不是一直和她在一起吗?!”莎娜奇怪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淑言苦苦回忆,好不容易理清了思绪,问莎娜:“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之前?嗯……我记得午夜到了,然后我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昏昏沉沉的,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莎娜在努力回想着,“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漂流河岸上,而你倒在浅河水里,就想办法把你拉了上来。”

    “原来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莎娜听完淑言的讲述,若有所思,“这么说,长音现在应该在漂流河的一端。走,我们去找她!”两个女孩沿着河岸找了一路,终于发现了累倒在造浪机旁长音,看起了已经睡着了许久。“长音,你没事吧?”看到长音基本完好的样子,淑言喜出望外,她两手拉住长音仔仔细细地查看,然后赶紧把随身带的唯一一片止血贴给长音的膝盖贴好,又捧起河水清洗长音脸上的伤痕和泥浆。“淑言……我成功了吗?……”长音满脸疲惫,用微弱的声音问。

    “嗯!就知道你是最棒的!”淑言笑着,紧紧地拥抱着长音。

    “淑言,过来!我发现了一块奇怪的地板?这儿——”莎娜在不远处向她们招手。淑言急忙扶起长音,搀着她跑向莎娜。

    在一小块空地上,有个大圆形,圆形的中心有四个字母排成一列:“hjxs”,奇怪的是,其中的“x”看起来有点特别,跟另外三个字母说不出哪里有些不同。淑言细细察看,才发现原来“x”是写在一张纸条上的,纸条紧贴着地面,不细看极难分辩。

    “我知道了!”长音眉毛一挑,双眼一亮,“这是代表要集齐四张纸条,在游乐场中任意一个大圆形上,按这个顺序排成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