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2本章字数:3658字

    公司也不会白养着这些人,所以很可能就会安排一些小饭局或者其他辛苦的工作给他们,甚至会不满合约周期就将他们踢出去,实在没有潜力创造财富的人,秦峻宁可不会留下来。

    KIKI今年才十九岁,因为文化程度低,初中毕业就去了酒吧当键盘手,虽然有一点音乐天赋,但是她性格太大大咧咧,来了三个月,得罪不少人,原本能参加一个小型演唱会的乐队,却莫名其妙被刷了下来。

    唐小爱默不作声的听着KIKI的诉苦,她就知道这一行不好做,还有那么多的黑幕和潜规则……

    但是KIKI的语气里,依旧带着憧憬和开心,她说,至少被签了进来,不用担心吃喝,住的又这么舒适,下面的普通饭厅吃饭全面免费,只有高档餐厅才需要付酒水费。

    而且,娱乐设施条件一流,需要什么都有,比起酒吧里当键盘手,不知有多轻松舒服。

    说不准哪一天,还能当某个巨星的演唱会键盘手,或者傍上个大款,甚至出自己的唱片……

    “小爱姐,我住在E1904,就在你的楼上哦,有空来找我。”晚上,KIKI已经和唐小爱很熟了,颇有点依依不舍的说道。

    19层住着的全是乐队和歌手。

    这里全部楼层都分为了A、B、C、D、E、F五个区,A区都是总统套房,里面住着的全是当红明星,一哥一姐。

    B区也如同五星级宾馆,住着的都是二线明星,C区D区的条件渐渐递减,住着三流小明星,到E区,就是他们这些新人,F区则住着工作人员。

    如同阶级制度严格的古代社会,这里封闭式的训练和一些等级划分,让唐小爱非常的压抑。

    不仅他们的住宿如此,就算是吃饭娱乐也分为ABCDEF这些区域,大牌的明星自然去A区高档消费,那里经常能碰到公司的高层决断人士,也能得到更多的提拔机会。

    而唐小爱和KIKI,只能在如同学校食堂般普通的环境下就餐。

    疲惫的拖着身子回自己住着的E1858号房间,在这里,唐小爱感觉像是坐牢。

    “咦,我们是‘邻居’啊?”正在她对面开门的另一个高大男生,突然说道。

    唐小爱转过身,看见今天上午和她一起训练的那个男人,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嗯。”

    “我叫小希,很高兴成为你的‘邻居’。”那个约莫二十二岁左右的男生,友好的伸出手来。

    唐小爱只是碰了碰他的指尖,挤出一点笑容:“我是唐小爱,你好。”

    说完,她就准备开房门回去休息。

    “你也是模特出身?”名叫小希的男生,无视她的冷淡,很热情的问道。

    “不是。”唐小爱刚刚才从KIKI的口中得知,18楼住着的全是平面模特,A区还有顶级名模,只是他们很忙,每天要参加各种商演,为公司赚钱。

    “哦……这一层都是模特,我以为你也是……”小希依旧很热情,也许在这里,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

    “我有些累,晚安。”唐小爱毫无精神,打开门,走进去,对那个高高大大身材健美的男生微微一笑,说完,关上了房门。

    靠着房门,看着如同旅社般的员工宿舍,一张大床,一个电脑和电视,还有洗浴间……没有一丝家的温暖,像极了旅社的布置,让唐小爱的心乱糟糟的。

    不知道在这里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也不知道她会遭遇怎样的未来。

    ******

    秦峻宁仿佛消失了一般,这两天一直没有出现。

    唐小爱想要回学校上课,向上级主管申请,却被无情的打了回来。

    主管要求她服从公司命令,至于学业……有了这么好的事业,不需要再去学校浪费青春,所以,可以考虑休学或者退学,总之,不准离开公司半步。

    对沈墨来说,唐小爱现在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谁都找不到她。

    连手机也一直关机。

    现在学校里对她的流言蜚语更多,有人说她真的被富商包养了,有人说她接受不了被学校处分的事情,所以离开了……

    不过,学校的处分已经被沈墨摆平,关于那天的事,院长答应不再追究。

    沈墨也好难受,和一群哥们在外面喝的昏天暗地,直到他的母亲意外出现。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生,看看你成什么样了?这几天好好在家里休息,不准去学校。”沈妈妈看着烂醉的儿子,叹了口气,“这世界上没什么放不下的事,再过十年,回过头看看今天,你就知道自己有多幼稚……”

    “那个女孩不适合你,也配不上我们家,乖乖的忘了,妈妈以后给你找个家世好长相好的上层名媛,比起小镇的粗野丫头不知道要金贵多少……”

    沈墨趴在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他现在只想要唐小爱。

    唐小爱软软的唇,软软的眼神,软软的温柔……

    他要把失踪了的唐小爱找出来!

    而此时的唐小爱,正想方设法的逃出大厦。

    她今天没什么活动,上午结束培训,下午可以休息半天,所以,还能偷偷地溜回学校。

    只是这边的保安措施太严格,因为是传媒总部,为了避免被狗仔和娱记混进来,平日出入都必须要有通行证,而唐小爱申请不到通行证,要在严格的监控设施下偷溜出去,比登天还难。

    “小爱姐,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KIKI一直叽叽喳喳的跟在唐小爱身边,她倒是很喜欢这个安静的女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带着心计。

    “嗯。”唐小爱没心情说话,她签合同那天,又从秦峻宁手里预支了十万元,一共欠了他二十万,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还。

    虽然家里的燃眉之急解决了,多了的几万,唐小爱放进了弟弟的户头,嘱咐他有什么事就取出来用,但是,欠债的感觉很痛苦,尤其是卖身还欠债的感觉……

    “不过,在这里少说话多做事是对的,可惜我就是改不过来……不然,我早就成主唱了!”KIKI毕竟年纪小,又没什么文化基础,说话做事虎头虎脑,率直的很。

    “这里全部都是电子监控。”唐小爱走在林荫小道上,突然说道。

    “是呀,为了防止无孔不钻的狗仔和媒体,还有便于监控我们……其实这里很像……监狱。”最后两个字是对着唐小爱的耳边低低的说,KIKI吃过亏,知道乱说话会受到责罚的,“但是,这里的条件实在太好了,什么都应有尽有,而且,还能看到无数金主……我有时候想,就算签约期间一个通告都接不到,也比在外面工作舒适,你说呢?”

    “我不觉得。”唐小爱在默默研究着怎么才能安全溜出去,她看到周围的高墙和不时路过的保安,眉头皱了起来,这里真是进来容易出去难。

    “为什么不觉得?你看这里的自助餐,游泳池,歌厅,医疗室,乐器设备一流,还有游乐场电玩室,晚上累了回去躺在浴缸里看电视或者上网……”

    “KIKI,你签约了几年?”唐小爱打断她的话,问道。

    “五年。”KIKI如实回答。

    “从十九岁到二十四岁,对女生来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如果在这种地方当米虫……五年后还能做什么?”唐小爱的眼光很长远,她一直都觉得在娱乐圈等同于吃青春饭,真正有机遇的人有几个?

    屈指算来,能够持续二十年活跃于娱乐圈的人很少很少,许多小明星能嫁个家境富裕的好人家已经算不错的归宿。

    而对一个想要从事另一个行业的人来说,将二十多岁的青春,埋葬于这种监狱般的地方,每天做着米虫般的生活,慢慢消磨了意志和进取的锐意……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不要这么说,人生不就是为了享乐嘛……哎,你看那辆车!”KIKI突然拽着唐小爱的手尖叫起来,前面不远处有一辆纯白的兰博基尼,美丽的车身弧度在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光芒,“全球限量版的兰博基尼,听说上亿美金都买不到啊!”

    “小爱姐,怎么样?我说在这里随时都能遇到有钱人吧?看看这个车牌号,再看看这辆车,只要搭讪上里面的车主,这辈子也不愁吃喝了。”KIKI掌心都是汗,兴奋的往那辆车凑去,“你知道怎么搭讪这种有钱人吗?”

    唐小爱摇头,她没兴趣搭讪,只想快点回学校,处理未完的学业。

    “看我的。”KIKI虽然年纪很小,但是显然在搭讪方面比唐小爱要厉害的多,而且胆子也大的多,做任何事都不考虑后果。

    等那辆纯白的兰博基尼快开到眼前时,KIKI突然脚一扭,像是崴了脚,拉着不设防的唐小爱,摔倒在路中间。

    唐小爱被她用力一扯,因为没有防备,也单膝跪倒。

    雪白的兰博基尼在他们面前一个急刹车,车门自动打开,里面走下一个男人来,有些关切的询问:“小姐,没事吧?”

    “哎哟……脚扭了……”KIKI对男人撒娇时,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娇嗔和风情,看的唐小爱都愣住了。

    “能不能拜托你帮忙,拉我一把?”KIKI对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伸出了手。

    而唐小爱这才回过神,赶紧松开她的胳膊,站起身走到一边,有些尴尬,不知道现在该不该丢下KIKI离开。

    坐在车后排的一个男人,也穿着深色的西装,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深沉如海,不动声色的看着前面一幕。

    走下车的那个人,是钟御卿的专人司机,名叫蓝逸,今年刚好到而立之年,成熟稳重。

    他不仅是钟御卿的司机,还是他的私人保镖和助理之一,帮他安排一切出行。

    钟御卿的眼神落在一边站立不语的年轻女孩身上,他在那夜之后,没想到以后他们会频频见面。

    现在的她,和前几天的迎接晚会上又不一样。

    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青春的脸上,那双眼睛依旧很安静,清澈的如同初雪融化。

    “……能送我去医疗室吗?”KIKI误以为开车的人就是金主,正在极力勾搭着蓝逸。

    “对不起,这位小姐应该没事吧?可以送你过去。”蓝逸很为难,钟御卿赶时间去飞机场,他不能耽搁太久,所以蓝逸转过头问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唐小爱。

    KIKI立刻对唐小爱使眼色,示意她不要答应。

    “啊……我……还有其他事……再见……”唐小爱接到KIKI的眼神,更觉得尴尬,她不太会说谎,所以一边说一边往前面走去。

    “蓝逸,你送受伤的小姐去医疗室。”后面的车窗突然滑下,钟御卿磁性优雅的声音传了出来。

    蓝逸跟着钟御卿很久,对他的一些习惯也很了解,所以立刻扶起KIKI,微笑的说道:“小姐,我送你去医疗室,小心点。”

    唐小爱快步的走着,她不知道这里还有多少像KIKI这样的女孩,一心只想生活无忧,钓个金龟婿……

    总之,这里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