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2本章字数:3551字

    “沈墨,住手,听我解释!”唐小爱真的很惊慌,因为沈墨疯了……

    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去解她的牛仔裤。

    这一幕让她想到几则相似新闻,什么富二代报复女友,当街强暴……

    “你还要我怎么对你?唐小爱,这辈子我从没被人抛弃过,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沈墨将她压在车头上,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的低低说道。

    他已不是单纯的失恋痛苦,还有那种被背叛被伤害的感觉……

    “沈墨,求你不要乱来,我……我真的有苦衷……”唐小爱无法对他说,是他妈妈逼着自己分手,只能哀求着,请他镇定点,不要在同学和钟御卿面前做出可怕的事情来。

    “坐在兰博基尼里的苦衷?”沈墨狠狠咬上她的唇,一双充血的眼睛里满是愤怒。

    他要在这辆限量版名车面前,将她摧残了。

    唐小爱看着苍蓝的天,她当初不该碰爱情这枚毒药……

    钟御卿看到一颗晶莹的泪,落在他的车上。

    那夜,她在昏醉中,也哭过,当时他摸到她的脸,满手的泪水……

    终于,车门缓缓打开,钟御卿一只脚踏出车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他的身上,空气立刻静谧起来。

    墨镜虽然挡住了他的眼睛,可是那冷峻完美的面部线条,还是让人心跳加速。

    那些女生更是屏住了呼吸,唐小爱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在她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帅,一个比一个有钱!

    “我在赶时间,如果误了这趟航班,只怕你们学校承担不起损失。”其实这种事情不用他亲自出面,只要在车里打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可是钟御卿看到唐小爱眼角一闪而过的晶莹泪光,想到了那个沉醉的夜晚。

    沈墨扭过头,带着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盯着钟御卿。

    “另外,可以放了我的人吗?”钟御卿气度闲雅,与这群略带青涩的学生们丝毫不同,他的身上,写满了丰富阅历沉淀下来的成熟醇香和隐隐而发的威迫感。

    相比之下,虽然沈墨也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可明显在气势上输了一截,但是沈墨也有一个优势——比钟御卿年轻。

    只要年轻,就有无限可能。

    钟御卿的声音和墨镜后的眼神,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仿佛他天生就是领导者,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令人折服的风范。

    唐小爱非常的紧张慌乱,慌乱到她看见钟御卿下来,脑子都炸开了,连他说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她只想着怎么将沈墨劝平息,想着怎么阻止这一切,想着顶头上司的豪车得赔多少钱,想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沈墨慢慢松开了唐小爱,从她身上离开,一双暗红的眼睛,紧紧盯着钟御卿。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也许从没见过这样极品的型男,也许是因为钟御卿一向带着凝肃的领导气场,大家安静的能听到风的声音。

    “你的人?”沈墨扯了扯唇角,突然笑了起来。

    “一个好男人,不会将女孩弄哭。”钟御卿也挑起唇角,他有极漂亮的面部曲线,虽然有些冷硬,可是笑起来,却如同破冰的春风,带着天使般的光芒。

    他从来没让女人在自己面前哭过,除了唐小爱。

    那些想靠近他的女人都用尽了手段,尤其是上床的时候,更是妩媚妖娆,心中乐开了花,身体也如一朵花。

    “你以为自己是谁?”沈墨见他居然用老师的口吻和自己说话,突然一拳打了过去。

    沈墨一动手,周围的人肯定不会再傻站着,立刻都冲了过来当帮手。

    唐小爱双腿发软,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让身价千亿的钟御卿受伤……或者,让沈墨和这种人结怨……总之,一切都失控了,唐小爱死命的挤进人群里,身上挨了很多乱拳,也感觉不到疼痛,巨大的恐惧让她只想阻止这一切。

    “不要……住手……”唐小爱终于从人高马大的体育部包围中挤了进去,却看到让她说不出话来的一幕。

    不知道是谁,居然带着家伙来的,将钟御卿身上那套比黄金还贵的西服划破,里面的白衬衫,已经沾满了鲜血。

    而钟御卿的手中,则是握着那人的“凶器”,顶在沈墨的小腹下。

    他的唇边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有着雍容的气度,却让周围人不敢再乱动。

    “你们麻烦大了。”钟御卿轻轻叹了口气,他其实并不想和一群年轻的学生发生冲突。

    因为自己曾走过这样的热血冲动年纪,所以钟御卿不想太为难这群人。

    唐小爱紧紧抱住沈墨的胳膊,挡在两个人中间,她不会看到钟御卿墨镜后的那双眼,此刻有多危险。

    “沈墨,我求你了……”唐小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御卿扯到身边。

    “你应该求我。”这句话钟御卿是在心里说的,他的脸上依旧温和的带着从容笑意,盯着沈墨年轻愤怒的脸。

    学校的校警终于出动,连教务处主任也出面了,当他双手接过钟御卿的名片时,双腿明显在发抖,厉声对那群乱来的学生说道:“你们,全部去警局做笔录,然后,退学!”

    钟御卿说的没错,学校很难承担起他的损失,如果他想刻意为难的话……

    可是出乎意料,钟御卿依旧显得非常大度,他不想这种事情传出去,所以只是对教务处主任低语两句,将站在一边两眼发黑的唐小爱重新塞回车里,竟然就这么走了。

    唐小爱从校警出面到车子发动,一直都处在极度的混乱恐惧中,直到车在一个路口的红灯前停下,她才颤着声音:“你……受伤了……”

    “唔,没事,皮肉伤。”钟御卿看着时间,他已经赶不上飞机了。

    唐小爱伸手揉着自己的脸,心脏抽搐,她到现在血液都不通畅,全身发麻。

    而钟御卿开始打电话,说着她听不懂的专业名词,似乎在安排纽约那边的代表先去谈判,然后因为今天的变故,重新安排接下来的行程。

    唐小爱觉得自己今天闯祸了,她看着钟御卿胳膊上的长长血痕,心中紧张不安,充满了内疚个慌乱。

    “我帮你退学了。”钟御卿在不停的打电话,中间还抽空对她说了句话。

    “什……什么?”唐小爱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色,更加苍白。

    “退学,你觉得还能在那种环境下进行学业吗?”钟御卿的车,停在了一家私人医院门口,微笑的问道。

    “……”唐小爱闭上眼睛,今天真的一切都糟糕透了,可是,面对钟御卿的这种自作主张,她能说什么反对或者难听的话?

    钟御卿本来就是让人难以拒绝的人,加上他今天因为她受伤了,唐小爱本就愧疚无比,现在他又用为自己考虑的口吻说自作主张的事……

    唐小爱在后来平静了心绪下回忆,只能说钟御卿太会心理战术,完全是一只不符合他温柔外表的腹黑狐狸,不仅腹黑,还很闷骚。

    “……就这样先安排,晚上让他们留下来开会。”钟御卿挂断电话,转头看着捂着脸的唐小爱,她今天的心情很糟糕,不过换成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不会开心。

    “你不该先扶我下车看医生吗?”钟御卿半开玩笑的笑道。

    “啊……是的,对不起……”唐小爱不仅思维混乱,连语言都不会组织了,急忙下车,绕道驾驶位那边,伸出手,颤抖的扶上他的胳膊。

    换做其他女人,也许在这一刻会兴奋不已,可唐小爱来说,她除了紧张害怕之外,就是无尽的恐慌。

    因为她出身寒微,又欠了那么多的外债,无权无势,现在还让商界新贵受了伤……

    如果要自己赔损失费,就是做牛做马赚三辈子,也还不完啊!

    对从小就受苦长大的唐小爱来说,她非常非常的现实,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什么都从最基本的生活实际出发……

    手搭上他胳膊的瞬间,唐小爱突然又闻到那股淡淡的味道。

    刚才的车载香水将这丝独特的味道掩盖住,如今两人距离这么近,清晰的闻到那股夹杂在烟草味里的檀木香味。

    她到底在哪里闻过这样的味道?就像是曾经做过一个彻骨难忘的梦,梦中萦绕着的就是这样的烟草味。

    “真的对不起……非常对不起……你的医药费,我以后会双倍赔偿……”唐小爱在病房里,不停的道歉。

    她以为自己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遇到了一个宽宏大量的老板,却不知钟御卿并不是平白无故为她做这一切。

    他总是想起那个暗香袭人的夜晚,总觉得欠了这个女孩什么……

    而今天,为她受伤之后,钟御卿的心理才渐渐平衡。

    他对她的帮助足够了,以后不必再想着自己欠她一夜。

    “不必客气……”钟御卿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歉意的一笑,接起电话,又开始处理工作。

    唐小爱只能默默的坐在一边,等着他打完电话。

    她的脑子很混乱,眼前的大人物受伤,沈墨虽然没受伤但是却给学校添了麻烦,而她则被某人自作主张的退了学……

    更加可恶的是,被他这么自作主张的安排了学业,她连句反对的意见都无法表达,还带着感恩涕零的心。

    “对了,你虽然退学了,明年还是能够拿到毕业证和学位书。”钟御卿等着电话那边给他拿资料,抽空对她说道。

    “啊?”唐小爱今天的表现一直很白痴,她从没遇到这么一连串的糟糕事情,大脑已经不听话的罢工了。

    “你们学校表示对我要给补偿,所以,我就相应提出了点要求。”钟御卿在商界异军突起,不仅仅是因为他过人的精明头脑,还有他的处事方式。

    他虽然和这种艺术学院工作上没有太多联系,可是今天的事情只要他宽容点,让院长欠他一个人情,以后说不准还能用到这所学院,对一个商人来说,有些退让是为了以后更大的跨步。

    “你……”唐小爱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她平时很淡定,但是在这个人面前,总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感觉情商开始变低。

    钟御卿竖起手指放到唇边,示意他又要听电话。

    “所以你不必再回学校,也不用参加各项考试,校方会准备好你的毕业证和学位证。”钟御卿对那边说完电话,就立刻对唐小爱继续说道,“与埃斯克罗签了合同,本来属于自己的时间就很少,如果偷溜出去被抓住,更得不偿失。你要是想继续进修,可以在公司学习,两不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