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2447字

     “唔,所以你想好了,准备……”秦峻宁突然站起身,唇边挂上坏坏的笑容,凑到唐小爱的耳边,低低的问道,“为事业献身?”

    他的声音不大,刚好可以让坐在一边的钟御卿听的清楚,秦峻宁说完,不等唐小爱做出反应,立刻伸手搂过她的肩膀:“好吧,我不介意午餐前来一些甜点。”

    “咦?呃……”唐小爱今天的反应很迟钝,可能是她一直分心,紧张钟御卿会突然说医药费之类的事情,所以直到秦峻宁搂着她的肩,将她推到餐厅门口时,才满脸通红的说道,“不……不是……秦总你误会了,我是……”

    “我怎么会误会?是这个现实的圈子让你想通了才对。”秦峻宁的手上力道很大,箍的唐小爱肩膀发疼,他将唐小爱推出门之后,走到专用电梯前,硬生生的将她塞了进去,原本挂着一丝微笑的脸上,刹那间变得阴沉下来。

    “唐小爱,你没有看见我正在和朋友吃饭?就算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潜规则你,也先去洗洗脸,梳妆打扮在床上躺好……”秦峻宁满腹的怒火,爆发出来,将她扯到电梯的镜子面前,“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从头到脚,有什么值得我去潜?”

    “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搅,只是……”唐小爱被他的怒气弄的手足无措,她有些慌乱的看向镜子,里面的少女唇红齿白,容貌说不上绝色,可五官轮廓很清晰,清秀里透着一股温润静雅的书卷气,穿的虽然不是名牌,但是也算整洁舒服,也没那么不堪吧?

    “但是你的确打搅了,而且让我非常生气!”秦峻宁一字一顿的在她耳边说道。

    “我真的……”

    “你真的很想接工作的话,今天晚上八点,跟上剧组去非洲。对了,不是去拍摄外景,正好剧组缺一个打杂的小助理,你可以提提包拿拿水跑跑腿。”秦峻宁一口气说完,电梯门也打开了,他将唐小爱推到外面,自己仍然站在电梯里,阴沉着脸色,按向关闭键。

    “秦总,那劳务费是多少?”唐小爱在电梯门关闭之前,有些突兀的问道。

    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有劳务费。

    而且,她本来就不是公司准备力捧的新人,没有那些被宠出来的性格,最多当回到了以前打工的时候,洗碗刷盘子当保姆……

    秦峻宁的表情有些扭曲,好在电梯门立刻阻隔了他的怒气,否则,他一定要把唐小爱再扯进来暴打一顿。

    居然问劳务费?!

    给剧组打杂当苦力的人,还敢对着顶头上上上司,理直气壮的问劳务费!

    秦峻宁快气的爆炸了,他甚至想让剧组把唐小爱丢到非洲的食人部落里,永远都不要再看到她那张无辜的脸。

    而钟御卿依旧闲雅的用餐,等秦峻宁铁青着一张脸回来后,淡淡的开口:“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你以为真的会潜她?我才不会对那种女人有兴趣!”秦峻宁还在恼火唐小爱最后一句话,他怎么会签了这样一根筋的艺人?

    哦,对了,不是他去签的,是因为身边的男人拜托。咦?这么说来,刚才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咳……”钟御卿轻轻咳了一声,好友的话似乎在针对他,不过那天晚上……回忆确实很美好。

    她的身体年轻紧致又柔软,醉后的反应也挺可爱。

    想到这里,钟御卿突然感觉小腹升起一股热流,他立刻端起白开水,浅浅的抿了口,这是怎么了?竟然大中午的想起不该想的事情来,难道是最近太忙于工作,没有找女人放松一下身心?

    “劳务费劳务费,真是个怪胎!”秦峻宁没有发觉钟御卿刚才细微的变化,他恨恨的低声自语。

    “什么劳务费?”钟御卿闲闲的问道。

    “和你没关系。”秦峻宁太生气,和钟御卿说话时候都没什么好语气,他也不希望钟御卿插手自己艺人的事情,所以立刻打岔,“下午去打高尔夫?”

    “我还有其他安排,你可以随便挑个女明星当你的球童。”钟御卿半开玩笑的拒绝,他很想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秦峻宁脸色这么差,可又不便开口询问。

    因为虽然和秦峻宁无话不说,但是在唐小爱的身上,钟御卿保留了很多话。

    他没有对秦峻宁说那夜具体发生的事情,本来以为自己和唐小爱今后就是陌路人,可心念一动,为她铺了一条锦绣大道。

    如今偶尔碰见,竟有些特别的感觉。

    也许因为她不知那夜的男人是谁,也许是因为她安静沉默的性格,也许因为她的眼睛太过清澈……

    也许,钟御卿从没有遇到对自己的身份那么淡然处之的女生。

    总之,他觉得她很特别,或许有一天,能在秦峻宁的魔手变幻下,化蛹成蝶,大放异彩。

    ******

    ******

    “小爱姐,你确定是去非洲当拎包助手,不是去当女主角?”KIKI看着唐小爱收拾着包,不相信的问道。

    现在几个人都聚在唐小爱的宿舍里,就连朱婧也跟了过来,想听听八卦。

    不过他们在餐厅看到秦峻宁气急败坏回来的脸色,也猜到唐小爱肯定惹毛了老总。

    只有KIKI这种粗线条单细胞的人,还在不相信的询问。

    “当包的女主角。”甜甜撇撇嘴,说道。

    “你们谁知道出差去非洲的劳务费是多少?”唐小爱只想着快点还债。

    “有没有搞错?还想着劳务费?只要不把你丢在那边就谢天谢地了,惹毛了顶头上司还敢要劳务费?”小希在帮唐小爱收拾东西,他细心如发,与大大咧咧的KIKI形成强烈对比。

    “去非洲出差一周的话,拎包小助手的劳务费并不高,所有的补贴加在一起,大概最多也只有三四千人民币,而且有的东西不能报销。”朱婧似乎有点经验,说道。

    “那就是每天补助五百元左右?”唐小爱一点也不嫌钱少,反而很开心,如果能经常这么出差,只当拎包助理,也能赚到不少外快啊。

    要是每天都能出差的话,刚好两年就还债了……

    “反正当工作人员很辛苦,劳务费拿得不多,还可能天天被上面的人呼来喝去欺负。”朱婧比她们稍微好点,不算是新人了,偶尔接到通告,在外面接触的多了,怎么也算是三线艺人,对这些事了解的更多。

    “小爱姐,要不……就说你的护照找不到了?”KIKI觉得这一次唐小爱被派到那么远的地方,他们都有责任,因为当时大家怂恿,没有想到秦总会发火、。

    “那她会死的更惨。”甜甜打断KIKI不靠谱的想法,“就当去看看风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嘛。”

    “非洲很可怕哎。”KIKI觉得唐小爱要是到了那里,肯定被晒成包青天回来。

    “对你来说哪里都很可怕。”甜甜其实和KIKI认识的更早,她们都是在唐小爱来之前进入公司的,所以彼此说起话来更加肆无忌惮,说着还白了KIKI一眼,示意她不要再乱说话了,然后扭头对唐小爱说道,“说不准小爱找个非洲酋长一起私奔了,秦总想找她都找不到。”

    东北姑娘开的笑话显然不受欢迎,至少其他人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而唐小爱几秒后,干干的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