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2318字

    然后那天看到秦峻宁将唐小爱带走之后,回来的脸色异常难看,他虽然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凭借天生的心理揣测和商场冷读术,以及和秦峻宁多年的熟悉,也猜测到唐小爱肯定倒霉了。

    所以,他让人查了一下唐小爱最近的工作安排,果然被派往了非洲。

    所以他就顺便来南非谈一笔生意,定的酒店就在这里,虽然不是刻意安排,但是当接到剧组里自己人的电话,汇报她的情况时,钟御卿庆幸自己离她这么近,可以很方便的调动警方和这边人手,及时解救了她。

    否则等剧组那边的人,恐怕她早就死在巷子里。

    缓缓凑近她,钟御卿不得不承认,在对女人方面,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对唐小爱的特殊照顾已经超过了以往对任何女人的态度,只因为她那夜带来的馥郁芬香。

    但是,仅限于身体上动情的感觉,他在感情上,没有任何女人能让他动心。

    她的脸已经被人擦洗干净,总统套房里有二十四小时管家,任何需求只要对他们说,都会安排的稳妥贴心。

    所以唐小爱现在的身体也被擦洗的干干净净,穿着丝绸睡衣,昏睡在柔软的大床上,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另一种危险。

    在半个月前,秦峻宁曾将他领到一个房间里,唐小爱也是这么躺在他的面前,可是他没有伸出手,因为在好友面前,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失态。

    如今,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品尝眼前的美味,重温那一夜的美好。

    长长的手指从她受伤肿胀起来的脸上划过,钟御卿的床上躺着的都是千娇百媚性感火热的女人,还从没有这么稚嫩单纯的女生。

    而且那张脸还受了伤,本就不算绝色的清秀容貌,更不该引起自己的兴趣。

    钟御卿确定自己是留恋她的身体,而不是这个人,或者这张脸。

    他伸手关了灯,立刻时光倒流回那个微醺的夜晚。

    黑暗中,只要不看见她的脸,手指从她的纤细的脖子一路下滑,所勾勒的曲线果然无比妖娆诱惑。

    她的骨骼异常秀美,纤秾合度,所以包裹在厚厚衣服里的身材,在袒露的瞬间,才会那样让人心惊沉迷。

    钟御卿的手指走到她的小腹中间唐小爱突然惊喘一声,仿佛在噩梦中受到惊吓,却没能挣脱那噩梦醒过来。

    钟御卿的手指停住了。

    他如果今晚再次吃了她……

    等她明天醒过来,会不会以为他和那些巷子里的禽兽一样?

    钟御卿一向不会做赔本的生意,他思索了两秒,从被子里抽回手来。

    她的身体很对自己挑剔的胃口,如果每次都这么做贼般的吃了她,总会被她发现,像她这种耿直又保守的性格,可能只会觉得自己卑劣无耻。

    如果能用更好的方法让她上床,钟御卿当然不会用下下策,诸如胁迫利诱这种低级手段,只有秦峻宁喜欢用。

    他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床伴。

    在自己有需求的时候打个电话,她就能像忠实的小狗一样跑到他的面前,主动讨好求欢,想想那场景,就觉得很不错。

    钟御卿在黑暗中忽闪着锐利的双眸,他决定找个固定的床伴,而不是一时的泻火工具。而且,每天换不同的女人也很腻味,加上有的女人像牛皮糖,上了就甩不掉,会更让他烦心。

    唐小爱的性格很不错,不争不抢不贪心,顺其自然又很低调,也不需要花费精力去应对,做自己的床上情人再适合不过。

    念头打定,钟御卿决定忍耐一夜,等到她醒来,在这几天内,就让她主动成为自己的情人。

    他相信,没有女人能逃得过他撒下的情网。

    尤其是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更逃不出他的掌心。

    *******

    唐小爱脑门很疼的醒过来。

    她做了无数纷乱可怕的梦,梦中自己被一群坏人追打,被按在地上施暴,然后突然就变成了元旦的那个可怕夜晚,身体传来钝钝的疼,让她难以忍受……

    等唐小爱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吊着的大大的水晶灯时,以为自己还在继续着凌乱的梦境。

    只是额头和嘴里那么的疼,如果是在梦中,应该感觉不到这样真实的疼痛才对。

    扶着额头缓缓撑起身,高档丝绸的睡裙触感很柔滑,贴在身上犹如另一层肌肤。

    唐小爱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躺在一个装潢豪华精美的卧室里,整个房间都散发着淡淡的怡人的天然花香。

    慢慢的下了床,唐小爱走到窗户边,还没伸出手,自动感应调节光线的窗帘就缓缓升起,明媚耀眼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扑了进来,将她包围住。

    唐小爱闭上眼睛,过了很久才适应阳光的明亮。

    看到外面的景色,她微微张开嘴,这简直就是梦境——窗外可以看到海景,视野极为宽阔美丽,白色的海鸥在蓝天碧海中间飞翔,那姿势要有多美就有多美。

    唐小爱呆呆的看着美丽的海景,好半晌才回过神,努力回忆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将她带到这里来。

    只记得被几个醉醺醺臭烘烘的人围住,然后自己就晕了过去。

    是剧组的人找到她了吗?

    或者……是秦峻宁?

    唐小爱想到这里,立刻转身往外走去。

    这套总统套房很大,打开卧室的门,外面一个很大的休闲区,简直就像个小型俱乐部,只差一个游泳池。

    临近落地窗的一边,放着休闲躺椅,上面正坐着一个英俊的男人,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在打电话。

    唐小爱一看见那张脸,立刻心跳加速……原本以为是秦峻宁或其他好心人救了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救了她的人竟然是只有过三面之缘的钟御卿。

    钟御卿听到响动,转过头,看见唐小爱赤着脚站在卧室的门前,正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他对唐小爱微微一笑,指了指她的脚,因为听电话不方便说话,只是示意她快点去穿上拖鞋。

    然后又低下头,看着腿上的电脑本,在上面记录着什么。

    唐小爱很失礼的愕然的盯着钟御卿的侧脸,阳光懒懒散散的撒在他的身上,为他笼上了一层不真实的温柔光芒,他本来就英气十足,而现在认真工作的模样更是让女人招架不住,性感的让人要喷鼻血。

    就算唐小爱这种内向保守又慢热的女生,都被眼前的男人迷住,仿佛他是一片很美很美的景色,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甚至这景色中流连忘返,想搭建房屋住一生。

    钟御卿知道唐小爱一定很惊讶,因为她不会想到昨天的“英雄”会是自己。

    他本来就魅力十足,英俊多金又对女人温柔,只要他有意,根本没有女人能抵抗他的诱惑。

    所以,在这里要工作四五天,让她主动送上床对钟御卿来说,小菜一碟。

    唐小爱坐在华美的餐桌边,有些局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