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2426字

    她在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被脸上的伤吓了一跳。

    额头已经止了血,但是只上了药膏,并未包扎,所以看上去更可怕。

    而她的左脸还有些红肿,上面的手指印没有完全褪去,嘴唇也磕破了,微微肿起,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现在,坐在这么豪华的房间里,面对这样的优等男人,唐小爱第一次有自卑的感觉。

    以前就算是面对条件优秀万人喜欢的沈墨,她也不会这么不自在。

    可能和钟御卿之间的差距太大,也可能眼前的男人算是她的顶头上司,唐小爱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仰望苍鹰那样,对钟御卿有着莫名的敬畏感。

    还有敬重和崇拜。

    就像看着自己的偶像和恩人。

    “你一定饿坏了,多吃点。”钟御卿很绅士,笑容温雅迷人。

    他对任何人都很绅士,哪怕是自己的对手或者敌人。

    商场中,“银狐”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

    “谢谢。”唐小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虽然比同龄人成熟,但是在钟御卿面前,总像个小学生。

    “因为你受了伤,所以我让管家安排的都是容易嚼食的东西,不必担心会牵动伤口。”钟御卿今天不忙,只有晚上一个会议要参加,早上他已经安排好一切,所以可以当做休假,来享受清闲的一天。

    “谢谢。”唐小爱还是这两个字,她被对面男人性感滚烫的眼神看的想钻到桌底去。

    也许他看每个人的眼神都是专注认真的,但是唐小爱只要碰触到他的目光,脑海中只会浮出一个词——“性感”。

    这个男人太有魅力,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人迷醉的风度气场,那种经历过风雨沉淀的眼神,虽然会掩藏住锋利的光芒,可依旧让人不敢对视。

    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性感到骨子里去呢?

    哪怕是做讨厌的事情,也优雅性感迷人的让人流口水。

    唐小爱自认是个很慢热很冷静很理智的人,对长相容貌并不是很关注,她喜欢沈墨,最大的原因并非他俊朗的外表,而是沈墨的性格。

    她是个安静沉默的人,沈墨和她却相反,对任何事情都有着激情,青春飞扬,让她羡慕。

    是性格上的差异,像磁极一样,吸引着她。

    可钟御卿却不是因为他绅士优雅的举动,纯粹只外形,就像磁铁,牢牢吸引了女人的目光。

    终于,钟御卿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一边接电话,唐小爱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点。

    刚才被他一直端详着,她虽然很饿很饿,但是根本不敢放开了吃,每个举动都经过考虑,生怕在他面前丢脸。

    现在钟御卿走到沙发边背对着她接电话,她立刻狼吞虎咽没有任何形象的大吃起来。

    钟御卿从玻璃反光上,看到她难得的凶猛的相,忍不住微微挑起唇,他见过太多的淑女名媛,像她这种出身低贱贫困的女孩,倒是挺有趣。

    听到钟御卿说完电话,看见他准备转身,唐小爱急忙吞下口中的食物,拿起餐巾纸挡住嘴,硬生生的压下想打嗝的感觉。

    “我吃饱了……”唐小爱被最后一口食物噎住了,几秒后,僵硬的站起身说道。

    然后,习惯性的收拾着桌上的剩菜残羹,被钟御卿立刻制止。

    “这些有专人收拾,你不要碰。”

    “啊……好……嗝……”唐小爱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嗝,立刻脸红了,恨不得在优雅完美的男士面前钻到地缝里去。

    没办法,谁让钟御卿太优雅,总是会让身边的人自惭形秽。

    “你很喜欢脸红。”钟御卿轻轻看了她一眼,伸手示意她去休闲区休息一下。

    唐小爱急忙摇头,随即觉得反应不对,又急忙点头,窘的说不出话来。

    她虽然很内向文静,但根本不是胆小害羞的人,即便面对数万人的大礼堂,也不会腿软发抖,不用稿子都能即兴发挥。

    可是面对钟御卿,她总是害羞,觉得他才像个真正的巨星偶像,有着难以描述的巨大磁场,会干扰到她的脑电波。

    “你的反应很可爱。”钟御卿很少看见这么爱脸红的女生,也许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都顶着完美无缺的妆容,厚厚的粉底和腮红掩盖了她们原本的模样,所以即便脸红,也被化妆品遮挡住,无法看到真实的模样。

    而每次看到唐小爱,她都会害羞,总是回避自己的眼神,想躲的远远的模样。

    居然有女人看到他会想躲开,哈!

    “啊……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唐小爱思维都被他打乱了,原本吃饭时想着怎么道谢,可一看他坐在自己的旁边,就语无伦次起来。

    “恰巧路过而已。”钟御卿微笑,不想让她知道其实自己有人在剧组里监视着她。

    “真是太巧了。”唐小爱都觉得巧的不可思议。

    如果在国内还有可能这么巧,毕竟是一个城市。

    可这里是非洲,非洲的一个她叫不出名字的城市,据说还是个大城市,城区很大,巷子众多,她被欺负的时候,正好有个天神从天而降……

    真像是在拍电影。

    “幸好及时,否则你可能……”钟御卿没有往下说去,为她倒了杯玫瑰茶。

    “真的很感谢你……对了,他们那么多人,你……没受伤吧?”唐小爱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害得他和他那匹价值千万的座驾受了伤,立刻紧张的问道。

    怎么感觉自己欠了这个男人好多好多恩情?

    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还他。

    “每次遇到你,好像都会出一些状况。”钟御卿对她露出迷人的笑容,顿了顿,说道,“不过好在这一次没有,我正好和这边的一个行政长官在一起,所以比较幸运。”

    “那太好了,要是你再受伤,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偿还这份恩情。”唐小爱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突然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剧组会不会找她找疯了?

    “那个……可以借用一下电话吗?”唐小爱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要打给谁?”钟御卿正在想着她说的“恩情”两个字,他本来想用玩笑的口吻说,可以用感情偿还,但是觉得唐小爱这种认真保守又慢热的性格,一定会大惊失色,所以还是慢慢暗示的好。

    而且,他暂时不想吓着她,小火熬粥慢慢香,他享受捕猎的过程。

    “我和剧组走失了,所以想报一下平安。”唐小爱避开他滚烫的眼神,如实回答。

    “哦……不用了,我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钟御卿还想着惩罚一下好友秦峻宁的粗心大意,所以立刻说道,“顺便还帮你请了假,你受伤了,不能再跟他们东奔西跑,就住在这里养伤。”

    “啊?”唐小爱在看似优雅绅士,其实精明强势的钟御卿面前,总觉得自己像个小学生,什么都被他自作主张的安排妥当,却又没法说出什么有意见的话来。

    这种情况从他帮自己退学开始,她就感觉到了。

    无论他做多么不合情理的事,都让人近似迷恋和崇拜,至少当时无法拒绝。

    “这几天就住在这里,我已经派人去拿你的护照了,到时候我会带你回国。”钟御卿微笑的说道,“不用担心,就当是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