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2324字

    就像是两种不同类的东西,怎么拿来比较?

    “我只是随便问问。”钟御卿不动声色的看到了她眼里的错愕,知道她心里从没有把自己归到“可发展对象”里面去,他立刻结束这个话题,不想听到自己不要的结果,“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唐小爱正在想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听到钟御卿话锋一转,急忙点头:“是的,已经快好了,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感谢你。”

    她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这个男人的恩情,钟御卿要什么有什么,从不缺物质上的东西,所以唐小爱只能不停的表示感激。

    “药膏很管用,明天可能伤疤就会完全消失。”钟御卿站起身,将药膏拿过来,回到唐小爱的面前,那架势好像是要为她上药膏。

    唐小爱立刻就紧张起来,她急忙也站起身,有点结巴的说道:“我……我自己来……谢谢你……”

    “你对其他人也总是这么客气吗?”钟御卿将软膏打开,中指沾了一点,往唐小爱的额头抹去,低低问道。

    他的声音异常磁性,有种夜风吹着梧桐叶的沙沙质感,加上那眼神,可以让女人浑身发麻酥软。

    唐小爱也像是被点了穴,身上发了麻,动也动不了,任他的手指轻轻揉着受伤的额头。

    自从昨天早上发现她“冒犯”了钟御卿之后,她这两天一直很尴尬,昨天晚上也不敢再去霸占别人的大床,就在沙发上躺了一夜,而钟御卿刚好很忙,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回来后也不停的开电话会议,稍微缓解了上次的乌龙事件。

    但是唐小爱依旧不敢和他离得太近,她从内心尊重这个救过自己的男人,从没有非分之想,现在只想着以后万一钟御卿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报恩。

    唐小爱没有想过,钟御卿需要她的,是身体。

    钟御卿看着她紧张的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投下温柔的弧度,如同春日的陌上,纤细的绿草透出的柔美色泽,让人看着心里就荡漾起痒,而那挺秀的鼻子下,是粉嫩的唇,颜色水亮红润,透着青春的健康色泽。

    他突然克制不住的想吻她。

    把她当成一块精美的糕点,全部吞入自己腹中,让她永远都别想出来。

    不过那样可能会把她吓坏,让她更迷惑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他想试着耐心一点的对待一个让自己想按倒的女人,看看是否她能带给自己更新鲜的感觉。

    唐小爱几乎屏住了呼吸,她开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被他这么温柔的上药膏,有点崩溃的感觉。

    为什么一个男人要完美温柔到这种地步?

    如果不是身份的差距,她这种思想保守的古代人,都要开始胡思乱想了!

    钟御卿有意离她很近,他感觉到唐小爱细微的战栗,她在死命的控制的呼吸,几乎快憋气憋晕过去。

    钟御卿喜欢看她这幅慌张青涩的小女生模样,这是成熟女人身上看不到的小女儿神态,很动人,弥补了他在青春年少时对女生的观察体会。

    所以他故意离得她更近,几乎身体碰到她的肌肤,却又巧妙地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让她能完全感受到自己身体的热度,又不会急急躲避。

    钟御卿能将情/欲玩在掌心,即便对方是男人,都会被他有意无意露出的风情和性感引诱的心律失调、荷尔蒙飙升。

    尤其是唐小爱这种古板又没多少经验的女生,被他的气息侵略着,额头上他的手指轻柔的按着自己的伤口,有点疼,但更多的是瘙痒。

    那种痒像是有生命的毛毛虫,从她的额上往心里钻去,痒到了心里还不够,继续往小腹爬去,最后竟然形成了一种电流,仿佛他按着的不是自己的额,而是她全身的敏感点。

    唐小爱脸色通红,因为憋气,脑瓜开始缺氧发晕,感觉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了。

    就在这时,钟御卿的手机响了起来。

    在钟御卿转身去拿手机时,唐小爱像是虚脱般的重重跌坐在沙发上,刚才那短短的二十秒,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晕晕乎乎的摸着涂上药膏的额头,她怎么可以被上个药膏,就觉得浑身要被融化了。

    天啊,她是被撞坏了大脑吗?钟御卿只是在关心的给她上药膏而已,为什么……竟然会胡思乱想?

    最不该的是,她怎么会像是被情人吻遍全身的感觉?

    “御卿,你现在哪里?”秦峻宁刚下飞机不久,攥着手机的指节发白,声音却很温柔的问道。

    “我最近一直在国外。”虽然那边的声音很温柔,但是钟御卿依旧敏锐的察觉到一丝怒气。

    “国外的哪里?”秦峻宁坐在车里,往这个城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赶去。

    难怪出动警力也找不到唐小爱,原来他的好友也在这座城市谈生意。

    秦峻宁一直忽略了大忙人钟御卿,直到昨天晚上,一个朋友无意说起钟御卿最近怎么待在非洲舍不得回来,猜测是不是被哪个非洲辣妹给囚住了心,秦峻宁才知道,钟御卿原来去了非洲。

    所以他立刻查了钟御卿的行踪,发现他就下榻在这个酒店里。

    “非洲,你也想过来晒太阳?”钟御卿直言不讳,反正唐小爱这件事上,是秦峻宁先错。

    他也知道秦峻宁找不到唐小爱,再听到自己在非洲的消息,一定会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只是钟御卿没想到秦峻宁会这么快找过来,他本来以为,像秦峻宁这么不够精明的人,至少要一周左右才能想到自己。

    “非洲的哪里?”秦峻宁忍着怒气,他要见面了再爆发。

    车子已经到了酒店门口,秦峻宁推开车门,一边打电话,一边怒气冲冲的往酒店里冲去,连迎宾小姐都不敢上前搭话。

    从专用通道直接到总统套房的门口,秦峻宁一脚就往门上踹去,粗鲁的站在门边的二十四小时管家大惊失色,急忙上前阻止他。

    “先生,请问你是……”管家用英文绅士的问道。

    “闭嘴!”秦峻宁已经在暴怒边缘,冲着绅士风度的黑人管家大喝一声,然后继续踹门。

    唐小爱在里面只听到粗暴可怕的踹门声,从心慌意乱里回过神,外面好像有一群准备烧杀抢掠的歹徒,她不由变了脸色,看向从容淡定往门口走去钟御卿。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朋友。”钟御卿对正拦着秦峻宁的黑人管家说道。

    黑人管家立刻松了手,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暴躁的年轻男人,似乎觉得很惊讶,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为何住在总统套房里的优雅绅士,会有如此暴脾气的朋友?

    朋友看上去更像是敌人。

    秦峻宁深呼吸,不想自己爆炸,他一把抓住钟御卿的领带,将他推到房间里,还没有开骂,眼神就被站在沙发边的清秀端正的女生吸引了过去。

    果然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