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2833字

    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门上,卧室门突然拉开,秦峻宁正捂着左脸,一脸怒气的往外走,看见她杵在门口,粗鲁的一把推开她,差点将她推倒在地。

    而床边站着钟御卿,背对着唐小爱,正在理领结。

    令唐小爱目瞪口呆的是,凌乱的无可复加的大床。

    每天这里都有专人打扫,床上非常整洁,可现在,床单几乎掉了一半在地上,被子也扔在另外一边,就像是……两个在床上做了什么可疑的事。

    因为床上还横躺着一根皮带……

    而钟御卿理领带的姿势,颇为暧昧,又性感的让人呼吸急促,让唐小爱赶紧别开眼睛,偷偷看向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捂着半张脸的秦峻宁。

    恰巧,秦峻宁也在瞪着她。

    唐小爱很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的移到另一侧,假装看外面的海景。

    钟御卿拿着皮带走了出来,秦峻宁还是和以前,只要准备开打,就喜欢扯了裤腰带当武器……

    他手背上被抽的火辣辣地疼,肿起老高,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唐小爱眼角余光看到钟御卿拿着皮带走出来,心脏又是一颤,虽然她不是什么腐女,可这幕景象实在太容易令人想入非非。

    尤其是两个同样都是英俊帅气的男人,更是让人不由的胡思乱想。

    钟御卿也不发一言的将皮带扔到秦峻宁的身边,然后坐到沙发上,端起唐小爱喝了一半的咖啡,一口气灌到肚子里。

    “舒服了?”钟御卿喝完咖啡,才开口说话。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这辈子最恨的是什么?”秦峻宁根本就不舒服,以前他们约定过,打人不打脸。

    他最宝贵自己这张媲美男明星的脸,现在居然被打伤,要怎么回去见别人?

    “你对我说过的任何话,我都没有忘记。”钟御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优雅,眼神专注的看着没好气的秦峻宁。

    唐小爱身上又起了鸡皮疙瘩,钟御卿真是电力十足,隔得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那刺啦啦的电流。

    他们之间果然不是一般的朋友,瞧瞧钟御卿温柔的眼神,再看看秦峻宁别扭的脸,完全是一个腹黑攻和别扭受……

    “但是我对你说过的话,你有几条放在心里?”钟御卿顿了顿,问道。

    啧,真像是小两口吵架,唐小爱浑身发麻,从没有这么觉得自己多余过,她都不忍心打破这么温馨有爱的场景,想悄悄逃离他们的两人世界。

    “是你先打我的脸!”秦峻宁咬着牙,移开了捂着脸的手,眼角一片青紫。

    “你总是这样黑白颠倒。”钟御卿叹了口气,按了按茶几上的召唤铃,用流利熟练的英文说道,“请煮几个鸡蛋送过来。”

    他没有具体指责秦峻宁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而是看上去非常大度的让人进来处理他的伤。

    但是,在按铃的时候,故意将自己红肿可怕的手背展现在秦峻宁的面前。

    这种看似大度,其实无声的谴责,是钟御卿的拿手好戏,他一向段位很高,情绪化又感情用事的秦峻宁,永远斗不过他这种高情商也高智商的腹黑王。

    果然,秦峻宁瞥了眼他肿起来的手背,冷哼一声:“那也是你的错,找到了我的艺人,却一声不吭……”

    “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你小心点,我自然也抓不住这样的空隙。”钟御卿做个停止的手势,他刚才重温了一下“校园时光”,心情有些感慨,不想再谈论这件事。

    “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再有机会钻空子!”秦峻宁撇过脸,看见唐小爱正想偷偷的溜到一边的健身室里,他立刻又生气的喊道,“唐!小!爱!”

    “在!”唐小爱立刻站直了身体,笔挺的回答。

    “过来,给我上药!”秦峻宁咬牙切齿的说道。

    都怪她,让自己受了伤。

    女人是祸水!

    尤其是钟御卿看上的女人,绝对是祸水中的祸水。

    唐小爱站在两个男人中间,觉得自己的命运又开始变得悲惨。

    原本以为自己的假期是秦峻宁批准的,可没想到钟御卿竟然没有给秦峻宁打电话,隐瞒了自己的事情。

    秦峻宁为了找自己,动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而钟御卿明明知道这件事,却远远看着……

    现在可好,两个人一见面就打了一架。如果不是唐小爱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想象,平时在外面衣着光鲜高雅绅士的老总,会从床上打到床下……

    用毛巾裹着滚烫的鸡蛋,在秦峻宁的脸上轻轻滚动,唐小爱觉得像是个女仆。

    而且还是个没地位没身份任人打骂的可怜女仆。

    “好痛!你会不会照顾伤患?”秦峻宁被烫到,立刻皱起眉呵斥。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唐小爱其实很想骂活该,可是债主不能得罪,现在如果不哄好秦峻宁,她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很难熬。

    “做什么事都不小心,连上街买水都能走丢,我真不该高估你的脑子!”秦峻宁没法将怒火发到钟御卿身上,就一直骂唐小爱。

    “小爱,帮我把早上的药膏拿来。”还是钟御卿绅士,看见唐小爱被凶的可怜,立刻解围,让她去帮自己那东西,离发怒的狮子远一点。

    “不准去拿!”谁知道秦峻宁凶巴巴的大吼,然后挑衅的看着钟御卿,“她是我的艺人,要服从我的安排。”

    唐小爱进退两难,她很想帮助自己“恩人”,可是债主在耍无赖,一副只要她敢动一步,立刻抄了她的家的表情。

    所以,唐小爱只好保持沉默。

    这种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方式,免得说错什么挨骂。

    “峻宁,你总是喜欢耍少爷脾气,现在自己已经是老板,不该再像以前那样……”钟御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惜话没说完又被打断。

    “我以前怎么了?原来你对我以前一直有不满?”秦峻宁特意飞过来,就是为了和他吵架,所以搬出不讲理的性格,“我就知道你最虚伪,心里有意见的恨不得杀了那个人,脸上还装的跟君子一样!”

    “不要上升到人身攻击。”私底下怎么吵怎么打都没关系,但是在一个女生面前说这些丢脸的话,钟御卿可不允许。

    不过也只有真正关系好到不分彼此,才会吵架打骂互相揭老底。

    “刚才早就人身攻击过了!我当初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个大腹黑,口是心非,口蜜腹剑,口……”秦峻宁还要说下去,一时想不到词了,于是怒怒的看向唐小爱。

    唐小爱见他看自己,一脸的茫然,结结巴巴的说道:“口碑载道。”

    “他像是口碑载道的人吗?”秦峻宁恶狠狠地瞪向唐小爱,真是个笨女人,骂人都用错成语。

    “那……你要说什么?口口相传,口齿生香,口吻生花……”

    “再说下去,你就会口舌生疮!”秦峻宁没见过这么会拆台的女人。

    如果不是钟御卿说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秦峻宁会一万分的怀疑唐小爱是不是已经被俘虏了。

    他既然签了她,就不准这种事情发生,反正唐小爱现在是他的人,就算想当别人的情妇,也得经过公司同意。

    否则,按照合同规定,钟御卿也难以救她。

    “好,我自己去拿,你别再骂小爱,这件事全是我的主意,她什么都不知道。”钟御卿站起身,决定不和少爷脾气的人计较。

    以前在学校,两个人的性格就截然相反,秦峻宁一向飞扬跋扈嚣张暴躁,他则是沉稳低调,这也和他们的家庭环境有关。

    当时秦峻宁的家很富裕,虽然算不上什么富二代,可也差不到哪里去,不愁吃喝,从小就被宠出来的坏脾气。

    而钟御卿的父母都是普通工农阶级,他能被国外大学录取,又自力更生,开始研究金融商业,全是一己之力。

    从某些方面来说,钟御卿和唐小爱有一些共通之处。

    两个人至少从小就习惯了独立,从不依靠别人,为人低调。

    “小爱小爱……你魅力不小嘛,这么快就勾上了绿嘉国际的总裁。”秦峻宁讥讽的对唐小爱说道。

    “秦总,我没有……你别误会,他是我的恩人……”唐小爱紧张的转过头,看看钟御卿有没有听到,幸好他已经走到卧室里。

    “所以无以为报只能以身报恩?”秦峻宁冷哼一声,打断她的话。

    “我没有……”唐小爱脸色通红,好担心秦峻宁的话被钟御卿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