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3本章字数:3132字

    然后赶紧跑出去。

    “想吸引别人的注意,总是用一招可不行。”秦峻宁依旧不悦,拧着眉头,刚才他应该去扶住那冒失的女人。

    可钟御卿的动作总是比他快一步。

    “未必,重复做一件事,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钟御卿的手在微凉的空气里收回,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秦峻宁,“难怪总是抓不住商机,该伸手的时候,犹豫什么?”

    “我根本就没想接那个女人。”秦峻宁的心情又变差了,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还要工作,没空和你闲聊,你自便。”

    这是秦峻宁第一次对钟御卿下逐客令。

    “我是说上一笔交易。”钟御卿表情依旧淡然,不咸不淡的说道。

    “钟御卿,你……”秦峻宁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克星就是钟御卿。

    每次他都会用腹黑的手段把他吃的死死的,令人火大!

    “你准备把新人雪藏到什么时候?”钟御卿不着痕迹的转化话题,“如果真的准备让她开始接工作,我想先用一下。”

    “什么?”秦峻宁的眼里闪过一道水光,这家伙还说对唐小爱没感情,一再接触同一个女孩,可不是雷厉风行的钟御卿的性格。

    “唔,网站想挑选出代言人,准备上各大电视台做广告,你那个什么化妆品的选拔赛不是没用她吗?所以我想……”

    “不行!我不准备让她这么快出道。”秦峻宁当即拒绝,他还没打磨好那块玉石。

    “唔,”钟御卿说话的时候,很少会被人打断,他也不喜欢被打断,“你一直想要的那辆法拉利限量版跑车,我预定了。”

    “什么意思?”秦峻宁斜眼看着身边不动声色看不出心思的男人。

    “一个多亿哦。”钟御卿像是在感叹,“而且未必有钱就能买到。”

    “如果开着它去电影节,一定被美女围困吧?”钟御卿说着,转身往外走去,“原本想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可你竟因为一个新人,对我这么薄情。”

    秦峻宁的面部肌肉开始抽筋,为什么……钟御卿总是能点中自己的死穴?

    好吧,他承认爱美人更爱名车,尤其是那辆跑车,他快想疯了。

    而且他对唐小爱根本不是爱,只是某种奇怪的关注而已。

    因为钟御卿“特别”交代的人,所以他才觉得她应该有更多的闪光点,才想多接近一点。

    “好啦!”秦峻宁狠狠的踹了一脚旁边的机器,他受不了钟御卿的诱惑,“你要借去多久?”

    “嗯,很快,过完年就还给你。”钟御卿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真像个天使。

    但只有秦峻宁知道,他才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宣传费另外算。”秦峻宁咬了咬牙,又说道。

    “全部由我来出。”钟御卿在门口停住脚步,笑着说道。

    “你觉得她值两个亿吗?”秦峻宁忍了又忍,最终没能忍住,咬牙切齿的问道。

    哪有新人刚出道就价码这么高的?

    就算是包养的情妇,床上功夫再好也不值这个价吧?

    “那辆车本来就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她嘛,我只是花个宣传费而已,不付报酬的哦。”钟御卿淡淡说道。

    “你……你……你剥削我的员工!”秦峻宁又被摆了一道,他面对这种商业精英型的腹黑男,毫无招架之力啊!

    “限量版跑车,换你员工几天,你觉得很吃亏?”钟御卿似乎有些讶异的问道。

    “你说那辆车本来就是要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该死的别跟我偷换概念!”秦峻宁差点又被他绕了进去,恨恨说道。

    “我们的友情既然值两亿的价格,借你员工用一下而已,你怎么能这么小气?”钟御卿又笑了起来,秦峻宁的脑筋永远没他这种纯粹的商业狐狸大脑转得快。

    “可你为什么要挑中她?我这里有更大牌的明星,号召力更强……”

    “符合我们绿嘉国际的形象啊,健康向上,有凝聚力,和静定而安的力量,不会太过侵略性的刺眼,又不会让人过目即忘,有文化底蕴的沉淀要和沉静的包容力……”

    “等等,你在说谁?”秦峻宁打断钟御卿的话,一脸诧然。

    “嗯,我想找的品牌形象代言人。”钟御卿眼里闪过一抹笑意,那个小女生不知道要被秦峻宁雪藏多久,不如给她找点工作。

    “钟御卿,你又间歇性的发神经了吧?”秦峻宁喃喃说道。

    “年底了确实要放松,否则工作压力会把人压垮。就像你刚才那样,对着新人找乐子。”钟御卿似乎永远和他不在同一个话题上,又似乎一直在聊同样的话题。

    “喂,我说……”

    “那么,明天上午我就会派人过来把她接过去,至于宣传和其他方面,都不用你来操心,年后会还你一个身价暴涨的新星。”钟御卿一向掌握着话语权,牢牢地牵引着别人的思想。

    温和的强势,不容拒绝的绅士,其实也是种变态的霸道。

    “你不准把我的新人毁了……”秦峻宁和老友过招倍觉吃力,尤其当老友想打他的主意时。

    “我不是说了,年后会还给你一个摇钱树,到时候赚到钱要感激我的话,我已经替自己选好了生日礼物。”钟御卿作为商界中的年轻“杀手”,可从不做亏本生意。

    “你……那辆车真不是白送的。”秦峻宁咬牙,瞧这只腹黑的狐狸,已经把他的生日礼物也想好了,到时候还得自己还人情,想占狐狸的便宜比登天还难。

    “那是我们的友情而已,我觉得这些年,我们俩之间可不只一辆限量版跑车的价值。”钟御卿挑起唇角,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你该不会要在你生日上痛宰我一次吧?我觉得差不多一栋别墅就够了啊,别给我太过分。”秦峻宁觉得自己又快被他套住了,立刻吼道。

    “没想到我在你心中,只是一栋别墅的价位。”钟御卿似乎有点遗憾和伤心。

    “不准算计我!”秦峻宁扭曲着一张俊脸,“晚上请我吃饭!”

    钟御卿不再戏弄他,微微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很愉快。

    ****

    唐小爱现在已经把自己武装到睡觉也衣冠整齐的地步,她实在不想再被突击的时候,遇到脱衣服这样尴尬的事情。

    清晨六点,床边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有时候在这里生活,就如同时刻被军训着,电话铃就是教官的口哨。

    还得防止某个助理突然破门而入,把她从床上直接拖到演播厅或者摄影棚。

    伸手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主管温柔的声音:“唐小爱,十分钟后赶到一楼西大厅。”

    唐小爱立刻从床上弹跳起来,直觉告诉她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因为主管尖锐的声音变得那么温柔。

    随便洗漱一下,唐小爱叼着牙刷套袜子,从衣柜里找外套时,看见钟御卿为她买的那件大衣——她从非洲穿回来了,一直放在衣柜里瞻仰,想想在非洲发生的那些事,恍若一梦。

    唐小爱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她好像昨天夜里还梦自己在非洲那个宾馆里,与钟御卿靠的那么近……

    真奇怪,她明明是个不爱幻想又很现实的人,脑瓜子也偏向理性思维,为什么偶尔会做一些暧昧不清的梦?

    还有曾经梦中不停出现的沈墨,怎么会无缘无故被挤出去?

    是因为他身上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气味吗?

    总觉得那种味道,曾在某个时刻,留在她身体的最深处,无法抹掉。

    匆匆赶到一楼的西大厅,唐小爱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还好,十分钟之内……

    平时不苟言笑的主管,此刻正笑得一脸甜蜜,对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献殷勤,很难想象主管大人五点多被公务骚扰醒,还能笑得如此热火朝天,看来这个酷酷的西装男,来头不小。

    “张主管。”唐小爱走到张娴身后,低低喊道。

    “哦,小爱啊,晚上睡得好吗?”张娴破天荒的用一种亲密的口吻和唐小爱说话,甚至还伸手帮她整理散乱的发丝。

    好在唐小爱一向很淡定,否则现在一定受宠若惊的避到一边。

    “张主管,有什么事找我?”唐小爱再次看了眼那个西装男,她瞄到了西装男领带上的别针,很璀璨夺目,深绿色,是绿嘉国际的标志。

    她对绿嘉国际当然很了解,且不说自己曾在那下面做过“胸模”,来到这里之后,被爱八卦的KIKI他们每天灌输关于绿嘉国际的事情,她知道在绿嘉,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身份标志,从最底层的员工到最顶尖的员工,都会佩戴一枚绿嘉国际的胸针。

    胸针的颜色,从最淡的黄绿色,到最深的墨绿色,标志着他们身份的高低。

    这个西装男子领带上的别针,是墨绿色,也就是说,他至少是绿嘉国际的高层人物,难怪目空一切的张主管会对他这么……娇媚。

    “唐小姐,我是张墨阳,绿嘉国际行销部负责人。”张墨阳掏出一张名片,礼貌的递给唐小爱。

    “我是唐小爱……”唐小爱感觉从绿嘉国际里走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威迫力,可能是因为绿嘉国际总裁的个性,导致了整个集团的人员,都带着领导者的某些风范。

    一边的张总管很想顺手接过那张名片,对她们来说,要是能傍上绿嘉国际的一些高层,那是一件相当完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