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4本章字数:3244字

    “别!沈墨,别乱来。”唐小爱伸手想拉住他,但是自己差点被牵倒,眼睁睁的看着沈墨抡起那个记者掉在地上的摄像机,往另一个狗仔身上扔去。

    也只有热血冲动的少年,才会做这么不顾影响的事情来。

    眨眼间,一片哀嚎声,所有记者都纷纷让道,眼睁睁的看着沈墨,也兴奋的拍着他,只是不再上前去。

    “沈墨,你会害死自己的!”唐小爱被他塞到计程车里,还没说完,唇就被堵上。

    “谁让你去做明星?知不知道你那些照片有多低级?”沈墨喘着气,将她按在椅子上,狠狠的吻着她的唇,全然不顾前面司机的表情,哑着声音,“喜欢男人对着自己的照片意淫?你觉得那样很有成就感?”

    “沈墨,你快停下,听我说……”唐小爱被他滚烫的吻灼伤了心脏,她无力的想要解释,却被他搂的更紧,吻的更深。

    “听你说怎么爬到别人的床上去?听你说陪了多少男人才取得这样的成绩?”沈墨的吻技很好,他可以一边品尝她鲜嫩的唇,一边间或的说话,“唐小爱……你可以真有本事……唔……一个半月而已,从元旦时坐在图书馆里哭的女孩,变成了让所有人关注的新星……真是漂亮的蜕变……每天晚上忙死了吧?”

    “不……沈墨……”唐小爱的声音断断续续,她还没说话,就被沈墨更猛烈的攻击着唇舌,快要溺死的感觉让她呼吸困难。

    “嗯……现在大家都说我有一双星探的眼睛呢……我怀疑会有一些男生觉得我配不上你,你成功逆转了……当明星的感觉怎么样?”沈墨突然狠狠咬住她的唇,直到鲜血渗出,充斥着整个口腔,他才放开唐小爱,像是个稍微发泄了悲伤的孩子,胸口起伏着,转过脸看着外面疾驰的风景,眼眸中流露出掩藏不住的难过。

    “沈墨……你忘了我吧……”唐小爱捂着受伤的唇,从惊涛骇浪般的狂吻中恢复了一丝镇定,可她的心也在抽痛着,有种抑制不住眼泪的悲伤,“我现在和你……更没可能。”

    干脆让他伤透心,也就不会再想着自己。

    而且秦峻宁告诉过她,男人受的伤很容易会恢复,只要找一个新的女人来填充就够了。

    “你真的想做明星?”沈墨看上去似乎平静了很多,问道。

    “我没有选择……我现在喜欢这样的生活。”唐小爱扭过头看着外面,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滑落。

    她从上学之后就很少哭,无论面对拳头还是风雨,都坚强的像一块顽石。

    但是沈墨,让她哭了一次又一次。

    是不是爱情都是这样,让顽石缠满了温柔的藤蔓,那么美丽,可轻轻一扯就痛不欲生?

    “唐小爱,你不要这么庸俗,难道我养不起你吗?一定要给那些男人卖肉博笑?……反正,你必须给我离开娱乐圈,跟我走。”沈墨越来越生气,他勉强按捺住气愤,抿了抿唇,终于说道,“你也没有选择。”

    唐小爱无法解释太多,她宁愿沈墨也误解她,将她当成一个庸俗低贱的人。

    “别想再逃开我,别想。”沈墨像个受伤的孩子,紧紧攥着她的手,恨恨的说着。

    “沈墨……你要带我去哪?”唐小爱这才发现,这辆出租车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从机场出去后,就不是往市区的方向行驶,而是像一个不知名的市级城市飞奔。

    “带你去自由的地方。”沈墨眼疾手快按住她的手腕,将她手中的行动电话往窗外扔去,恶狠狠地说道,“以后休想再和其他男人来往,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沈墨,你何必……”唐小爱被他的举动惊到,在同学们的眼中阳光俊朗的白马王子,此刻变成了阴郁可怕的魔鬼。

    “很可笑是吧?我们真正确立关系只有三天……我沈墨什么时候变成了痴情种子?哪个女生能让我神魂颠倒?”沈墨自嘲的苦笑起来,俊朗的面容有些扭曲,“可是你……唐小爱,你对我下了什么毒?明明那么温吞平淡的女人,可为什么每天晚上我都要想着你……”

    “沈墨,我们回去好不好?”唐小爱紧张的打断他的话,她发现出租车上了高速,让她有种流亡天涯的感觉。

    沈墨定定的看着她哀求的眼神,她一旦有了其他表情,沉静的面容会绽放出一种特别的美,让男人想侵占保护的美。

    “不好。”沈墨对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和球场上一样的阳光俊朗,却带着回不去的悲伤。

    唐小爱深吸了口气,垂下眼眸,沈墨变得陌生,她也开始迷茫,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

    唐小爱在机场和人私奔。

    这种劲爆的新闻传到秦峻宁的耳中时,他勃然大怒。

    “那个臭小子是不是你安排去搅局的?”秦峻宁几乎要爬上办公桌上去,逼视着神情淡然的钟御卿,怒吼。

    “钟御卿,快点把我的人找回来,否则老子砸了这里!”见钟御卿一直泰然自若的翻阅着文件,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秦峻宁将他桌上的一叠文件狠狠挥落在地上,看来真的恼了。

    钟御卿终于抬起眸,淡淡看了秦峻宁一眼:“赔得起的话,请便。”

    “别威胁老子!”秦峻宁一发狠,不仅会爆粗口,还会动手打人,“谁让你那样安排的?唐小爱是我的人,她要怎么出场由我来安排,机场上的事你做的太过分!”

    “不是很好吗?她现在彻底红了。”钟御卿转了下椅子,像是不想看到秦峻宁那张脸,背对着他,看着手里的那份文件,黑眸中流露出一丝烦躁。

    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眼眸有不耐和烦恼,表示他准备发飙了。

    “那我该谢谢你?”秦峻宁本来想将唐小爱打造成一个清新干净文艺范的明星,让她在其他艺人中能一眼被大家记住。

    可是现在,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唐小爱的绯闻和负面消息,他准备打造的优质偶像路线完全被毁。

    “不客气。”钟御卿的声音从椅子后面传过来。

    “谢谢你将我的艺人抹黑,谢谢你把她弄丢,谢谢你丢给我这么一大坨麻烦事!”秦峻宁大步冲到钟御卿面前,怒声说道,“现在你如愿了吧?绿嘉国际购物网现在被关注到顶峰,真是个极好的策划,你真不愧是商界的狐狸精……”

    “过奖。”钟御卿抬起双眸,看着秦峻宁,“不过如果我是你,可没时间来这里骂人。”

    “对,你说的对。”秦峻宁双手撑在老板椅的扶手,用一种很暧昧的姿势,围住钟御卿,压低身体紧紧盯着他,两个人高挺的鼻梁几乎要碰到一起,这才气沉丹田,猛然爆发,“所以限定你在一天之内把唐小爱给我找回来,否则,我、真、的、会、杀、人!”

    钟御卿只是挑了挑墨黑的眉,淡淡说道:“我正想问你要人,宣传期间,你的艺人无视合约,私自和情人逃跑,还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打伤娱记,形象恶劣到极致,如果真为绿嘉国际做代言人,会让我们公司的形象跌到最低点,这个损失,你准备好赔偿了吗?”

    “钟御卿,你你你……”秦峻宁永远不是气定神闲的狐狸对手,他太容易发怒,而且一生气就会难以自控,“你太狡猾!不讲道理!没有人性!!”

    “我现在被迫要换代言人,到时候准备好代言费,这笔钱你来出。”钟御卿生气时很可怕,因为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喜怒,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他在夏威夷的时候就生气了,面对唐小爱的木和笨,他能包容,可是面对唐小爱还喜欢着以前的初恋,钟御卿再也没法容忍。

    许对其他艺人来说,不动声色的用这种自然抹黑的方式让他们丢掉一个绝佳的代言机会,等于毁了他们以后的演艺生涯。

    钟御卿的狠绝之处在于,他有时候并不会立刻锋锐的斩断对方的手脚,而是用另一种缓慢渗透的方式,将对方的生活全部腐蚀,让对方的未来变得无比黑暗。

    “凭什么?你怎么不让那个官二代来出?”秦峻宁恨的想把他给咬烂,尤其是那两片薄薄的唇,张合之间,就能气死他。

    “还有别给我转移话题,明明是你应该赔偿我的损失才对,你毁了我的艺人,她本来可以成为我的摇钱树!”秦峻宁突然觉得话题又被钟御卿扯偏了,怒吼到,“还有,不准换代言人,无论她现在有多少负面新闻,无论她的形象被你抹的有多黑,你都必须让她成为新一季代言人,这个结果由你们绿嘉国际来承受,我不管绿嘉会承担多少损失和影响,反正你……钟御卿,你不是最会玩商界的各种游戏?转败为胜的手段也很高,不需要我来担心对不对?”

    “我准备启用新生代国际名模来代言我们的网站,唐小爱现在对我而言没用了,她让绿嘉国际在前段时间出过风头就够了……”

    “真是老板无情婊子无义,钟御卿你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点?”秦峻宁深吸了口气,咬咬唇,“她惹到你了?”

    “没有。”钟御卿口是心非,脸上神情很淡定。

    “那就是我惹到你了?”秦峻宁悲催的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他这个看似黑心的老板容易吗?

    “没有。”钟御卿依旧是这两个字,甚至对他露出迷人的笑容。

    “操,那你为什么和我的人过不去?年底压力大找减压方式,也不该惹我的人!”秦峻宁爆粗口了,而且还动手了,狠狠一拳往某人英俊的狐狸脸上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