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4本章字数:2978字

    她只能用自己真诚的态度去赢的秦峻宁和钟御卿网开一面,尽量不要让沈墨受到沈墨牵连。

    虽然沈墨的父母肯定早就看到了那些新闻,沈墨这个年也会过的很艰难。

    “嗯。”钟御卿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节。

    他逆着阳光,英俊深邃的眉眼在浮动的光线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质感,仿佛浮雕。

    “那……秦总……他在吗?”唐小爱有种被压迫的感觉,她甚至巴不得对她指手画脚破口大骂的秦峻宁出现,也好过与钟御卿这样静默相对。

    而且,不由自主的不敢问沈墨的事,在钟御卿的面前,她又成了小学生。

    “想见他?”钟御卿看着她苍白的唇,想起刚才喂水时的感觉,她的舌非常的软滑,被他侵入时候,又惊又怕,却又乖乖的一动也不敢动,没有抵抗也不顺从,任他占尽芬芳。

    她的人也是这样,遇到变故,也是一动不动,静静的,像一颗不能移动的树,只能柔顺的承受所有的风雨。

    这和唐小爱的家庭有关,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很小就知道怎么在艰难的逆境中去生活,所以长大后,面对无法违逆的人或者事情,她只能逆来顺受,用惊人的忍耐力和静默心态来对待。

    “我也给他添麻烦了……按照合同规定,如果不是公司策划的活动和商业炒作,我不能让媒体抓住任何……”

    “哼,你还知道?!”门被粗鲁的踹开,秦峻宁脸色难看的走进来。

    好吧,他承认钟御卿在某些方面比他更适合当领导者,从医疗方面就能看出,钟御卿是多么的恶魔。

    哪有没事就威胁医生和医生全家老小的人?万一医生手一抖,把病人的五脏六腑割下来一块怎么办?

    秦峻宁虽然心里清楚钟御卿更适合当管理高层的人,但是他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医疗队伍腐败。

    如果一开始就对埃斯克罗的医疗室主任说,两个小时内没有让唐小爱醒来,就带着你的一家老小以及所有下属,滚离这座城市,他们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唐小爱“折磨”醒。

    “秦总!”唐小爱看到秦峻宁,几乎要哭了——终于有人来就她了,上帝知道她和钟御卿独处一室有多压抑尴尬啊!

    “别跟我装可怜,你让我动用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力量,包了很多新年红包,才堵住那些媒体的嘴,这一切都要你拼命工作来还债!”秦峻宁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一定好好工作来补偿。”唐小爱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机场上围着那么多的媒体,本来她以为是埃斯克罗安排的,可看秦峻宁怒气冲天的模样,她哪里敢诉苦申冤。

    她从小就经常面对盛怒中的追债人,所以知道用什么招数最能平息对方的怒火。

    总之,千万不能火上添油,否则,她这种小虾米死了没事,牵累了家人就完了。

    “补偿补偿!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有签过那么会给我惹事的艺人!”秦峻宁走到床边,俯下身盯着她,深吸一口气,然后中气十足的对着她大骂,“唐小爱,你自从签约给我之后,看看你做过什么事?偷溜出埃斯克罗过,去非洲迷路过,在机场和绯闻男友打记者过,我还真期待啊,期待再过段时间,你能给我捅多大篓子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面对盛怒的人,得避其锋芒,道歉或者沉默都是很好的选择。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以为你也有个沈墨那样的老爹吗?”秦峻宁还在怒气中,怒声问道,“在你闯祸之前,能不能先考虑自己的家庭可以不可以支付赔偿,或者你那赌鬼老爸能不能帮你摆平这种事?”

    唐小爱的脸色更难看,她被人当着面戳到自己的家庭和父亲,那种感觉非常糟糕。

    是的,她的父亲,是个人人躲避唾骂的没用赌鬼……

    所以,她从一出生起,就被迫承受各种各样的白眼和打击。

    而沈墨的父亲,有权有势,她不该担心沈墨,因为有那样的老爹,沈墨一直都是天之骄子。

    无论惹了什么麻烦,沈墨的父母都能轻松帮他解决。

    “还有,你知道沈墨的父亲是怎么‘关照’你的吗?”秦峻宁最讨厌和官员打交道,那种官腔烦都烦死了。

    “病人刚醒,还是少说两句。”钟御卿沉沉的发话了,显然不想让唐小爱知道太多和沈墨有关的事情。

    “你最好给我快点好起来,然后当牛做马的还债。”秦峻宁忍住下面的话,凶神恶煞的威胁。

    “我的医疗团队可不像你养的那群草包。”钟御卿唇角微微扬起,可那笑容似乎带着两分阴寒,说道。

    “我想说,你的策划团队才是真正的草包。”秦峻宁喜欢温柔时的钟御卿,哪怕带着那么点腹黑。

    但是他非常不喜欢强势独断起来的钟御卿,太过强势的手段,和不容人置喙的霸道,雷厉风行的速度,都让慢悠悠的“艺术家”秦峻宁觉得吃不消。

    “怎么,你不喜欢我的新年策划?”钟御卿温柔问道。

    “非常!不喜欢!”秦峻宁讨厌钟御卿手下做的宣传策划。

    因为为了让唐小爱维持住人气和形象,钟御卿竟然直接踩着沈墨的“尸体”上去,也不管沈墨的家人会有怎样的态度,更不管沈墨的父母来找他的麻烦……

    “我很喜欢。”钟御卿对着秦峻宁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

    绝对不会给他们反攻的机会。

    而沈墨和他的家人,都惹他不开心了。

    钟御卿不高兴,后果真的很严重……

    “你会惹到不该惹的人。”秦峻宁今天又接到一通沈大人的电话,不仅用官威,甚至还有军权,让他和媒体协商,消除所有关于他儿子的影响,“而且最直接的拖累,是我!”

    “是他惹到不该惹的人了。”钟御卿低低笑道,狭长的黑眸中一片摄人的森寒。

    秦峻宁看到他眼里毫不掩饰的煞气,不觉打了个冷静,和现在这种变身狼人恶魔状态的钟御卿相比,他宁愿面对沈老爷子。

    ******

    大年三十的午后,唐小爱才在专车的护送下,回到家里。

    对小镇来说,过年的气氛肯定比城市要热闹,但是街道上的行人却很少,因为家家户户正在贴红对联,有的人家已经在准备除夕夜的大餐,只有一些孩童,在街上玩耍。

    “唐小姐,你要定时服药,还有不能碰到生发的食物,牛肉羊肉狗肉这种东西最好不好吃,海鲜也要少碰……”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男人,非常斯文,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对唐小爱恭恭敬敬的提醒着。

    他就是倒霉的龙三。

    龙三,曾是市里最负盛名的全科医师,在国际的医学论坛上发表过很多有重大意义的论文,最后被钟御卿“请”到绿嘉国际,成为绿嘉国际全体员工的健康守护神……

    这是秦峻宁的原话,龙三恨死这个守护神了,替钟御卿工作,他有时候是提着自己脑袋在做事,尤其当钟御卿心情不好的时候。

    而且,作为钟御卿唯一指定的私人医生,龙三的压力和钟御卿的繁忙程度成正比。

    “我都记下了。”唐小爱的大脑如同刻录机,她对这些需要记背的东西很敏感,会像对待考试那样的记住。

    “还有,身体一旦出现什么不舒服的状况,要及时和我联系。”龙三抬手推了推眼镜,这个女人很能忍痛,伤口全部都控制住了,稍微注意一点就好。

    但是,钟御卿提着他的全家老小的命威胁,如果唐小爱在回家期间伤口恶化,就要对他用非人道的手段惩罚,龙三可不想惹到钟御卿,所以一路上不停的吩咐着。

    “好,谢谢你。”唐小爱对他感激的说道,一颗心已经往家里飞去,“能不能就在这里停?”

    蓝逸靠着路边缓缓停下车,唐小爱再次道谢,然后下车往巷口走去。

    “真是个礼貌的好姑娘。”龙三叹了口气,说道,“可惜遇到了钟御卿。”

    “老板不好?”蓝逸开始掉头,露出一个笑容来,“请我吃一个月的饭。”

    “凭什么?”龙三皱皱眉,问道。

    “不请的话,我会把你的原话告诉老板。”蓝逸喜欢捉弄有点天然呆的严肃医生。

    “喂,大过年的,能放人一马吗?”龙三知道自己失言,没想到蓝逸跟着钟御卿,现在也变得这么狡诈。

    “话说回来,老板还没因为一个女人随便发过火。”蓝逸笑了笑,从后视镜里看着渐渐后退的小镇,“你说会不会因为那女孩和老板的经历很相似,所以他才那么特殊的对待?”

    “你是指出身?”龙三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里真是穷乡僻壤。”

    是的,小镇和大城市相比,简直就像一个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