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4本章字数:2594字

    “别别别!”唐小爱一连几个“别”,那表情就像快哭了,“是钟总手下留情,不是我的本事。”

    “钟御卿,你刚才不会真的手下留情了吧?”秦峻宁斜眼看着钟御卿,磨着牙问道。

    钟御卿没有回答,只是侧过脸,盯着秦峻宁的眼睛。

    “好了,那她没赢,我们也没输,不准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换其他的。”秦峻宁对智力游戏本来就没多少兴趣,现在对这样不痛不痒的结局更不喜欢。

    “你们玩,我想休息一会。”钟御卿说着,走到一边,又陷入沙发里,含笑看着众人。

    “你真的不参加?”秦峻宁在玩某些特定游戏上面,可是高手。

    “嗯,不参加。”钟御卿一向说到做到。

    “到时候不准伸援手,不准……”

    “不会。”钟御卿笑着打断秦峻宁的话,他知道好友的意思。

    言下之意等一会疯起来,如果唐小爱吃不住,也不准他帮忙。

    钟御卿根本不担心唐小爱,她的IQ非常高,虽然情商低了点,不过应付秦峻宁的游戏,应该没多少问题。

    从围棋上可以看出,这个学习天才真有大将风度,当明星确实可惜,如果去从事技术或者科研类的行业,一定会很快崭露头角,成为一个对社会很有贡献的人。

    哈,想到最后一句话,钟御卿笑意更深。

    将红酒瓶扔在桌上,秦峻宁微笑着说道:“我们来玩个一点都没有技术性的游戏。”

    钟御卿抚着唇,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秦峻宁有时候真是个聪明的家伙,明显想针对唐小爱,竟然玩这种和智力没任何关系的游戏。

    桌子边围着一群美女,然后转酒瓶,酒瓶口指到谁,谁就要听从对方的话,做他所说的事。

    唐小爱根本不喜欢这样的游戏,她只想快点回到公司,工作赚钱还债。

    对这种有钱人的无聊享受,她很反感。

    “小爱,你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当做工作,一局十万。”秦峻宁像是看到她的想法,笑眯眯的说道。

    这和陪酒陪客没多少区别,不同的是,唐小爱没有拒绝的权力。

    唐小爱无法理解这些人的休闲方式为什么这么低俗,当酒瓶指到自己的时候,她有种想死的冲动。

    谁知道秦峻宁那个变态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跳段脱、衣、舞。”秦峻宁笑眯眯的说道。

    唐小爱咬咬牙,端起面前的高脚杯,一口气将里面的红色液体全部灌入肚子里。

    这个游戏唯一的可爱之处,就是如果做不到对方所要求的,必须喝光面前的那杯酒。

    今天,她最讨厌的两件事都遇到了,第一是赌,第二是喝酒。

    因为父亲,唐小爱从小就讨厌这两种东西,因为绿嘉国际的年会,她更讨厌酒。

    但是相比脱、衣、舞,喝酒显然容易接受点,至少她喝完酒之后,不会撒酒疯,不会乱来,最多滑到桌下睡觉。

    “真爽快,该你了。”秦峻宁很热衷这种游戏,立刻说道。

    这次换成被指到的人转酒瓶,唐小爱胃很不舒服,面对这么好的红酒,她无福消受,只想快点回去休息。

    随便拨弄一下酒瓶,唐小爱问向那个被点中的美女:“你……说出自己的名字。”

    钟御卿转着中指的戒指,太可爱了,唐氏问题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么忠厚实诚。

    如果都是这么温柔友善的要求,只怕秦峻宁早就厌烦了这样的游戏,他要的是惊险刺激,对唐小爱的温柔很不满。

    而在场的美女很显然非常会玩这种游戏,很快场面又变得热闹起来,大家提出的要求一个比一个刺激,甚至要求秦峻宁吻自己。

    唐小爱撑着额头,她想离席,受不了这种场面,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发生什么,但是听着那种热吻的声音,已经够让她难受。

    酒瓶又指到了自己面前,唐小爱这一次没听到对方的要求,就端起高脚杯,又灌进口中,然后更晕沉的撑着额头,很快就变成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不是吧?她醉了?”身边的女孩轻轻戳了戳了唐小爱,听到呢喃的声音,立刻说道。

    “才两杯红酒就醉了?”秦峻宁顿时扫了兴致,他还没开始玩重头戏呢,“拿点解酒药过来。”

    “让她睡一会,别忘了她身上还有伤,喝太多酒,会引起伤口感染。”钟御卿突然开口。

    “你说过不参与游戏。”秦峻宁脸色更不爽起来,他就知道,钟御卿肯定会护着唐小爱。

    果不其然,他真的为唐小爱开口。

    “我什么时候参与游戏了?”钟御卿反问,脸上依旧带着盈盈笑意,“话说回来,如果我参加这种游戏……”

    “好啦,让她去睡!”秦峻宁突然烦躁的挥挥手,他和钟御卿那么多年的朋友,当然知道他的性格。

    不玩就算了,要是玩起来,绝对会出人命。

    尤其是这种游戏,那个腹黑魔鬼如果逮到自己一次,让他脱了裤子被插菊、花都有可能。想到这里,秦峻宁再次打了个冷噤,算了算了,他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钟御卿刁难。

    钟御卿缓缓踱进客房,靠在门口,看着女仆将烂醉如泥的唐小爱抬到床上。

    直到女仆都离开,钟御卿点燃一支烟,才伸手关上门,走到床边,淡淡说道:“不用装了,人都走了。”

    唐小爱心里一咯噔,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装的?

    “红酒的后劲很慢,没有人刚喝了酒就一头倒下,你的演技需要磨砺。”钟御卿吐出烟圈,在床边站定,说道。

    骗骗秦峻宁那样的人还可以,但是想骗过他的眼睛,根本不可能。

    “对不起……我害怕玩那样的游戏……”唐小爱被他看破了一切,只能不好意思的睁开眼睛,她确实有几分醉意,只是还没到不省人事的程度。

    “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钟御卿微笑的看着她。

    “因为……欺骗了你们。”唐小爱紧紧抓着被子,有些紧张的说道。

    奇怪,只要单独和他在密封的环境里,她就会如临大敌。

    明明是个如同天使般的男人,她也十分尊敬他,为什么会有莫名的紧张?

    “你的棋艺很好。”钟御卿眼里似乎有一丝笑,她真是个纯良可爱的人,只是木讷了点。

    转移让她不安的话题,唐小爱也轻松多了。

    “谢谢承让。”唐小爱也坐起身,不好意思这么在床上躺着。

    “我没有让你,最后那几招妙极了,简直是顶尖职业级选手才能展现的才华。”钟御卿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他也极为细心,发现她对烟味有些敏感,立刻将刚刚点燃的烟,掐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

    “那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下一步会走什么,所以……并不是什么才能,只是外人看上去有些惊奇而已。”唐小爱谦虚谨慎,她现在一点也看不清钟御卿,不知道他后面一句会出现什么话。

    “伤好了吗?”钟御卿并没有丢出什么爆炸性的话题,温柔的问道。

    “好多了……呐,伤痕都淡了。”唐小爱立刻撸起袖子,给他看自己胳膊上的痕迹,现在呈现淡淡的粉紫色,在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格外的……令人气血浮动。

    可能大多数的男人看到白玉般的肌肤上,有着纵横交错的条状伤痕,都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很多香艳的场景吧?

    钟御卿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抚上她胳膊的伤痕。

    唐小爱身上猛然一麻,被他手指碰到的地方,如同带着细小的电流,让她有种晃荡的醉意。

    果然喝多了……或者是酒劲开始上来,唐小爱竟然没有收手,只傻傻的任他抚着自己的胳膊。

    钟御卿突然俯下身,薄薄的唇带着烟草的味道,轻轻落在她的伤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