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4本章字数:2957字

    “KIKI,别喝多了。”唐小爱绝对属于乖乖女,她在这种场合非但滴酒不沾,连软饮料也不碰。

    虽然为了方便管理艺人,这里处处都有摄像头,但是唐小爱依旧很小心。

    因为自己吃过亏,她决不允许第二次在同样的地方跌倒。

    “甜甜,你也少喝点。”唐小爱看着豪爽的东北妞在和一干美男划拳,不时的劝道。

    “小爱,再跳一曲怎么样?”刚才不够尽兴,刘子昇没见过这么保守的艺人,跳舞的时候连腰都不准碰,这也太操蛋了。

    他不知道征服过多少各式各样的美女,今天要是栽在唐小爱身上,那晚上他们这桌几万元的晚餐白买单了!

    “不……我真的不会跳舞。”唐小爱婉言拒绝。

    “别谦虚了,来吧。”刘子昇攥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扯起她。

    “我不喜欢跳舞。”唐小爱对这种强制性的邀舞很不悦,表面上却很平静,甚至还是让男人喜欢听的柔柔静静的语气,“放手。”

    “刘哥,我可以作证,小爱真的不会跳舞。”一直坐在一边被冷落的小希,和唐小爱相处的时间最多,所以对她的感情变化很了解,听到她说“不喜欢”的时候,就已经站起身,对着刘子昇很恭敬的说道。

    在这里混的人都很清楚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大明星对小艺人而言,比高级主管还要可怕,想出头的小艺人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接近有点名气的艺人,对比自己红的明星更要谄媚巴结,千万不能惹到对方,否则以后可能永无出头之日。

    唐小爱最近是很红,但和这些出道几年的明星相比,她依旧是个新人,只不过是个走红的新人而已。

    而且她不经常在公司里,只是被绿嘉国际借出去一段时间,又没有任何的作品,论关系网和人脉经验,唐小爱远远不能和这些人相比,所以小希心里直骂KIKI她们。

    唐小爱和那些一心想用身体博上位的女星不同,她本来就不喜欢这一行,别说陪红星睡觉,就是陪秦峻宁睡觉,她也不可能答应,所以……今天晚上真不该去A区吃饭,遇到这么些浪荡子。

    “你是谁?”刘子昇好像才注意到小希的存在,他挑起眉,明显很不爽的瞪着模特身材的小希。

    “是我朋友。”唐小爱闻到了若有若无的火药味,她不希望小希因为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立刻说道,“最后一支国标。”

    “别说‘最后’,我希望永远没有‘最后’。”刘子昇听到唐小爱答应,马上忽视小希,牵着唐小爱的手往舞池中央走去。

    她的手真软滑,不知道握着男人欲望的时候,是什么销魂滋味。

    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唐小爱惊觉对方的身体越来越近的贴了上来,几乎在她身上厮磨着,她泛起一股难忍的恶心感,可能是现在心里有阴影,身体无法接受男人的贴近,她的脚步乱了起来,踩在刘子昇的皮鞋上。

    “不要贴的那么近。”唐小爱低低发出警告。

    “我刚买了一条项链,很漂亮,正不知道送给谁……去我房间试戴怎么样?”刘子昇恍若未闻的问道。

    “如果秦峻宁不介意的话,我无所谓。”唐小爱非常不想将秦峻宁搬出来压制别人,但是对付这种色胆包天的人,她只能搬出大老板来。

    果然,刘子昇离开她半寸,笑容有些摇晃起来:“只要你不说,他不会知道。”

    公司里明令不准乱搞男女关系,很多条约上也规定不能谈恋爱,私生活都要听从公司安排,但事实上,稍微红一点的艺人,勾搭炮、友这样的情况,只要不过分,公司不会管。

    毕竟男女的生理欲望总要解决,只要不牵涉感情和影响工作就OK。

    钟御卿靠在二楼,一双狭长的黑眸暗沉沉的盯着下面的舞池。

    这里的灯光很昏暗,透着难言的暧昧。

    谁也不知道钟御卿什么时候来的,也没有人注意到昏暗的一角,那身融入夜色里的深色西服。

    真是厉害呀!

    自己才离开五天,她一转身,还真以为自己成了耀眼新星,和一群男人眉来眼去……

    看着她跳完舞,坐到花样美男们的中间,像一个交际花,钟御卿突然厌恶起来。

    他怎么能一时兴起,对她有兴趣?而且还以为她是一尘不染的白莲……

    太可笑了,在娱乐圈里,有谁能一尘不染?

    而且她早就不是纯白无垢的花朵,元旦那夜,他就染红了她!

    “那些男人是谁?”钟御卿点燃一支烟,在黑暗中低低问道。

    “是一个团队组合。”蓝逸感觉到老板心情不好,立刻谨慎的说道,“要具体资料吗?”

    “我不想看资料,直接让他们消失。”钟御卿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他可不是秦峻宁,还要估算艺人的当红程度和吸金度。

    唐小爱受不了酒味和喧嚣,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用冷水洗着脸,感觉脑袋清明了很多,她不适应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宁愿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一个人看月亮。

    从卫生间往外走的时候,唐小爱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原本喧嚣的声音变得安静。

    她快步走过拐角,不由愣住。

    虽然刚才这里的人并不多,可也不至于眨眼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吧?

    甚至连吧台里的服务生都消失了……

    “啪”,一个响指的声音,迷乱的灯光聚集到一架钢琴上。

    “弹一首《夜曲》给我听。”二楼,飘下熟悉的男人声音。

    唐小爱心脏不由一跳,他回来了?

    即便没有看到人,那性感的声音,总是带着一丝绯红的气息,让人心跳加速。

    抬起头,往二楼看去,可惜灯光全都聚集在楼下,唐小爱只能看见隐约的黑影,靠在栏杆边,还有明灭不定的烟头。

    “没有听到?”钟御卿见她抬头往这边看来,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依旧清澈,全然不像刚才坐在男人们中间的援交女,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如果还没成为真正的巨星,就开始和其他艺人那样恶俗,他会考虑换代言人,让她彻底成为过去式。

    唐小爱几秒后,听话的走到钢琴边,坐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落在琴键上。

    她喜欢和艺术有关的一切,当音乐老师要求她不眠不休的将指定的钢琴曲练习到高水准的地步,她也毫无怨言。

    钟御卿闭上眼睛,在优美的钢琴曲中,回忆她曾带给自己的特殊感觉。

    上一次生气,他让沈墨和她吃够了苦头,这一次,他又生气了……

    看见她和男人跳舞,他当时就想下楼,把她给撕了。

    是谁允许她像个低贱的妓女,和男人那么暧昧的贴在一起扭摆?

    而现在,她坐在钢琴边弹奏的模样,又变得那么纯洁沉静,闪着温润的光泽,仿佛没有任何欲望。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唐小爱的手指被捉住。

    “陪我跳一支舞。”钟御卿站在她身边,淡淡的要求。

    唐小爱看不懂这个男人,她对不能反抗的人,会无言的依从,这是最卑微的生存之道。

    钟御卿的手放在她的腰上,这个女人还算聪明,没有在刚才拒绝他。

    如果她敢拒绝,无论是什么借口,他都会让她这一辈子再也不能跳舞。

    “为什么不说话?”钟御卿讨厌她身上沾染了其他男人的香水味,他克制着怒火,温柔问道。

    “嗯……你回来了?”唐小爱勉强挤出几个字来。

    她觉得他们之间也贴的太近了,他的身体滚烫的熨着她的肌肤,即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那种热度,可是她没法向对刘子昇那种人,请他离自己远一点。

    因为没有资格。

    秦峻宁在她受伤的时候,曾意义不明的警告过她,别惹到钟御卿,否则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连秦峻宁这种人都会一本正经的警告,可见钟御卿真的很可怕。

    “只这一句?”

    “元宵节快乐。”唐小爱又挤出一句话来。

    “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钟御卿低下头,看着她半垂着双眸,那面颊的弧度异常的柔美古典,问道。

    “啊?”唐小爱微微一愣,他这种大老板,还需要小职员给他准备礼物?

    “比如……一个吻。”钟御卿凑近她,声音里带着一丝撩拨的诱惑,“那我收下了。”

    不等她回过神,便吻住她微张的唇,他要尝尝这里有没有被人亲过。

    “不……”唐小爱越发的晕了,没有这样的礼物!

    而且,他吻过她几次了?

    唐小爱想要挣扎,却被更深的夺去呼吸,舞步僵直,她有种眩晕的感觉。

    如果说第一次在夏威夷被他醉后亲吻,点到即止的引诱,这一次就是风暴般的席卷,像是要夺去她所有的感官,疯狂的占领她理智的大脑。

    甚至,她在不自觉的从抵抗变成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