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5本章字数:2825字

    唐小爱真的醉了,她的眼前都是沈墨。

    球场上的沈墨,画室里的沈墨,演讲中的沈墨,吻她的沈墨……

    “我很讨厌在这种时候被当成其他人。”钟御卿语气很温柔,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气,低低说道。

    他将她带回了房间,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元旦之夜要了她的那个房间里。

    她醉了,所以任由他安排着,只不停的掉着眼泪。

    她本来就非常轻软,哭的时候更是彻底的柔弱,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带着无边的魅惑。

    “沈墨……别这样……”唐小爱抱着钟御卿,埋在他的胸前,这味道不是沈墨的,但已经不想去考虑那么多,哪怕是在梦中,只要有片刻的温暖柔情,她也觉得自己还有幸福。

    钟御卿微微皱起眉,他明知道她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心理上的严重洁癖,让他想把她丢进冷水里去,但看到她满脸泪水的模样,他没来由的心软了。

    “我今晚还有重要的事……所以你乖乖的躺在床上等我回来。”口吻中的怒气,似乎夹杂着淡淡的宠溺,钟御卿的自制力很惊人,今晚的唐小爱确实很美,换做其他时候,只要她主动一点,他也会忍不住吃掉她。

    但是今天晚上,姓江的女人还在,他要先处理其他事情。

    唐小爱躺在黑色大床上,她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选择黑色的床品,看上去那样的压抑,仿佛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钟御卿看着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唐小爱,她的睫毛上染着点点泪珠,长发披散开来,细长的手臂在黑色的床单映照下有着让人啃噬的冲动。

    唐小爱突然睁开眼睛,眼神迷茫的在空中绕了一个圈,最终落在床边挺立的男人脸上。

    她傻傻的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沈墨还守在她的梦里,没有离开,虽然只是梦,但能感觉到初恋时那美丽的味道……

    只是为什么还不离开?说好了拥抱之后永不再见,她请求上帝抹去沈墨对自己的记忆,年轻单纯的爱恋,只不过是过往云烟……

    “该死!”钟御卿看见她眼里还有点点泪水,却对他露出那样不设防的甜美笑容,绷紧的理智终于断弦,他伸手按向一边的电话,简洁的嘱咐两句,将剩下的事情交与张墨阳处理。

    伸手扯掉领带,钟御卿阴鸷着眼神,锁在唐小爱的身上:“你在勾引我?”

    她今晚实在太美,天知道这含泪带笑的面容能勾起多少男人的欲望,而且,陷入黑色的大床,纯黑映衬着那种白,仿佛是黑暗中缓缓盛开的花朵,有月光皎洁惑人的颜色。

    半跪在床上,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钟御卿这一次,将所有的灯都开着,也逼迫她睁着眼睛,看清楚身上的人是谁。

    也许是因为醉了,唐小爱竟然没有拒绝和挣扎,好像自己在做一个放荡的梦,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唐小爱仿佛掉入大海里,一直往下沉,海水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但同时,又看见一个极美的海底世界,五光十色,她从没有感受过的世界……

    “嗤啦”!

    传说中的天价礼服,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撕开,胸前的镶嵌的那些钻石,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钟御卿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占有欲——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是他的!

    命运将她送到自己的床上,就是在告诉他,她是自己的!

    否则,怎么可能绕过那么多的监控和保安,误打误撞的进入他的房间?

    要知道这里的监控系统堪比保密局,没有人能随便闯入他的领土。

    唐小爱晕过去了……

    钟御卿彻底清楚,唐小爱是一个能忍受痛苦到什么地步的人。

    如果不是快要死的感觉,她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感受。

    她真的很难受,身体开始高烧,所以钟御卿才感觉到那种销魂蚀骨的热度。

    发现她全身滚烫,钟御卿才急忙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打电话。

    龙三觉得自己真倒霉,原本今天整个公司都在狂欢,他也想乘机约个美女月下聊天,或者送她回家……

    可还没来得及要美女的电话号码,就被钟御卿打断自己的好事。

    半夜十二点四十!

    钟御卿用要杀人的口吻将他催过来,只因为他这个暗黑又没节制的无耻家伙把绿嘉国际刚刚签约的代言人按在床上xxoo的只剩一口气……

    到底有多强悍才能让一个晚上还艳光四射的美女,这一刻死气沉沉的发着高烧?

    “三十分钟能把她弄醒吗?”钟御卿随便给唐小爱套了一件自己的睡衣,大大的宽松的睡衣更显得她格外娇弱苍白。

    “老板,您能稍微和悦点吗?我的压力很大。”龙三咕哝着,他真想跳起来骂钟御卿一顿,可惜没人借给他这个胆。

    做了这种禽兽的事,还好意思威胁医生,要三十分钟把她弄醒……

    弄醒等死吗?

    “她要不要紧?”钟御卿深吸了口气,他穿着睡袍,腰间松松的系着腰带,敞开了前胸,脸上的情/欲早就褪去,只是依旧散发着慵懒的性感。

    尤其是胸前和胳膊上的红色抓痕,更让人浮想联翩脸红心跳。

    “休息几天应该会好起来,不过……我要请护士看看她有没有外伤。”龙三很担心她私密处会受伤,引发炎症。

    “哪里会有外伤?我没有上皮鞭!”钟御卿脸色一沉,不悦的说道。

    又想到了沈墨,他非常的不高兴,沈墨惹到他很多次了……

    “毕竟女性很娇弱……”龙三每天伺候着这么个老板,也真为难他了,非要这么直白的说吗?

    “她只是发烧而已,你快点开药就行。”钟御卿越来越不悦,站起身,往浴室走去,“我洗完澡之前,把一切搞定。”

    “还有,别乱检查我的人。”钟御卿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停下脚步,声音微冷。

    龙三打了个冷噤,随即苦笑着摇摇头,他知道老板的言下之意是让他别碰唐小爱的身体,真受不了有些时候专制过分的人,不检查怎么确定情况?

    就在这时,龙三的电话又震动起来,他拿出来一看号码,立刻乐了。

    “主任,你又在哪里逍遥快活?”海鱼鱼非常恼怒,今天她值班,但是说好一点钟龙三来换班,现在还不见人影。

    “正好,我这里有个病人,你快点来A999房间,带着我要的药……”龙三一口气报完药名,立刻挂断电话,不等那边的回音。

    “喂!喂?”海鱼鱼有种想摔电话的冲动,她一个心理医生,为什么要和他们全科医生打交道?而且还要听从全科医生的安排。

    等等,A999房间?那不是……钟御卿生病了?

    即便怨言很多,可海鱼鱼还是不敢耽误老板的病情,立刻带上龙三需要的药物,直奔钟御卿的房间。

    钟御卿泡在按摩浴缸里,闭上眼睛享受着水波的温柔抚慰,可是心情依旧难以平复。

    她的身体不至于那么虚弱,记得第一次,第二天走的不声不响……

    今天是因为太累了吗?

    还是因为这几天她的压力太大?因为要准备今天的活动,她每天都下十倍于别人的功夫练习,所以才有几乎完美的表现。

    如果是这样,那接下来的工作,他准备让秘书重新安排,让她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从浴缸里起身,裹上浴袍,钟御卿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看见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心理医生海鱼鱼。

    她虽然是心理医生,但是毕业于美国最有名的医学院,只是主攻心理学而已,医术也十分高明。

    现在,海鱼鱼正在仔细检查着唐小爱的身体,她高烧来的太突然,也许和她心理因素也有关。

    “老板……海医生说,唐小姐很可能是因为心理原因,才会导致突然高烧昏迷。”站在一边的龙三,看见钟御卿出来,立刻说道,其实心里暗乐,因为把责任推给海鱼鱼真爽。

    “心理原因?”钟御卿原本想发火,但是听到这句话,停顿住了。

    “她的内心深处有恐惧,平时越压抑,这种恐惧就像弹簧,压缩的越紧,等合适的机会突然反弹,就会伤到她自己。”海鱼鱼一边检查着唐小爱滚烫的身体,一边低低说道,“我和她接触过一段时间,知道她的性格,习惯了忍耐,似乎很内向,封闭自己的世界,似乎对任何人都保持一种冷静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