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5本章字数:3372字

    如果没有猜错,她不会拒绝主持人有些过分的要求,会唱这首歌。

    果然,唐小爱拿着麦克风,在镜头前一直保持着大将风度的沉稳台风,浮现出一丝羞涩,她低低的用法语说出两个字:“伊莲。”

    羊姐露出惊讶和担心的表情,她虽然觉得唐小爱属于那种不会做出任何出格事情的靠谱女孩,但是她竟然要挑战经典的法文歌,羊姐和她相处这段时间,除了声乐老师外,只怕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在私底下听过她唱歌!

    所以羊姐非常担心,一旦唐小爱表现的不够完美,那她一定要求导演把这段掐掉,否则太影响形象。

    音乐浮动起来,人群渐渐安静,唐小爱扶着麦克风架,在舞台中央闭上眼睛,寻找着那个触点。

    她不是专业的音乐人,唱歌只是年少时抒发对生活的苦恼,后来有过声乐老师简单的指导,让她这种学习型天才对节奏掌握的很好而已。

    “Jem'appelleHélène……”

    音乐刚刚响起时,唐小爱就回忆到自己的大学生活,那个暗恋的男生,坐在钢琴边,弹着这首歌,迷醉了大片女生的心。

    我有我的欢乐和痛苦

    这就是我的生活

    我来找寻我的爱情

    只想找到我的爱情

    我叫伊莲

    如果每夜诗歌和美梦相伴

    我会别无所求

    我想找到爱情,只想找到爱情……

    就算是每周报纸上都有我的照片……

    就算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我欢歌笑语

    可是夜里却没有人等我

    当我晚归的时候

    没有人能够让我有心跳的感觉

    当舞台的灯光熄灭……

    伊莲,我的名字叫伊莲

    总有一天,我会忘却所有的伤痛

    当我找到爱情的时候……

    唐小爱喜爱上这首歌,是因为沈墨在新生入学的第一次晚会上,弹奏了这首歌的钢琴曲。

    当时他身边站着学院里最具人气的漂亮学姐,深情款款的看着他,为他唱了这首歌的中文版,也就是蔡淳佳的《依恋》。

    只听一遍,她就记住了那首中文版的歌词——

    依恋坐在我旁边

    厚厚的想念随月光蔓延

    依恋跟在你身边

    看你的笑脸吻你的唇边

    如果爱是座秋千你就是我的原点

    依恋是一叠昨天

    你给的抱歉多想没听见

    依恋是一条天线

    只收到从前回忆的画面

    没有你该怎么演

    那些你说的永远

    依恋就让它依恋

    毕竟拥有过你一段时间

    或许分开是一种所谓的成全

    唐小爱曾偷偷的想象过,如果那位漂亮的学姐是自己,该多好。

    可想象终究是想象,唐小爱这样沉稳现实的人,是不会耽于无谓的想象。

    只是没有想到,真的像歌词唱的那样,已经拥有过你一段时间,或许分开是一种所谓的成全……

    不知道沈墨会不会看到这段画面,她为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唱依恋的画面……

    记忆缓缓重叠,灯光突然彻底关闭,在黑暗中,听到唐小爱唱最后一句——当舞台的灯光熄灭……

    Hélène

    Ettoutesmespeines

    Trouverontl'oubliunjouroul'autre

    Quandjetrouverail'amour……

    她的声音很柔软温婉,像是唐朝的丝绸,宋代的烟雨阁楼,那样甜软轻透,唱这首曾经红极一时的老歌,带着少女的彷徨和淡淡忧愁,韵味恰到好处。

    等灯光重新亮起,缓缓聚集到她的身上,音乐已经停止。

    唐小爱突然转过身,背对着摄影机,深吸了口气,压住澎湃的回忆,她竟然在这样的场合,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情,眼泪快要溢出。

    台下安静片刻,爆出掌声来,不知是不是因为勾起太多人的年少回忆,竟然很多人都站起来鼓掌。

    一个中国的女孩,黑发黑眼,和金发棕眼的伊莲相差那么远,可却同样如同从古旧的时光里走出的优雅影像,让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柔软,回到少年不懂爱却拥有真爱的时光。

    唐小爱硬生生的忍住自己倾泻出的悲伤,转过身时,又带上浅浅的微笑,对着台下深深鞠躬,用临时学习的法语轻轻说道:“谢谢。”

    只有钟御卿坐在原位,和激动的人群格格不入,他眼里的笑意凝结住,并不为唐小爱的优秀表现而高兴。

    相反,他的心情又变得糟糕。

    因为这首感情太饱满的歌,是给另一个人唱的,他能感觉到。

    沈墨!

    她唱到最后时,清澈的声音里有那么点哽咽,水亮的眼底像是汇集了撒哈拉沙漠上的星子,折射着泪光……

    只有初恋,才会让她到现在都无法忘记。即便沈墨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即便曾经因爱生恨,她都没法擦去关于那个阳光男生的记忆。

    节目整整录制了六个小时,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才结束。

    唐小爱整个节目录制下来,已经又饿又累,虽然中间休息的时候可以吃点零食补充体力,但是羊姐非常严格的控制着她摄取的热量,即使唐小爱的体质不容易突然变肥,可对艺人来说,身材和形象比什么都重要。

    唐小爱在后台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钟御卿。

    他要带她去参加一个大型商务晚会,以绿嘉国际代言人的身份。

    所以几乎是马不停蹄,唐小爱就被塞进保姆车里,先回酒店,然后跟钟御卿一起去参加晚会。

    “你什么时候来的?”唐小爱在车里问道。

    “中午二点半,正好节目录制到最精彩的部分。”钟御卿虽然没能一开始就到场,但他派了助手在场下,拍下了所有的画面,非常完整的六个小时。

    “你那么忙……干嘛还要来?”唐小爱不自在的往里面移了移,两点半,正好是她唱那首歌,录制接近尾声的时候。

    “看看你第一次在节目上的表现怎么样。”钟御卿抽出一只烟,并没有点燃,在指间旋转着。

    “应该秦峻宁担心这件事才对。”唐小爱想让自己放松点,在他面前总是拘谨紧张的像个小学生,让她很无奈。

    “也关系到绿嘉国际的形象,不是吗?”

    “可你不怕被人拍到我们总是在一起……会对你影响不好?”唐小爱终于忍不住说道,她虽然不看任何关于自己的报导,但是从KIKI他们口中总是听到一些让人想吐血的新闻,尤其是和绿嘉国际的高层某些暧昧关系。

    那些八卦的有模有样,仿佛有人看到她和钟御卿滚床单的场景,对唐小爱来说,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她不会受到多少影响,但是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她反而会不安。

    “有什么不好?”钟御卿反问。

    “会被乱报道,给大家都带来很多麻烦……”唐小爱的话突然打住,因为保姆车上正在同步转播国内的娱乐节目,有一张报纸的特写在上面,醒目标题写着——钻石王老五默认恋情,新晋代言人巴黎定情。

    唐小爱平静的表情涌起掩饰不住的惊讶,因为接下来的一组组配图比标题还要爆炸——她和钟御卿在飞机上被偷/拍的照片,还有一起参加观看走秀时的照片,以及两个人在酒店同乘电梯的照片。

    唐小爱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完蛋了,因为秦峻宁今天上午还抽空给她打电话,恶狠狠让她千万别给他闹出什么绯闻来,而今天怎么会就有国内媒体报道这样的消息?

    保姆车后面是封闭的空间,转播的娱乐新闻清晰的传出女主持的声音。

    “此前一直被埃斯克罗严密保护的新人唐小爱,以绿嘉国际的新任代言人出道,平步青云……让众女星眼红的不是她现在的代言身价和走红速度,而是她和绿嘉国际年轻董事长扑朔迷离的感情,此前曾传出唐小爱与某高官有暧昧关系,可这位一出道被冠为‘宅男女神’的幸运女生,似乎桃花运不断,不仅和政界的人相熟,还钓上了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商界年轻有为又英俊多金的……”

    “这些报道真不负责任。”唐小爱听不下去了,尴尬的说道。

    “照片拍的还不错。”钟御卿欣赏着不停放大的单张照片,说道。

    “希望不会给你带来影响……他们都是胡乱报道的对吧?”唐小爱在女主持人喋喋不休的分析中,试探的问道。

    “你想说什么?”钟御卿不动声色的反问。

    “……又是绿嘉国际代言人的身份,钟御卿先生本人也明确表示,他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电视里传来女主持人的声音,“大家可以看到这几张照片,亲密关系已经不言而喻,一起去巴黎,住同一个酒店……”

    “所以这种什么‘默认恋情’,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臆测,你当然得承认新签约的代言人好不错,否则不是自己砸自己的脚嘛?”唐小爱干笑着,她其实很想请钟御卿澄清,但是两个人现在的关系……确实很让人无措。

    钟御卿刚要回答,手机震动起来。

    “秦峻宁的消息真灵通。”看到电话号码,钟御卿并不接,任它继续震动着。

    听到这句话,唐小爱就知道秦峻宁打电话过来了,她的手机都是由助理小昭保管,而因为钟御卿要与她坐同一辆车,羊姐姐和小昭他们在另一辆车上,所以现在唐小爱恨不得将钟御卿手中的手机抢过来接了。

    她多少知道一点秦峻宁的性格,如果他们不接电话,接下来很可能会发生“惨案”,当然,是对她而言。

    “你今天台上的那首歌,唱的很有感情。”钟御卿看见她在瞄自己的手机,沉静的脸上有心神不宁的紧张,他故意把玩着机身,闲闲说道。

    “以前很喜欢的歌。”唐小爱笑容变得非常勉强,几乎维系不住的说道。

    “应该有什么令人感动的回忆吧?所以唱的那么深情。”钟御卿似乎又不经意的说道。

    “戏子……逢场作戏而已。”唐小爱眼睁睁的看着手机停止震动,可以想象到脾气暴躁的秦峻宁在那边暴跳如雷的情况。

    “别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你很讨厌这一行,否则以后的路会更难走。”钟御卿笑了,提醒她。

    “你的电话……不接吗?”唐小爱看见手机在几秒后,又开始震动,真恨不得抢过来自己接起来。

    “唔,不用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