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5本章字数:2890字

    而现在漫不经心的慵懒,让他浑身都散发着某种危险动物的气质——猎豹?

    包裹在西装里的修长身体,有着可怕的力量,就像是自然界里顶级的猎食者,在阳光下懒洋洋的小憩。

    终于到了最后一件压轴的拍卖品,那时法国大革命之前,一位以美貌著称的王妃最爱的一件东西——红宝石戒指。

    看来每个女人都一样,喜欢套在手指上的东西。

    唐小爱已经有点困了,因为这种拍卖会,对她来说很无聊,如果在场的全部用中文的话,还稍微好点。

    可惜,全部是法文,虽然耳中带着同步翻译机,身边也有翻译助理,但是唐小爱依旧对这种烧钱的游戏没兴趣。

    作为可怜的工农阶级,她从小就养成了勤俭持家的好习惯,在这一杯红酒等于一个农民一年收入的地方,唐小爱升起了一种悲怆可怜的阶级斗争意识。

    红宝石在灯光下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光芒,周围镶嵌的耀眼钻石也无比夺目。

    钟御卿闲闲的品着红酒,对周围的竞价不动声色。

    唐小爱听到价格已经到三千万欧元,她又开始胃痛,默念自己的老祖宗,这可是欧元,兑换成人民币需要两个多亿,这群人可真是玩钱的祖宗啊。

    似乎还嫌弃她不够胃疼,一直静坐不动的钟御卿,闲雅的拿起桌上的数字牌,举了起来。

    唐小爱感觉到周围都聚集过来的目光,立刻保持微笑,坐的端正挺拔,免得被人看到无精打采的胃疼模样。

    商人果然都深谙各种手段,全程冷眼旁观的钟御卿,知道如何能牢牢把握所有人的目光,给他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所以选择在最后出手。

    压轴的总是最令人难忘的。

    加上如果出的价格更令人惊讶的话,那今天晚上的主角只有一个——绿嘉国际,或者说,绿嘉国际的年轻总裁,钟御卿。

    而这颗红宝石戒指似乎有许多人中意,可钟御卿用熟练的英文吐出一串数字,再无人出价。

    唐小爱如果没有听错的话,钟御卿出的价格应该是六千万欧元,整整翻了一倍。

    一锤定音,满场哗然。

    钟御卿神态自若的坐下,对周围的议论声恍若未闻,只是附在唐小爱的耳边,笑着说道:“记住今天的汇率。”

    唐小爱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台上的主持人也格外兴奋,六千万欧元,也就是五亿二千万人民币的高价,这是有史以来出价最高的拍卖,而那个出价的人竟然是个年轻的东方男人。

    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绿嘉国际的执行总裁,钟御卿。

    同时,他身边典雅端丽的代言人唐小爱,也成了焦点。

    因为钟御卿拍下的那枚红宝石戒指,用他的发言词来说,是送给绿嘉国际的形象大使——唐小爱。

    唐小爱没有半分开心,整个人傻在那里。

    因为这种东西,就像是当初绿嘉国际开出的天价代言费一样,只是走个形式,最终落在哪里谁知道呢?反正她不知道传说中天价代言费哪去了……

    这群人深谙商业炒作,只不过她以后悲剧了,等某天脱离了娱乐圈,这段录像被不法分子看到,万一哪家歹徒以为她真藏着这么个五个多亿的戒指,还不得把她给绑架了?

    钟御卿拿着红宝石戒指的姿势,就像是拿着一枚普通钻戒,他牵过唐小爱的手,含着笑替她套在无名指上。

    所有的灯光和镜头,还有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这枚天价戒指上,钟御卿眉眼低垂的温柔模样,带着真真假假难辨明的深情,无论谁看到这样的照片,都会浮想联翩……

    “啊!”唐小爱突然缩回手,轻轻叫了一声,她想到秦峻宁昨天气急败坏的吼骂,这样的照片传出去,准会被媒体写成“求婚”“定情”之类的八卦。

    “别动。”钟御卿立刻攥紧她的手,不让她临阵退缩,所有人都看着呢,如果唐小爱不配合,那多丢人?

    所以,他微笑的吐出命令的话。

    然后不由分说的替她套上戒指,大小倒是正合适,红宝石也衬的她的肌肤极为净白,像白绸一样。

    “待会的舞会上,只能陪我跳舞,不要接受别人的邀请。”钟御卿在结束后,对她耳边低低说道。

    “他们身边都有女伴,没人会邀请我。”唐小爱只想着怎么把烫手的红宝石给甩掉。

    她真担心像电影里拍的那样,有妙手神偷将暂时套在她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摸走。

    “不,你已经成为今晚最抢手的性感女人。”钟御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手上的红宝石钻戒。

    在其他男人的眼中,她现在可是被哄抬出来的几个亿身价,戴着今晚最光华璀璨的戒指,如同那位美丽的王妃,美不可当。

    “你……是不是恨我?”唐小爱努力在人们兴味的眼神中维持镇定,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她现在总觉得钟御卿在陷害她,因为他们现在本来就绯闻缠身,昨天秦峻宁刚刚打电话狂骂了一顿,要他们在外面注意“避嫌”,威胁唐小爱要是再有此类的照片流出来,就要和她算账。

    但钟御卿根本不管那么多,而且秦峻宁越骂,他反而故意要越让他生气一样……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现在是绿嘉国际的代言人,我应该喜欢你才对。”钟御卿轻笑,低低说道,甚至温柔的抬起手,帮她整理发丝。

    “那……干嘛这样对我?秦总知道……肯定要骂死我。”唐小爱不自然的想避开,她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惹到钟御卿了。

    她从小到大都是老师眼中五讲四美的好学生,对待身边的人也都礼貌有加,从不会背后说人闲话,当面与人难堪……

    “不用怕那纸老虎。”钟御卿见到她躲避的动作,眼眸微微一沉,脸上依旧笑意盈盈。

    “钟先生,拜托你……别在摄像机面前这样……”唐小爱都快哭了,对钟御卿来说秦峻宁是纸老虎,可对她来说,秦峻宁是自己直接领导者和剥削者啊!

    “陪我跳舞。”拍卖会结束,现在是自由派对,舞厅的灯光闪烁不停,钟御卿将她拉下舞池,伸手圈上她的腰,“放松点亲爱的,你太僵硬了。”

    “我能不能先回房间。”唐小爱和他贴的那么近,紧张的踩不准节奏,她低着头,感觉好多目光在看他们。

    “你太不会享受生活,总是让自己绷的很紧。”钟御卿没有要放她回去的意思,依旧紧紧搂着她的腰,攥着她的手,语气闲适的说道。

    “还对我有什么意见?”唐小爱咬了咬唇,问道。

    总觉得他在故意针对自己,可是钟御卿又不会留下任何明显的把柄,反而处处表现的像是对她格外照顾,技巧高明的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还有嘛……床上也绷的太紧,让我很辛苦。”调情的话从钟御卿口中云淡风清的说出来,别有一番性感风味。

    “你……”而唐小爱如同煮红的龙虾,几乎想抽自己两个嘴巴,让自己乱问!

    “今天晚上能不能放松一点?”钟御卿凑在她耳边低低问道,确定他熬不过第三个夜晚,他想要她。

    她那生硬的喊自己“钟先生”的口吻,还有避让的态度,以及急于想划清两人关系的模样,都让钟御卿恼火,可同时,又有奇妙的占有欲,想逼迫她全部接受自己。

    “什么?”唐小爱觉得自己一直在耳鸣,为什么曾经天使般的男人说出令人浑身发烫的话,还要那么优雅性感?

    “我想要你。”钟御卿像是知道她无法接受放肆的话语,他故意更放诞的说道。

    唐小爱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没理解错的话……刚才那句话赤裸裸的表达了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句话!

    这句话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露骨的话!

    在外人眼中,依旧斯文绅士优雅完美的钟御卿,在她耳边吐出这么放诞的话来,唐小爱真无法接受。

    她突然推开钟御卿,在舞池中提着裙角,落荒而逃。

    不管大家都在看她,唐小爱只想先找个安静又安全的的地方藏起来。

    “小昭,我今晚跟你睡。”直奔小昭下榻的房间,唐小爱喘着气说道。

    “小爱?”小昭在帮羊姐姐处理唐小爱的一些通告,酒店里的慈善拍卖会跟她的工作无关,所以没有过去。

    “我先换衣服。”唐小爱还穿着高级定制的黑色鱼尾礼服,像一条夜色凝聚出的美人鱼。

    “小爱,这珠宝不是赞助的吧?”小昭帮她脱着礼服,没法不注意到她手上闪着耀眼光芒的红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