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46本章字数:3211字

    唐小爱最近状态这么差,肯定和钟御卿有关,他还没找这家伙算账,什么时候轮到钟御卿来质问自己?

    “清场。”钟御卿转头对秦峻宁的私人助理紫元说道。

    他要和秦峻宁谈一谈。

    他们可能是不小心睡过同一个女人,毕竟能入眼的顶尖美女也没多少,大家的圈子又差不多,所以偶尔一\夜\情了同一个女人的概率很大,但是……唐小爱不行。

    钟御卿已经明确说过,不准碰唐小爱。

    她和其他可以随便玩玩的女人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钟御卿也无法说出具体理由。

    总之,她的世界很干净,没有滥交,没有乱交,即便已经成了明星,也依旧低调朴素的像普通人,而且,她的气质很古典,贤妻良母的温暖典雅。

    她不会和跟他上过床的其他女人那样,每夜都在不同男人的床上翻滚,也不会和其他女星那样,渴望得到某些人的青睐。

    她的身上,那种天长地久永远不变的特质,让人很愿意去保护,虽然她可能不能理解男人这种奇怪的保护欲。

    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溜出去,他们不敢多做议论,只是纷纷交换着暧昧的眼神,会心的做着鬼脸。

    现在唐小爱这么红,很多男人都想得到她,所以这种情况非常正常,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钟御卿,你到底想怎么样?她现在是我的艺人,我的!”秦峻宁有些恼怒的点明她的所有权归自己。

    “我没说她是我的员工。”钟御卿坐在秦峻宁对面,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口,平息刚才看到那一幕的恼怒。

    她真是任人宰割的小宠物啊!

    被不是他的男人亲吻,也露出那副柔弱惊慌,让人血脉贲张想强上了她的表情!

    这让钟御卿很厌恶,因为她竟然对所有人都会表现出那只属于自己的风情。

    “那你干嘛打断我们的工作?”秦峻宁冷声问道。

    “你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钟御卿说过的话,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要遵循。

    “钟御卿,你什么意思?想和我抢人的话,可以直接来,不用绕弯子。”秦峻宁冒火了,他最近肝火太旺,总是克制不住脾气,“只是我想提醒你,现在唐小爱和两个月前不一样了,她成了我的心肝宝贝,想抢走她,门都没有!”

    秦峻宁狠狠刺激着钟御卿,唐小爱是他的心头肉,摇钱树嘛,谁不爱?

    “我说过不会介于你们的工作,就会做到。”钟御卿弹了弹烟灰,“但是刚才的事,如果再发生一次……”

    “你准备来个割袍断义?为了个女人?”秦峻宁冷嗤,盯着烟雾缭绕后的钟御卿,“好啊,如果我们之间因为女人不和,那就断了,以后你走你的星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小桥!”

    “峻宁!”钟御卿皱了皱眉,秦峻宁知道他不可能为了女人跟他彻底翻脸,但是刚才这句话,确实过火了点。

    还是少爷脾气!这世界上也恐怕只有他能纵容秦峻宁了。

    “怎么?是你先威胁我,难道还不准我发表意见?”秦峻宁站起身,走到钟御卿面前,态度非常臭,也非常嚣张,“我就算把她弄上床,你又能怎样?”

    “秦峻宁!”钟御卿的声音猛然沉了下去,那双黑色的双眸在烟雾后,似乎也缠绕着一丝丝令人看不懂的烟雾。

    当他连名带姓的喊秦峻宁的名字时,就连秦峻宁都敛去了几分狂妄和傲娇。

    唐小爱在卫生间里平息着刚才被冰冻住的感觉。

    小昭在一边嘘寒问暖,无比体贴:“小爱,是不是肚子不舒服?要不要吃点药?喝了那么多酸牛奶,肠胃确实会受不了……”

    “没事。”唐小爱拉开卫生间的门,长长吐了一口气,“可以继续工作。”

    小昭领着她出去,等看到临时搭建的场景棚里,所有工作人员都不见了,只有钟御卿和秦峻宁时,小昭立刻觉得压力很大。

    那群人都被清场了?

    那她该何去何从?

    最可怕的是,两个老板好像在吵架,那气氛格外古怪压抑。

    秦峻宁扭过头,看见唐小爱站在小昭身后,立刻走到她面前,将她拉到钟御卿面前,一个漂亮的舞蹈动作,让她半靠在自己手臂上,薄唇压了下去,当着钟御卿的面强吻。

    也只有秦峻宁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换作其他人,哪里敢这么乱来。

    唐小爱觉得今天自己肯定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她竟然下意识的伸手往秦峻宁的俊脸上打去,狠狠的,毫不留情。

    虽然,秦峻宁眼疾手快的攥住她的手腕,反折到她的身后,咬住她紧闭的唇,在上面留下牙印。

    而自始至终,最令人不安的,反而坐在一边始终没动的钟御卿,面对眼前的这一幕,他没有阻止,也没有出手,依旧姿势闲雅的坐在椅子上,指间烟雾缭绕,和他的人一样,让人看不清。

    唐小爱觉得自己的神经全部崩断,她紧紧咬着牙,用尽力气推开秦峻宁,脸色青白交加的看着他。

    刚才是在做什么?教她怎么演吻戏吗?

    而更可怕的威迫来自于一边坐着的男人,始终气定神闲的看着他们“表演”,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小昭见势头不对,实在不敢呆下去,所以溜了出去,现在棚里只有三个人静默对峙着。

    “不准走。”秦峻宁冷森森的和钟御卿对峙,还能抓住一边想跑的唐小爱。

    唐小爱现在觉得自己真是个可怜又下贱的戏子,她可以被任何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却无能为力。

    即便在外人面前她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可是在这群人的眼中,身份永远昭示着地位和命运的差别。

    如果秦峻宁愿意,让她去饭局去陪睡,她也许都无力反抗。

    如果真沦落到那种地步,唐小爱或许宁愿选择成为钟御卿的情人,至少比起形形色色的厂商老板,钟御卿无论哪一方面,都要强那些人很多。

    梦想美的让人奋不顾身,而现实总是残酷的让人无力抵抗。

    唐小爱紧紧咬着唇,低头站在两个男人中间,手指用力收紧,不停的想着自己是个悲哀的戏子,和外界沸沸扬扬传的那样,她只是一些有钱人有权人的玩物而已。

    “表演结束了?”钟御卿不急不缓的开口,深吸了口烟,问道。

    “如果你还想看,我可以给你现场来段AV秀。”秦峻宁攥紧唐小爱的手腕,不准她有任何的反抗,挑衅的说道。

    唐小爱的脸色更加苍白,哪怕是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血色的流失。

    秦峻宁从小就被家人宠坏,他的性格就是典型的纨绔少爷,如果在古代,就属于那种带着一群家仆,在街头闲逛,打死人也不偿命的恶少。

    所以,惹火了他,别指望好言好语的请求来感化他,最好的手段就是以暴制暴。

    “如果你喜欢的话,三人行也不错。”钟御卿深知秦峻宁的性格,他站了起来,扔掉烟头,伸手解自己的皮带,“你喜欢前还是后?”

    他用事实来证明自己不会和秦峻宁为一个女人来个“割袍断义”。

    唐小爱听到这句话,已经双腿发软,她现在接触这个行业,早就听说过各种重口味的话题,尤其是KIKI,曾经每天对她说高层一些内幕,什么性/派对,群欢场景……

    她很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题,所以当感觉这一幕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快要瘫软下去。

    她以为自己每夜做的噩梦就是最可怕的场景,没有想到还有比噩梦更恐怖的事情……

    拉链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格外清晰,唐小爱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拉链拉开了一道血痕,惊悚可怕,痛不欲生。

    唐小爱整个人都在发抖,控制不住的抖,从手指到心脏。

    无论她面对怎样盛大的场景,都不会表现出明显的颤抖和害怕,只有这种事……比噩梦还要恐怖的事情,才会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她突然求助的看向秦峻宁,希望一向喜欢乱来又重口味的老板,这次谁能开恩救她,阻止这可怕的一幕。

    “你是变态!我才不要和变态一起做!”秦峻宁觉得自己握着的是一张在秋风中簌簌抖动的白纸,他刚才只是气气钟御卿而已,根本不想让唐小爱受伤。

    她现在是他的摇钱树,要好好保护,谁也别想染指。

    而且她的脸色太难看了,眼神里泛着泪光,整个人都快瘫软下去,虽然一言不发,依旧能看出那种害怕和绝望。

    秦峻宁不觉扶住她的腰,可她被碰到腰,抖的更厉害,连牙齿都在打颤,发出细小的声音。

    “你不是觉得为了一个女人吵架很不值得?所以,我愿意共享同一具身体……”

    唐小爱牙齿在打颤,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来,因为她觉得自己看到了真正的魔鬼。

    无论钟御卿的本性是什么,他刚才那种对性的开放程度和那种无所谓的态度,都让唐小爱难过万分。

    做他的情人,就是供他发泄欲望,还会偶尔面临这种“三人行”的场面吗?

    那她宁愿抗争到底,也不想彻底沦落成玩物。

    “谁要和你共享?我今天很忙,你要是没其他事,就别在打搅我们工作。”秦峻宁虽然喜欢各种美女,可他从不会就玩这样的变态游戏,就算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而且唐小爱快被吓死了的感觉,再不结束这种场面,可能她这几天都没法给自己好好工作。

    所以秦峻宁立刻拿起手机,拨通紫元的电话:“准备进场,继续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