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捕捞海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0:58本章字数:3135字

    刚开始捕捞,叶天怕有人出事,所以一直守在大家身边,后面他们熟悉了,叶天就可以放手不管了。

    守着众人的时候,叶天也动手捞海参,顺便又去抓了几只帝王蟹。自从夏晴辞职后,就没向金源酒店提供过帝王蟹了,现在估计他们也需要。

    晚上海底变暗,能见度很低,叶天带着捕捞队返回了村子。今天下海捕捞了三个小时,收获还不错,每个人平均捕捞了差不多十斤海参,主要是海底海参太多了,一抓一个准,十分好抓。

    而叶天一个人捕捞了两百斤海参,还抓了六只帝王蟹,收获颇丰。

    叶天的战绩让捕捞队的人羡慕不已,叶天给他们开价二十一斤海参,如果按照叶天的速度,刚才三个小时就是四千元的收入,实在是太吓人了。但是他们不可能达到叶天那样的速度,虽然海参数量很多,但是海底暗流涌动,能见度也不高,抓起来很还是十分费力。而叶天不一样,他有家传的九天心诀护体,效率自然很高。

    几个小时抓了五百斤海参,明天给金源酒店供货差不多了,至于王美华那儿,只能从后天开始供货。

    第二天叶天将海参装上船,然后运到龙王口,打电话给之前一直帮他运货的络腮胡,让他尽快到龙王口拉货。不大会儿络腮胡的货车就来了,这段时间叶天的货都是由络腮胡运送。

    一见叶天,络腮胡就熟络地打招呼,“叶老板,这次拉的又是啥?”

    叶天笑笑,“运点海参,到金源酒店。”

    “你们十来天都没给金源酒店送货了,我还以为你们不送了。”络腮胡一边帮叶天装车,一边聊天。之前夏晴从金源酒店辞职后,就没有向金源酒店提供蛤蜊跟帝王蟹了,络腮胡每天只是帮忙运当归到仁心堂。

    “之前遇到点事,现在重新给金源酒店供货。对了,跟你商量个事。”叶天道。

    “商量啥,叶老板直说就是。”络腮胡豪爽道。

    “以后运海参到金源酒店,你帮我去交接下,铁牛跟金源酒店闹了点矛盾,不方便再去了。”之前一直是铁牛跟金源酒店交接,但是现在必须换人,铁牛不能去了。

    络腮胡也没多说啥,直接应道:“没问题,你把交接的流程告诉我,我办事肯定让你满意。”

    叶天点点头,“今天你跟着我走一趟,流程不复杂,你一看便会。对了,以后每次运费给你涨五十元,作为交接的报酬。”

    之前叶天跟络腮胡约定好的,帮他运一次货,运费三百元,现在涨五十,就是三百五十元。

    原本开车的络腮胡一听叶天给他涨钱,一脚油门刹住,慌忙道:“叶老板,这点小事涨啥钱啊。你是不知道,之前我跑运输有多难,到处接不到货,每个月还要亏两千元。后来认识你算是让我稳定下来了,拉一趟货三百元,一月就是九千,我再拉点其他货,扣掉成本和份子钱,每月都有一万的纯收入,你是我的大客户,我帮点忙怎么可能收你钱。”

    叶天笑道:“我这人就是这样,不喜欢老实人吃亏,就这样说定了,要是这钱你不收,我可就另外找个司机哦。”

    络腮胡一脸无奈,最后只得同意,但对叶天可是感激涕零。

    货车开到一半,叶天突然想起了之前络腮胡说的一句话,问道:“刚才你说什么每月交份子钱,那是什么意思,你们司机除了油钱,还有其它费用?”

    一说到份子钱,络腮胡立马不平起来,“叶老板你是不知道,在东州市,货车司机要想揽活,必须每月给一帮混子交份子钱。一般一个月两千元,按月缴纳,如果不交钱,就别想揽活,而且司机还要挨打。之前就有一个哥们,舍不得那两千元,被混子打成重伤,住了一个月的医院。”

    叶天眉头一皱,“竟然还有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司机揽活还要交份子钱的,这份子钱说白了就是保护费而已。

    络腮胡道:“这种事在东州市很常见,不仅是我们司机,开店的、卖货的、就连卖菜的都要交钱。东州市黑势力猖獗,盘根错节,政府想管也是无能为力啊,可是苦了老百姓哦。”络腮胡最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叶天默默听着,他想起了之前梦幻城的楚曼柔。这妞告诉他,东州市的混子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势力,这些混混就靠收取保护费和违法经营来牟利。

    “你们那里的混子是哪个区的?”叶天问络腮胡。

    “我是西区,西区的混子最不讲理,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警察都跟他们坑壑一气。”络腮胡答道。

    又是西区,之前西区的人去梦幻城闹事,还想将楚曼柔抢回去玩乐。后来听楚曼柔说这是西区的混子在向东区的混子挑战,是要抢占东区的地盘。叶天倒是希望混子们互相厮杀,最后弄个几败俱伤。但是这样的情况微乎其微,混子们只要有了地盘,很快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不知道现在东区是否被西区吞并了。

    倘若西区真有那么流弊,以后统一东州市四个区,西区老大成为地下王者,要想打倒这帮混子就更难了。叶天之前还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是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不愿意看见那些混子欺负老百姓。这件事他默默记下了,以后要关注这几个区混子的动向了。

    跟络腮胡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金源酒店。叶天先让络腮胡将海参卸了,在采购部过秤,而他则拿着装帝王蟹的编织袋去了李经理的办公室。

    在去的时候,叶天找了一间公厕,运用易容术将自己变成了之前那个老头。来到前台的时候,徐珊珊礼貌地对叶天打招呼,叶天则对徐珊珊挤了一下眼睛,故意逗逗这妞。

    这个动作让徐珊珊一开始有些生气,心想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色,上次她还好心扶过他,居然是这幅德行。不过徐珊珊越想越不对,这个老头的眼神太像一个人了——叶天。徐珊珊印象里,叶天就是那种轻佻而且带着坏坏的眼神,这老头的眼神跟叶天很像。

    徐珊珊的直觉一直很准,感觉眼前的老头就是叶天老了的翻版,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老头跟叶天有联系?叶天一个眼神,让徐珊珊的心都乱了。

    而叶天则大摇大摆去了李经理的办公室,还没敲门办公室的门就开了,李经理站在门边对着叶天点头哈腰,“叶老板,看见你我太激动了,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

    李经理还沉浸在昨晚那种狂喜之中,“你不知道,昨晚我半夜又把老婆弄醒,来了一次,那婆娘都很诧异,我怎么突然这么猛了,弄得她不要不要的。”

    叶天憋着笑,这丫的整个“不要不要的”真是笑死人。

    “李经理,虽然我用祖传的方子将你的能力大大提升,但是你切记不要过度。否则身体将受到很严重的损伤,一旦再出现以前的情况,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了,适可而止就行。”叶天老神在在道。他是在吓唬李经理,害怕这丫的天天精力充沛,去祸害那些小姑娘,他可就成了罪人了。

    李经理果然身子一抖,他还打算以后出去找小姑娘玩了,居然被告诫不能过度,心里有些不甘心道:“叶老板,这个不能过度是个什么标准?”

    “按照你这个岁数,三天一次最好,主要是你以前那方面受了损伤,我是将你的能力强行提升的,也就是说你的根基不好。这种情况你必须克制,当然你可以不听我的,孰轻孰重自己掂量。”

    说话的时候,叶天偷瞄李经理的表情,这家伙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李经理一咬牙道:“叶老板,我听你的,就三天一次,就算憋死也总比那玩意儿不行好。”

    “李经理是明白人,这就好,之前那个方子你按时服用,对你身体有好处。”叶天缓缓道。

    “是是,叶老板快请坐。”李经理说完将叶天让到沙发上坐下,还给叶天泡了一杯茶。

    叶天将编织袋里的一只帝王蟹捉了出来,对李经理道:“李经理,这是我们那片海域捕获的帝王蟹,数量不多,但每天都能抓个十几只,不知道你们酒店需不需要。”

    李经理一看帝王蟹顿时双眼放光,“叶老板啊,你真是太懂我了,你不知道,这两天为了这帝王蟹可把我愁死了。”

    叶天装作迷惑道:“这是为什么?”

    “叶老板有所不知,之前我们酒店找了一个年轻人,这人隔三差五就送几只帝王蟹来。由于数量不多,我们只给几个有钱的大老板做帝王蟹吃,哪知道后面经理换了,那送帝王蟹的小伙子就没来了。现在老板们吃帝王蟹上瘾了,非要酒店尽快做出来,酒店专门派人去外面买,但是买回来的帝王蟹比之前的品质差了一大截,做出来老板们都不爱吃。你也知道,这些大老板是酒店的贵客,得罪不起,让我们尽快做出以前那种帝王蟹,但是找不到那个小伙子,根本没法弄啊。”

    说到这里,李经理都是一脸苦笑,而他嘴里说的小伙子就是叶天,之前叶天向金源酒店提供过帝王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