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修改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4本章字数:1697字

    “吾清,我知道你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如果需要帮忙,你尽管说。”曲如圭在这几天已经大概了解了事情的起始,看见老友受到这样的打击,一蹶不振,也为隋语的所作所为痛心不已。

    “如圭,我正打算让风叫你来,我们想到一起了,”隋吾清说,“孩子们,你们先出去转转,让我们两个老头子好好聊聊。”

    风和少敏知道他们的谈话非同小可,赶忙点头,出了病房,走廊的左边是落地大玻璃窗,风和少敏各自靠在护栏上,看着外面下着雨。风双手交叉,盯着外面,沉思不语,少敏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风,干嘛不说话?”少敏还是忍不住先开口。

    “很累。想安静一会儿。”

    “哦!那我不说话了。”少敏嘟嘟嘴。

    风瞥了眼少敏,为少敏的稚巧露出笑容:“不至如此,少敏,你看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落在玻璃窗上,把一切都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多好的事情!可惜这些雨再大,也冲洗不净人心的肮脏,只会徒然增人伤感。”

    “可是我相信,世间的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恶人总会得到报应的。”少敏笃定地说,却让风吃了一惊,他真正的没想到,少敏21岁的小脑袋瓜里居然有这么深奥的想法,世间善恶,轮回因果是连风都不能轻易相信的虚无缥缈,可是还没有什么阅历的少敏却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真是让风大大的意外,他心里受到震撼,不由自主地转头盯着少敏。

    少敏以为风不相信自己的话,急忙道:“真的!风,相信我。”

    风定定地看着少敏,叹口气:“我相信你。”

    “你猜猜,他们两个在病房里说些什么。”少敏还是年轻,忍不住好奇之心。

    “我也不知道,都老半天了。”其实风心里大概能猜到,爸爸和少敏爸爸说的事情一定和大哥有关系,可是他也不能对少敏说些什么,只好如此搪塞。

    他们被叫到病房的时候,隋吾清和曲如圭如神色如常,风暗地里松了口气,目前将养身体是最重要的,但愿曲叔叔是这么劝解爸爸的,一切都要等他的身体复原了再作打算,否则,想要夺回原本的一切,恐怕没那么容易呢。

    “风儿,我和你曲叔叔想撮合你和少敏,你们俩也都不小了,该谈婚论嫁了。”隋吾清看起来精神大好,说话也不沙哑了。

    “什么?爸,这件事情我还没考虑过。”风吃惊地说,他没想到他们把他的终身大事给私自定下了,这是他最不愿意想到的事情。

    “没考虑过没关系,我们替你们都考虑好了,可以先领证,不着急办婚礼的。”曲如圭笑着说,他知道少敏心仪风很久了,想助自己的女儿一臂之力。

    “可是爸爸,我们又不是古代人,你们说了不算数的。”少敏已经看到风微皱的眉头,那表示他很不高兴了,少敏觉得爸爸越帮越乱,她不要这样的结局,好像是爸爸和隋伯伯绑了风,扔在她怀里一样。

    “风儿,难道你还不愿意吗?上哪里找少敏这么好的姑娘!”隋吾清生起气来。

    “伯伯,你不要生气嘛!我和风还没有谈恋爱,就要谈婚论嫁,这也太快了,我也接受不了的。”少敏乖巧地插话。

    “既然少敏这样说,那就给你们两个相处的时间,我就不信不能日久生情,风儿,你听到了没有,以前你给少敏的时间太少了,以后多陪陪她。”

    “这是我的。。。。。。。。”风本来想脱口而出的话,看到了隋吾清疲态毕现的神情,甚至眼神里有了祈求的意味,风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转口道,“我会的。”

    “爸爸,我们先走吧,隋伯伯该休息了。”少敏觉得再多呆下去徒增尴尬,便拉着曲如圭要走。

    风送走了曲如圭父女,回到病房,看到隋吾清正闭目养神,正要悄悄退出,隋吾清说话了:“风儿,你坐下,爸爸有话对你说。”

    风只得坐在隋吾清身边,隋吾清先叹了口气,才说:“爸爸本来不想干涉你个人的感情,可是现在不得不这样做啊!”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夺回所有的一切必须要有曲叔叔的帮忙?”风已经猜到了。

    “是啊!否则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和你大哥抗衡,谈何东山再起?”隋吾清兀自后悔自己给隋语的权力太大,让他一朝反戈,更后悔没有早点给风做准备,以至于现在需要别驻外人的力量。

    “所以,我就得和少敏结婚,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利用曲如圭的势力来达成我们的目的,是吗?爸爸!”风平静地说。

    “的确是这样。而且少敏也能配得起你。”隋吾清很坦白。

    “你考虑好了所有的问题,听起来完美无缺,万无一失,而且也的确是招好棋,可是爸爸你偏偏忘了最重要的东西。”风内心已经开始悲凉愤怒,他决不愿意做这样的妥协。

    “什么东西?”隋吾清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