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修改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4本章字数:1629字

    她终于和老凌面对面坐在酒吧里,工作之外终于单独相聚在了一起,她以为不会有这一天,没想到几个巴掌还是把这个男人扇到了自己面前。她看着他,他盯着她,微笑,她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第一次见面她就喜欢看他笑,老凌笑起来很好看,给他貌不惊人的五官像是艺术美化了一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让她心动的笑容。

    她是个风月场里练出来的人,她不该动真情的,动了会死得很惨,这是她这么多年得出来的心得,可是情不由人啊!她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男人有些入迷,她绝对不是被他的外表给吸引的,那是什么?她思来想去,始终得不出一个结论,最后只能无奈感叹,大概是命运吧!就像刘半仙说的一样,凡事自有定数,我是什么定数,对面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定数,我为什么会和他坐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喜欢他,这都是定数么?她手托着腮,嘴里噙着饮料管,想得出神。

    老凌看着她,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矛盾他,理智告诉自己,他不该和她单独来这里,他是个已婚男人,这是很危险的举动!情感却诱惑他,她在灯光的映照下,看起来说不出的美丽风流,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抵挡不住,更何况老凌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越发知道她的动人,那几巴掌把他从对她的猜测中直接拉到了她的身边,他已经开了头,回头还来得及,一番斗争后,还是情感占了上风,他决定深入地了解她,了解她为什么总带着虚幻缥缈的气质。

    她给他将自己的故事,从出生到成长,到她生命中的那些男人,那个道貌岸然的系主任,那个自私又无担当的男朋友,那个曾经海誓山盟最终却弃她而去的男人,她讲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直带着微笑,仿佛是不相干的别的女人的故事,那些残酷又真实的细节她竟然都说给他听,她仿佛把自己若干年来受到的委屈和挣扎都扔给了老凌,让他目瞪口呆,仿佛在听一个传奇故事一样。

    老凌听她讲自己小时候的事,觉得不可思议,他没办法想象她的命运居然是这样的悲苦,母亲因为生她难产而死,他们父女在那个小山村里受尽了白眼和欺辱,这简直是不能让人相信的小说,可是它们真实地发生在她的身上,没有一点夸张和虚构,这就是她真实的童年生活,残酷而现实。

    她果然不像是现实里的女孩子,连带她的一切都具有这么强烈而夸张的戏剧效果,他有了强烈的保护她的欲望,忍不住紧紧握住她的手,怜惜地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听了你的故事,不让人疼惜你都不行。”

    “如果今生今世真能有一个男人真正疼惜我,那我也不枉来这人世一遭。”她似乎真的动情了,眼里泪光潋潋。

    老凌心中触动起来,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轻轻地摩挲着,就让我做一次武松吧,把你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情份都还给你。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微醉,她听到老凌手机那边嚷嚷:“干吗呢?还不过来!哥儿几个等你等得黄花菜都凉了!”

    老凌一拍脑门,该死!把这事儿给忘了,老凌赶忙解释,挂了电话,对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关系,你走吧。我租的房子就在对面,走过去就好了。”她说。

    “没事儿,我先把你送回家,让他们再等会儿。”

    他把她送进了家门,她关上门,觉得浑身燥热,这酒后劲真大,大到她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凄惨的童年,不堪的过往,那些早已经尘封在心底里,再也不愿意想起的往事,她苦笑起来,她不应该对他动了情,她也不应该对他说出这一切的,他是动了真情,可是明天酒醒过后,他会不会后悔他听到的这一切,他会不会把她看得很不堪?

    她的风流,她的淫荡并不是她的本意,是什么让她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她原本是个好姑娘呀!她想告诉他,她希望他能留下来,她是值得他留下来的,不是吗?

    她抱着不可能的幻想把门打开,却发现老凌依旧立在门外。

    “你怎么。。。。。。没走么?”她吃惊地都结巴了。

    “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

    她微笑起来,又流下了眼泪,她和他都在刚才挣扎得好辛苦!两个人都定定地望着对方,突然拥抱在了一起,酒劲让他们生出了无边的勇气,超越了道德的束缚,情感和冲动掌控了一切,世俗都抛在了脑后,只剩下热烈和缠绵,当老凌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两人仿佛两头兽,不可抑制地嗥叫起来,最后,酒都化成了大汗淋漓和深深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