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修改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5本章字数:1844字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风正在电脑前看着少敏发过来的并购计划,他感到有些心烦,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他需要应付的事情还很多,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商场如战场,这和他喜欢干的牙医完全是两回事!现在他们正按照隋吾清和曲如圭的计划,搭建一个让隋语看不见的战场,让他自己闯进这个甜蜜的陷阱里,乖乖的束手就擒,哪有那么容易?难道隋语和他隋风一样吗?隋语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想要对他做到瞒天过海,他们都得加倍小心,而且风不相信大哥一点风声都听不到,他们两个终有一场硬仗要打。

    门铃响起,肯定又是少敏,这个丫头借着这好机会,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和风呆在一起,连这样的大雨天都不能阻挡她,风真无奈!而风答应了隋吾清,他要尽力尝试和少敏在一起,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风开了门,却吃惊地看到面前是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庞,房丹丹忧伤的脸,她全身都湿透了,头发还往下滴着水,衣服都紧紧地粘在了身上,看起来分外的孤独可怜。

    “我想到一个朋友们都找不到的地方,所以来这里了。”丹丹想逃离开陶嘉和老凌,不知怎么就到了风这里。

    “进来。”风表面看起来平静,心中却翻着波澜。他看到的丹丹,仿佛蒙了一层哀伤的纱,风的心一阵发紧,她怎么了?

    他看到她从没有像此刻那样柔弱无助,他真想紧紧地把她搂住,以慰藉自己这么长时间的相思之苦,却又觉得突兀,她看起来是遇上了伤心事,他又怎么能乘她之危呢。

    “去洗澡,我给你拿干衣服。”风看到浑身湿漉漉的丹丹全身都在发抖。

    丹丹乖乖地点点头,进了卫生间,风看到外面风急雨大,出去买现成的衣服来不及,就把自己的睡衣睡裤找了出来,心里寻思,这个傻女人不是开车来的吗?怎么会把自己淋成落汤鸡?

    虽然丹丹穿着风的深蓝色睡衣看起来宽大可笑,可是风却觉得屋子里不似刚才一个人的时候那么冷清孤寂,丹丹不像是个借宿的客人,到好像女主人一般,让风觉得这屋子里添了点热闹,尽管那个女人很伤心。

    “隋风,这个洗衣机怎么用,我想把湿衣服洗一下。”丹丹刚说完,连打了几个喷嚏。

    “淋那么大的雨,不感冒才奇怪。”风随手拿过丹丹手里那团湿漉漉的衣服,丹丹却觉得不好意思。

    “你这个女人又笨又麻烦,还不去床上躺着。”风皱着眉头说。

    丹丹顺从地松开了手,爬到了风雪白松软的床上,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丹丹心想自己真的是疯了,和陶嘉大吵了一架,不管不顾地从咖啡店里跑出来,全身淋透了,可使全身淋透又能怎么样?谁能体会她此刻愤怒无助的心情,她狠狠地对陶嘉说了分手,当然要狠狠的,连语气都是狠的,越是狠她的心越疼,她满脸的不在乎,对面那个骗子却哭了!

    他哭得那么伤心,他发红的眼睛流着泪,他说找到了真爱,丹丹就是他的真爱,他求她给他一次机会,他甚至跪了下来,在那么多人面前,丹丹目瞪口呆地看着跪着那里的陶嘉流着泪,不知道这个男人是真是假,她突然手足无措,只能低声地说,我恨你!

    她转身就走,他起身就追,她把自己扔到了大雨里,狂奔起来,等她停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到了风寓所的附近,她突然想藏起来,藏到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让他们找不到,她只想一个人好好呆着。

    风把丹丹的湿衣服放到了洗衣机里,按了开关,他走到卧室,看到丹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雪白的脚露在外面。

    笨死!也不怕着凉!风以为丹丹睡着了,他轻轻走过去,想给她盖上被子,却发现那个傻女人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某处,眼泪已经濡湿了一大片床单。

    风坐在丹丹身边,说:“半年没见了,你这个女人还是这么没有长进啊!连个谢字都没有。”

    “谢谢你,隋风。”丹丹嗫嚅道。

    “落汤鸡一样地站在我门口,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以不告诉我,可是我忍不住去想,我估计你不是被人家劫财就是被人家劫色,不然你不会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风一点都不顾及丹丹忧伤的情绪,毒舌又开始发功了。

    “你没看到人家正在难过伤心啊!不损我你会死啊?”丹丹的情绪被风的一句话挑了起来,这个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劫财还值得难过一下,劫色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风不以为然地摇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丹丹一下子坐了起来,难道她这么不值钱吗?

    “像你这样的大龄剩女,劫色好过劫财,你不明白吗?”风嘴里啧啧感叹有声,这个女人真笨!

    “你太过分了!”丹丹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拳头往风身上打去,刚才的可怜无助,哀伤自艾的的神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一把握住了丹丹的手腕,说:“女人年龄大了,被人骗色好过骗财,这话虽然不好听,却实用。”

    风直直地盯着丹丹的眼睛,毫不退缩,两人互相对峙着,丹丹听到风这样说,虽然很生气,心里却的确没那么难过了,这个家伙虽然毒舌,可是仔细想想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