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修改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6本章字数:1612字

    他们居然吻在一起,如此缠绵悱恻,缱绻不舍,看来那女人还是太年轻,可是又有谁能抵挡得了陶嘉的魅力,绝望和刺激已经抽离了肖琦的最后一丝理智,所有的恨意和不甘如烈焰烧起了肖琦报复的决绝,她面如死灰却又无比坚决地朝他们走去。

    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料到肖琦的靠近,寒光一闪,陶嘉和丹丹已经直觉不对,两人分开还未来得及闪躲,肖琦的刀锋已经带着恨意冲丹丹劈了下来,丹丹惊吓得呆了,陶嘉则如泥塑一般,吃惊的失了神,人群中的惊叫声响起的时候,一个身影迅即的冲了过来,挡在了丹丹面前,刀锋划过了那个人的手背,鲜血跟着寒光欢快地跳着弧线的舞蹈喷洒了出来,在空中撒出漂亮的血花,落在了风的白衬衣上,印上了一大片的梅花。

    人们的惊叫声中,抖若筛糠的肖琦绝望而愤恨地看了陶嘉一眼,刀锋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胸前插去。

    风、少敏和萧笛正在不远处喝酒闲聊,少敏先看到了丹丹和陶嘉,原来他们在一起!

    “怪不得人家看不上你呢!原来美女是大叔控啊!”少敏心里升起了一种恶作剧的报复感,她的确想让风看看眼前这场好戏。

    “你说什么呢?”风被少敏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有些奇怪。

    “你扭头自己看看。”少敏脸上是幸灾乐祸。

    风转头,看到了丹丹和陶嘉,他吃了一惊,这不是上次酒会上的那个男人吗?难道欺骗丹丹的那个男人是他?以风对人的了解,这样老练的男人对付丹丹这样的傻妞不是手到擒来吗?只是为什么自己看到他们坐在一起,风心里嫉妒的小火苗燃烧得这么旺呢!这个笨女人怎么还会和他在一起,他让她深夜浑身湿透地投奔了自己,他让她受了那么重的情伤,她还愿意和他坐在一起!

    风看到那个男人对丹丹动了真情,他着急的辨求,他无助地抓住丹丹的手,他怜惜地抹去丹丹脸上的泪水,这个人看来的确是很在乎丹丹,他那么一个大男人,坐在那里不管不顾得流泪,看起来的确让人觉得有点心酸,也有些感动。可是话说回来,要是换了我,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傻丫头这么痛苦难过,这么的游离不舍,我会让她有应对一切的力量,那应是另一种爱情的滋味,无法预测未来,却有信心面对一切。

    他看到了他们突然吻在了一起,风不由自主地心痛起来。少敏一脸看好戏的神情,萧笛表情复杂,不知在想什么,风叹了口气,不欲转头去看,却看到了一个女人神色异常地朝他们走去,风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紧紧盯着女人,寒光闪过的时候,他心里喊声不好,冲了过去。

    他下意识地冲到丹丹的面前,抬起手臂替她去挡劈下来的刀锋,肖琦看到横闯出来的人心里吃惊,后退却来不及了,刀锋顺势划过了风的手背,风觉得自己的手背一阵冰凉,空中撒出了血花,他紧张的顾不得自己的疼痛,他怕这个失去理智的女人再次伤害丹丹,回头看看,那个笨女人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就这一回首的功夫,女人已经将刀插向自己的胸前,酒吧乱作一团,隐约有警笛声,风已经顾不上萧笛和少敏,拉着呆若木鸡的丹丹从后门快速地走掉了。

    少敏脸色灰白地看着乱作一团的人们,喃喃自语:“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萧笛看到风已经拉着丹丹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眼前还有这个呆若木鸡,似乎吓傻了的少敏,只好先顾一头。

    “风可以为丹丹去死,原来他早已经爱得这么深了,我太傻了,居然幼稚地以为可以夺回风的心,他居然爱她爱得奋不顾身。”少敏似乎大彻大悟。

    “你可以为风做到这样吗?”萧笛似有深意的问少敏。

    “我不确定,当风需要我保护的时候,我能不能奋不顾身。”少敏坦白地说。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这样奇特的事情,不过我的确被风感动了。”萧笛感慨地说。

    “风真是个用情至深的男人,房丹丹能得到风的爱,她是多么幸运的女人!”少敏眼里闪着泪光。

    “少敏,那你呢?”

    “我决定放手,成全他们。不是因为房丹丹,而是因为风,他不单感动了你,还有我,我还有什么理由去争夺可以为爱奋不顾身的风?看到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我就知道我得退出了。”少敏似乎完全明白了。

    “若能放下最好,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你们的并购计划是否会因为感情产生变数,现在看来我竟是多虑了。”萧笛笑着说。

    少敏并未回应,却和萧笛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