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天幸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3本章字数:4004字

    李燕铃点点头。道:“他身上的毒前段时间就经常发作,近来没见怎样!好久没发作了!”

    唐英年厉声道:“是谁杀了唐朝?是谁灭我唐家千年香火?”

    金燕然道:“是石真开!是衡山派弟子石真开!他是阎王殿杀手集团益阳的总头领!”跟着,俩女一边比划一边哭,将整件事说了一个大概!

    唐英年仰天长啸。厉叫道:“天下谁敢绝我唐家千年香火!我便灭他千年香火!”说完,大步而去!

    金燕然叫道:“你到那里去?”

    “我去灭石家!”

    李燕铃道:“我们也去!我们识路!看能不能找到唐老大和柳姐姐伍姐姐的尸体!”

    ……

    唐朝居然还未死!

    他是被伍媚娘摇醒的!睁开眼睛,见到伍媚娘,一下子坐起来。叫道:“他奶奶的!这是阎王殿么?怎么没有牛头马脸?小倩到那里去了?他奶奶的!俺老人家活着的时候是个英雄,死了也要弄个阎王来当当!”

    他还以为自己死了呢?正在阴曹地府!只是真的有那么回事,出口狂言。阎王爷非把他打下负十八层地下室不可!

    伍媚娘道:“我们还未死呢?”

    唐朝摇摇头。说道:“未死?那我们是人不是鬼?”他四处张望一下。只见是一间宽宽大大的房子,房子的一头有一排像牢房一样的铁栏栅。对面不太大,只放一张太师椅。除此之外,就是数十支巨烛;照得如白昼一般无二。看起来,就像传说中京城的大牢一般!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四处的看过了。这里面四边包括地底和屋顶都是钢板做成的!就连对面那一排铁栏栅都是百练精钢打造的!看样子,倒像个地下暗室。看到没有。对面有一条台阶?拾级而上,似是从上面走下来似的。上面无数小洞想必就是气孔!”

    唐朝一听,伸手去摸地上,果然是精钢板。不由吓了一大跳,急忙伸手去摸自己的兵器。除了手中拼命的二把柳叶刀不见了。身上都还在。不由又松了口气,止住流出的冷汗。转头见伍媚娘的兵器也在。不由奇道:“他奶奶的!这个姓石的不杀我们,只抓起来关住,有什么作用呢?做人质?好像没有人质这种必要?难道是怕我的二伯父唐英年来收拾他,把俺老人家关起来,日后我二伯父找上门来,也好让我二伯父不敢将他怎么样!”

    “大约是这道理。如果不是,想必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

    “可能是金燕然她们跑掉了!说不定石真开故意拿住我们,好让我二伯父来上当!”

    “我想也是!只是唐伯父千万别上他们的当!”

    唐朝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伯父是什么人?岂会上他的当?”跟着又说道:“不过说真的,明知这是个陷阱,我二伯父仍会掉下来。”

    伍媚娘道:“你二伯父唐英年火里来水里去也不知多少回了。是不会轻易上别人的当的!只是你在石真开的手中,这个当他还真的要上!只是我们现在怎么办?”

    唐朝小声道:“放心!等会儿再没人来,我们就出去。你看到对面没有?对面有门呢?必定是从上面走下来的!”

    “这都是钢铁做成的!我们怎么走出去?”

    “我这里有把削铁如泥的短剑。不要怕。他奶奶的!等我老人家出去,有他的好看。我非好好地整死他不可!”

    伍媚娘开口准备说话,就听到对面那扇门一响,石真开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条大汉,手里托着二个托盘。里面像是刚才酒桌的的酒菜!

    那大汉走到铁栅边,把托盘的菜一样样地伸过来,加上二壶酒,然后走出去,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门重重地关上!

    唐朝骂道:“他奶奶的!姓石的!你想把爷爷我怎么样?”

    石真开笑道:“我没怎样。只是想着,你们的肚子必定饿了。特意叫广东厨子烧几个菜,让你们下酒!”

    唐朝老实不客气,走过去搬过来。说道:“好小子!你真有孝心。知道你爷爷我饿了!”

    石真开却不说话!

    唐朝却不理他。正觉肚子饿,盘腿坐下来。招呼伍媚娘一声,自己对着壶嘴就喝了一大口!

    伍媚娘叫道:“不要!有毒!”

    “不要怕!他是拿我们做人质的!不会轻易让我们死了!再说,他要我们死,也不用下毒。我们在这里逃不了,只须饿我们七八日,就是一头牛也能饿死。不用做那么多手脚,浪费毒药!”

    伍媚娘一想也是。却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他那么放得下,不由摇摇头。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吃不下!”

    “真的吃不下?”

    “真的!”

    唐朝便有些失望。口中却说道:“白白便宜了唐朝那小子!俺老人家就老实不客气了!再说,反正俺老人家本来就没多久好活。吃一顿少一顿!姓石头,你也来!”

    石真开笑道:“你老人家慢慢用!”

    唐朝点点头。说道:“很好!好孝顺的孙子!”说完,便不再理他。只管吃喝。他自己感觉味道有点怪,吃到肚里又没什么反应。又想到石真开若想自己死,其实不用下毒了,再说,毒药对自己好像也没多大作用!再者,等会儿要逃跑,不吃饱肚子,那来的力气?当下也不管他,只把酒菜都消灭掉。这才拍拍圆滚的肚皮。说道:“石真开!你跪安吧!俺老人家龙体欠安,要睡觉了!”

    石真开笑了笑。道:“我本来就是来看你们睡觉的!”

    “他奶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反应这般快,你可知酒菜里有毒?”

    “不知道!我只觉味道有点怪!可是想着你要杀我,似是不用下毒了,所以不管他!再说,我中毒已二十年了,就再多一点,也毒不死我!”

    “我本来就不想你们这么快就死!”

    “俺老人家实不明白你说什么?他奶奶的!身体怎么热起来了?”

    “热起来就对了!”石真开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四个人的份量让你自己一个人吃了下去。身体不热起来才怪呢?你可知道我下的是什么毒?”

    “什么毒?软骨散?化功散?三步断肠散?九命尸毒?”

    “不是!是春药!叫做春宵一刻散!”

    “什么?”

    唐朝和伍媚娘齐齐地跳起来。叫道:“春药?”

    石真开点头笑道:“正是!”

    唐朝高叫道:“你他奶奶的!断子绝孙的石真开!你为何要让我吃这种东西?”

    石真开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自小家里就有钱!吃喝嫖赌样样玩!可自从二十年前,我对那些飘亮的大姑娘小媳妇这一点兴趣也没有;却十分喜欢看别人做夫妻之事,看着十分受用!所以,我想让你们一齐吃下的;可惜被你一个人全吃了!也好!也好!这样的结果也挺有趣的!”

    俩人不由打个冷战。此人非但是个禽兽不如的杀手,而是还是个变态的畜生,居然用这种办法来看别人办夫妻之事。天下听说过十恶齐全的人,却是头一回听到这种无耻的人自己说出这种话!都不由觉得恶心。想必这样的事石真开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唐朝又叫道:“你真的不是个东西!居然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你建了这么一间地下暗室,就是为了看别人办事!他奶奶的!天下居然有这种狗也不如的东西!”

    他说到这里,愈觉身体燥热,一股欲火升上来。下面便不安分了。他一向嘴巴缺德,经常说伍媚娘是自己的女人,说要娶峨嵋派的师妹!其实都是恶意的讨几句便宜,或者说开个比较大、比较过分的玩笑:心里未曾有过半分的邪念。却此时,伍媚娘在他眼中非但如西施一般,也是他必要的泄欲工具!

    伍媚娘是过来人。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春药发作了。她知道人若吃了这样春药,若不交合,势必欲火焚身。本来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要以身体去救唐朝,本也十分乐意。却是这种夫妻之事,或者准确地说,这种苟合之事,那里能让别人来看?即使是一对夫妻,关上房门,也觉娇羞无限。现在石真开的眼睛睁得比灯笼还大。只觉心里发毛。又见唐朝望着自己,本能性地退了几步!

    石真开道:“这间地下暗室是我父亲建起来关仇家的,到了我的手里,我觉得让他做安乐屋比较好,哈哈……你们不用管我!你们只管办自己的事!”

    唐朝本来有些情迷意乱了。听了石真开的哈哈大笑,不由醒了三分。叫道:“为什么不叫你的老婆女儿来让我干?”

    石真开嘿嘿的冷笑几声。却不说话,只冷冷地望着唐朝!

    唐朝只觉欲火高涨,可心里还有点明白。不想自己一个快死的人坏了伍媚娘的身子。况自己早死迟死半年,也是不能定的事,说不定也就是这一二日的事!反正自己是快要死的人,又何必去害人?不由嘿嘿的冷笑几声。说道:“你想看这种破坏道德的事,我偏不让你看!”说完,反手拨刀,就向自己的心口刺下!

    伍媚娘见他反手拨刀,就明白他的意思。急忙伸手去拿住他的手。叫道:“不要!不要!”

    唐朝喘息着说道:“我迟早总得死!早一点晚一点,也不是什么好留恋的!为什么要让那畜生见到?我唐朝活着是个英雄,死也是个英雄!我老人家……”他说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药力,放了刀,伸手抱住伍媚娘就亲起来。双手抓乳房脱裤子,忙得不行!

    伍媚娘出于本能的一惊,急忙去推他。却是唐朝的武功远比她高,气力远比她大;又正如一个溺水的人,抓了根稻草般。伍媚娘那里推得动他?听到石真开的哈哈大笑,不由又急又羞!

    唐朝的手伸到伍媚娘下体的时候。猛然打个冷战,又清醒过来。急忙推开伍媚娘。叫道:“走开!走开!”伸手拨刀,又往自家胸口去!

    伍媚娘又一惊。急忙抓住他的手。叫道:“不要!不要!”说话间,急忙用身子去拦刀。

    唐朝自己要寻死不惊。倒是把石真开吓了一大跳。以为唐朝必定死了,少了一场好戏。事关他在男女的身上下药,向来是以一个人的分量来下,只是见唐朝与自己的阎王殿作对,才下二个人分量,那会想到,四个人分量由一个人吃。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不论如何也要见识一下。见唐朝寻死,不由吓了一跳。心想这种极其霸道的春药用到人身上,都是一次便虚脱而亡。现在四个人分量,不知出现什么情况。现在见伍媚娘的反应如此之快,不由松了口气。心里又奇怪起来!这种春药自己不知用了多少次,只要药力发作,从来没人可以像唐朝般还能清醒过来。这个唐朝居然有本事到精彩处刹车,倒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难道他还是个童子之身,未经风月,对这种春宵一刻散有点与生俱来的阻挡?但春药一事,虽不能称为毒药,却也从来没听说过有解药一说!

    伍媚娘一碰到唐朝,唐朝又如着了魔一般抱住伍媚娘!

    石真开正笑得欢的时候;突然间铃声大作,不由吓了一大跳!他极爱此道,想看看这二个人的发展。却是铃声不断,响得愈急愈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知道这种铃声,必定是上面有极大的麻烦;这是自为人以来没有过的事。那里还顾得去欣赏别人的合体之事。只好说道:“让你们快乐一下!我下次再看!”他口中虽如此之说,却也知道下次见的只是可能是伍媚娘与别的男人了,唐朝这四个人的份量,他自己必虚脱而亡,再无下次!说完,他急忙忙从石阶上走上去,重重的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