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天幸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3本章字数:4206字

    伍媚娘说道:“你还是少说二句,留着力气明日走路!”

    “俺老人家要睡一觉才行!俺老人家累了!”

    伍媚娘也仰面向天。说道:“小倩死了!不知石真开将她的尸体怎么样?”

    “人都死了!尸体还提她干什么?”

    “小倩死了!你难道不伤心?”

    “伤心!”

    “可你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伤心的样子!”

    “伤心难道要大叫‘我伤心死了’才算伤心?还是哭作一团?俺老人家见你也不像伤心的样子!”

    伍媚娘道:“我也伤心!我想哭,又怕你骂我!”

    唐朝急忙道:“你千万别哭,你哭起来我就乱了!”

    “不知金燕然和李燕铃逃掉没有?若以金燕然的轻功,若自己一个人跑,那些杀手断然追不上她!却是要和李燕铃一齐跑……说老实话。你最想着的是谁?或是峨嵋派的小师妹?”

    “我最想着的是柳倩倩!”

    “为什么?”

    “因为她最听话!不论俺老人家说什么,她从来不会反对!”唐朝停了一会儿,又恶狠狠的说道:“俺老人家就和铁胆银枪方晓全来个鱼死网破!他奶奶的!他敢害死小倩!”

    伍媚娘一惊。道:“你要干什么?”

    “反正我是快要死的人了,迟早半年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等我恢复力气,我老人家就直接到长沙去。半夜里找到姓方的,我跟他拼了,落个鱼死网破!只要他一死,你们就安全了;我们虽查不出他是阎王殿主的证据。还不会杀了他?反正人生本来就是注定要死的!”

    “你千万别做傻事!”

    唐朝便苦笑起来。说道:“什么叫做傻事?别人有六七十岁的阳寿,早早自己抹脖子才叫做傻事!我老人家却是快要死的人了,顶多一年半载就死,早死一点也叫做傻事?我反正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要让那个姓方的好过?嘿嘿……天下不怕死的人虽然不多,俺唐朝老人家就是其中的一个!”

    伍媚娘一时作声不得。心知他说得有理。像他这样的人,还能怎样?像这样的英雄年少,却是天妒英才。不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本来就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事!

    伍媚娘道:“天下武林中人,敢在你面前称英雄道好汉的,我看已经不多了!天下又有多少如你一般重义气轻生死?肯为朋友连命都不要?为武林公义轻言生死?”

    “你说的并不准确!我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我为朋友两肋插刀,轻言生死。并非我是什么英雄好汉。而是我非死不可!既然迟早不过是一二年活着,人生一起,也是一场缘分,为什么不拼命?以成全相遇一场的缘分!其实我也是个十分怕死的人。活着,谁不愿意?只是我求生无路,只能求死!你明白么?别人活着是为了求生,求名利地位,金钱女色,功名富贵!我活着只能等死!所以我只有求死!我到外面去,不在家好好的呆着,只因为我想死在外面,不想在家死!死在我母亲与伯父所不知的地方!他们为我活这二十年,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我不想让他们再面对我的早亡!倘若我也如别人一样不知何时会死,说不定我也是个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做的坏人!说不定我比兔子还胆小,比乌龟还会缩头!”

    伍媚娘喃喃自语:“别人活着为了求生,你活着是为了求死!那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唐朝又抱着她,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说道:“你活着是为了我!你刚才说的!所以,我不管我几时死,你都为我好好活着!有你喜欢的人,就嫁了!睡觉!睡一觉再说!”

    俩人躲到草从里睡到过午才起来!

    伍媚娘一觉醒来。饿是饿极了,却总觉得还行,还难走动!

    唐朝却仿佛死过一回似的。好像这春宵一刻散比他失血过多还厉害,又或者吃了这东西合体泄尽元阳一般。竟然爬也爬不起来!

    伍媚娘见他爬了七八下也没爬起来。忙问道:“你感到怎样?”

    “不知道!我就像中了十香软骨散一样,软洋洋的。使不上一点气力!可一运功,功力还在,可就是使不出来。那样子……对了,这样子就像上次失血过多一般。现在俺老人家爬也爬不起来!”唐朝说了那么多,急忙喘了几口气。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

    “现在怎样办?”

    “反正这里荒山野岭的没人……按道理,我们还未走得太远。应该还在石家!”

    “对对对!这里还是石家的地方!”

    “我还不知道么?应该还是在石家后面的山坡后面!你到四处看看!顺便弄点吹的回来!你自己也要小心点!”

    “也好!”

    唐朝等到头昏眼花,尿也湿了三次裤裆,伍媚娘才回来。证实他的话,这里还是石家的地方。只是所谓的石家大院已化为一堆灰烬了。像被人放火烧了一样,到底烧成怎样,伍媚娘不敢走得太近,是以也不知道!

    唐朝说道:“想必他上去以后,又到地下来看,见不见了我们……他若见到我们不见了,偏偏又没追上咱们,说明他并不知道那条暗道!”

    伍媚娘将一只杀了的兔子放到火里烤。问道:“可他会不知道么?”

    “他要是知道,还不杀了我们灭口?我们逃得了么?”

    “也是!”

    “说不定那条暗道就是当初做机关的人留下来的。这一点连石真开也不知……对了!我们在里面见到的那个死鬼,必定是做机关的人!”

    伍媚娘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试想一下,他奶奶的!快扶我坐起来……搬个石头来顶着背再说。真的很累,就好像二十年不曾吃饭一样……你试想一下,天下请人做机关的,都有杀人灭口的先例。那只老乌龟或许是怕别人杀他灭口,才故意留一条后路。却还是被石真开的死鬼父亲起了坏心,打断他的双脚,把他关到自己做的铁屋子里。他自己打开暗道门走了,可惜他的双脚没了,爬起来就慢。以至饿死在里面!你见到没有,我在点那五支红烛的时候,烛还是新的,未曾点过!”

    伍媚娘听他一说,觉得十分有理,便有些佩服唐朝起来。想开口表场他一下。谁知唐朝自己却等不及了。先行自我表场起来。说道:“你看!俺老人家就是天生的聪明!见不到的事,一猜就中,就像我亲眼见到一般。你想不佩服我也不行!”

    伍媚娘只有点头:“就是!就是!你老人家就是天生的聪明!”

    唐朝的脸孔便放光起来!十足一个得志的小人!

    伍媚娘又问道:“石真开的家是谁放火烧的?是不是金燕然和李燕铃?”

    “不是!”

    “不是?难道你也知道是谁放火烧了石真开的家?”

    “当然!”

    伍媚娘便奇了。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是谁?”

    唐朝又得意起来:“俺老人家就是天生聪明!俺老唐家生出的人就是天生聪明!你们是比不上的!下辈子吧!”

    伍媚娘不田气苦。道:“好好好!天下就你最聪明!那你说说,到底是谁放火烧了石真开的家?”

    “就是有真开自己?”

    “什么?”伍媚娘失声叫了起来!叫道:“你说什么?难道他疯了?要烧自己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心血?你未免太聪明了!”

    “他不是疯了!他是聪明!你试想一下,金燕然和李燕铃是否逃掉我们并不知道。却是他到暗室不见了我们,偏又不知这地寸暗室的机关。怕我们出去杀他。说出他那种败坏道德、畜生不如的丑事!又怕我二伯父去灭了他石家。这小子怕死,只好自己放把火烧了,然后带着老婆儿女逃到别人找不到他的地方去。反正他做了许多年杀手,又是阎王殿里的一个头目,手里大把银子。他带着家人远走高飞之后,从此退出江湖,一辈子过着帝王般的生活,再也没人找到他!还不比在江湖上混饭吃更舒服?他不烧了自己的家逃跑,难道还在等我们回去杀他?”

    “有道理!”

    “这是什么话?俺老人家所说的都是有道理的!没有道理的话俺老人家是不说的!”

    伍媚娘对他的聪明自然极佩服!因为她不知道石真开是被唐英年送到很远的地方过着帝王般的“好生活”了。石真开从一个杀手变成真的是“阎王殿”的“人”了。她不知道,所以对唐朝,那是佩服得趴下去。《五体投地》

    俩人说着话,墅兔已熟了。伍媚娘用刀割开,一人一半。

    吃完后……

    伍媚娘道:“我们今晚还得在这里过夜!怕是又要冻个半死!”

    “我想也是!但为什么要在这里过夜?”

    “你想,你爬不动,我又未恢复元气,还背不动你!只好再住一夜!明天再说,我去拾些柴来生火,夜里才不会冻死!”

    “那好!你扶我到那边背风的石头后面靠着再说!”

    伍媚娘扶着他坐好,连忙去拾柴。所幸这里的柴草甚多,不大会儿,已拾到一大堆了。

    生了火,相互抱成一团取暖!俩人说着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夜里,唐朝冻醒,见火熄了,又叫伍媚娘生火。如是生了三次火,才睡到天亮。

    天亮起来,伍媚娘已恢复了七八成。唐朝却更糟。非但爬不起来,连说话也没有昨日大声了;他自己感到有一种中气不继,有一种虚脱到随时会死的感觉。他心中苦笑一下,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天下的名医及用毒高手都说自己活不到二十岁,今年二十一了,活长一年了,还求什么呢?

    伍媚娘见他的样子,愈发的担心起来。问道:“你感觉怎样?”

    “俺老人一时还死不了,死了就拉倒!”

    “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回城里!”

    “安全么?只怕阎王殿的人四处的查我们!像我们现在这样子,连拼命的本事也没有了!”

    “那倒是件要紧的事……对了,我们不如弄些火灰和泥巴抹黑脸再走!”

    伍媚娘一想不错。于是,只一会儿功夫,俩人连对方都认不出来。唐朝忍不住大笑起来,却只笑了几声,就上气不接下气,只有忍下来!

    伍媚娘道:“一路上你千万别说话才行!你一说话,便自称老人家!别人一听,就知道是你!”

    “也是!俺老人家开始称老人家时是为了气人的。却是说着说着,一开口便死了老人家,改也改不过来!别的倒也不怕,我是快死的人,我怕谁?只怕是若还能见到娘和伯父,也开口称老人家,便十分该死!”

    伍媚娘不由好笑。说道:“来!我背你走!”

    “你行么?”

    “我行的!”

    唐朝趴在她的背上。说道:“难为你了。俺老人家居然要人来背!苦的是,你既不是我娘,又还不是我的女人……对了!老婆,你以前结婚时吃过春药么?”

    伍媚娘冷不防他一问,不由脸红:“胡说!”

    唐朝笑道:“我只想问一下,到底吃了春药,又没办事。要多少天才能正常?他奶奶的,天下的用毒高手都说它不是毒,可吃到肚里,比中毒更难受!天下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俺老人家就是过了!你想不佩服我老人家也不行!”

    伍媚娘见他说到这个问题上,还不忘表扬自己,不由失笑起来。说道:“我没吃过这种东西,却是听说吃了这种东西非一定要……只是你却不知为何,现在却成了这样子!”

    “这样子怎样?”

    “听别人说是要死的!”

    唐朝笑道:“俺老人家身中巨毒,大约这点东西还弄不死俺老人家!哈哈……天下居然有这种无耻的小人,居然爱看别人办事。他奶奶的!他若被我老人家拿住……嘿嘿……我老人家至少有十三条不同的手段让他见识见识!”

    却不知他就是有一万三千条手段,石真开也永远不会落在他的手上了!

    伍媚娘背着唐朝走了许久,终于走到石家大院的外面,见石家大院已烧得不成样子了。但又怕里面有阎王殿的杀手,又不敢走得太近!

    伍媚娘正艰难地走着,突然听到石家大院里传来一声长啸,极是悲壮!

    唐朝说道:“是我伯父唐英年来了!他几时到这里来了?你快大声叫,他必定能听到。只要有他在,就不怕了!”

    “怎样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