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墙上的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8本章字数:2076字

    蓝灵的人性复苏了。随着人性的复苏,人类一切美好的情感都回来了。

    她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她的未婚夫的床上,沉浸在对她的未婚夫的美好回忆中。

    蓝灵伸手摸摸那粉色的绸缎被子,像丝一般柔滑。她的肌肤也是这般柔滑。她的手从绸缎被子移到自己的肌肤上。先是她的唇,她把食指放到她的唇上,觉得她的唇是温软的,她把食指再往嘴里伸进去,她的舌体感觉到她的食指的柔滑和富有弹性。她啜食着她的手指,就像是在啜食着侏儒王。她脑海里有了各种臆想,这些臆想让她喘不过气来。

    蓝灵觉得她的浑身上下毫无牵挂,就像一个婴儿刚刚来到世上那样,光不溜秋的感觉让她舒坦。

    她把身子弓起来,她发现她的身体也是奇妙的。她有一种舞蹈的冲动,她把腿蜷曲起来,甩着她那长长的黑发,黑发被甩到了床沿上,她背剪着手,那双手像是一对弯腰的微笑着的芦苇,她像一个没有骨头的人,可以随意把自己揉成一团。

    在臆想中,蓝灵把侏儒王揉进了自己的团抱里。就像一个有弹性的球,能在这张大床上随意地滚动着。她获得了一种臆想的满足,但是这份满足是虚无缥缈的。她想要一种真实的满足。

    “假如侏儒王在这就好了。”她想着。

    “哇呀呀,来吧,我的王。”空中传来了这样的呼唤,是她内心的呼唤变成了实体的声音在侏儒王的寝宫里萦绕回旋。

    蓝灵得不到真实的满足。

    蓝灵希望有一种快乐让她在云霄中曼舞升腾。希望有一张神秘的飞毯托举着她,像一缕青烟又似一朵云霞,任性地飘舞,来回地游荡。

    但是这份臆想很快就消失了,她回到现实中来。

    而现实中的她,真正地在乘坐在一挂飞毯上,那张飞毯就是侏儒王的绸缎被子。

    蓝灵被飞毯托举着,慢慢地升腾,青烟缭绕着她,她身旁簇拥着无数的云霞。她顺手摘取了一朵云霞,把云霞戴在云髻上。那个美啊,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尘。

    坐在飞毯上的蓝灵慢慢地从圆润的体型变得稀薄,并且越来越薄,就像一张纸片一样薄,蓝灵成为一个纸片人了。

    飞毯还在升腾着,直到轻轻地碰到侏儒王的寝宫的墙壁,就开始凝聚,不断地凝聚,凝聚成一幅仙境一样的山水画。而成为纸片人的蓝灵,不断地融入入到那张山水画中,成为山水画中的一个最灵动的一个。

    蓝灵就这样被永远地定格在了墙壁上的那幅山水画中了。

    蓝灵成为侏儒王寝宫里挂在墙上的一副永恒的画。这幅画有说不出的美丽,脸上富含期待的微笑,嘴角微微地撬起,鼻翼微张,眼睛瞪圆,像是要看透世间的所有嘴脸,看透人世间所有的险恶,和温暖的善良。

    蓝灵以败为胜地占据了侏儒王的寝宫。因为无论将来侏儒王在他的寝宫里做什么事情,蓝灵都会满含期待的微笑,嘴角微微地撬起,鼻翼微张,眼睛瞪圆,穿透侏儒王的心灵,透视侏儒王的一举一动。无论侏儒王露出险恶的嘴脸,还是洋溢着温暖的善良。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蓝灵那双瞪圆的眼睛。

    在蓝灵进入侏儒王的寝宫时,看见了侏儒王大床的那挂粉色帷幔在风的吹拂下,像是有人刚刚离开转动的身子,引来了空气的流动而把帷幔轻轻地撩动了,帷幔在飘动着。

    蓝灵曾把头探出窗外去,看见了一个幽灵一般的影子缥缈地飘进了花园里的亭子里。在月色中,依稀看见那个影子从亭子中走出,飘逸地游移过园子里的小桥。消失了……

    这个消失的身影是真实的,那是阿侬的身影。

    阿侬在侏儒王调皮地在她的五指山峰上玩乐时被一阵风吹走后,阿侬就像旋风一样跑出去要追寻侏儒王。

    阿侬跑出寝宫,来到侏儒王国的溪流旁。这条溪流有两条支流,往左往右地向前流去。阿侬不知道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在她心里冒出了一个很简单的决定:男左女右。她要寻求的是一个男子,那她就往左边方向去追寻好了。

    做出这个简单的决定,她顺着左边的支流往前走。她在溪岸边走着,来到了一处繁华盛开的地方。那里有一座玫瑰花墙。墙上也有一面大大的镜子。

    阿侬在长大的时候,照过镜子后,已经很久不在镜子面前注视自己的容颜了。

    她怀着好奇心,走近那面镜子跟前。

    她先是看到了蝙蝠王。蝙蝠王正在在雷声轰鸣中穿越闪电,那种畅快的感觉让他舒爽。几只燕子与他竞技飞行。

    阿侬触碰了一下花墙中的镜子,镜子中又出现了另一个奇妙的幻境:她爸爸桥像是正在森林里提着他的大斧头,在砍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他每一次挥动着斧头,都会飞溅出绚丽的火星,只见火星飞溅着,木屑四溅,这些飞溅的火星把阿黛阿姨点燃了……

    她觉得自己成为一个偷窥者,脸羞红了。她只好又触碰了一下花墙里的月亮,月亮里显示出另一番情景: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也有一堵花墙,花墙里也有有个月亮。

    一个妖冶的女子,正向空中伸展着她那纤纤细手,数十只萤火虫列队地降落到她手中,她手中有一个暗淡的画一样的月亮,萤火虫在哪个暗淡的月亮上排成了6个8字。那个画一样的月亮渐渐地隐晦下去了,像是融化着,消失了。

    又见那个妖冶的女子一挥手,随着她的手势看去,那个画一样的月亮又被镶嵌进到花墙里的镜子去了。

    “世界上还有另外一堵花墙,这堵花墙里也有面大大的镜子,镜子里竟然有一个月亮!”阿侬禁不住低语道。

    但是现在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想这些为什么,她只想找到她的侏儒王。

    阿侬再次触碰了那面大大的镜子。镜子里出现了她的侏儒王了。侏儒王正在一个小营巢里。他正在美美地享受着眼前的幸福呢。

    侏儒王被一种环境迷糊了。他被一朵盛开的花控制了。

    下一章花墙里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