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黄河之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9本章字数:2096字

    “你知道我为什么比小鱼快乐吗?”母后问那个乖巧的仙女。

    “母后天天向善念佛。”小仙女说。

    “这倒给你说对了一半。我老了,我的祖母的祖母对我说,人老了会得老年痴呆症。她们很老了,也没得过老年痴呆症。她们不断地学习。我也像她们那样不断地学习。只有不断地学习,才能让自己的脑瓜子灵便。我累了,你们玩吧。”母后说着离开了笙歌盛舞,回到自己的寝宫。

    回到寝宫后,母后把窗儿打开。高声地背诵李白的《将进酒》: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母后不停地背诵着,激情高昂。

    原来她有一种奢好,就是在孤单寂寞的时候,就会找点事情做。而她发现背诵古诗是最好的让她保持着敏捷的思维,和容颜永驻的良方。

    她不停地背诵,在她的思绪中,她内心的感情像黄河水那样奔腾激荡,她的思绪又回到她的宫殿里那种纵酒行乐的盛况。她不喜欢把时光耗费在这些行酒作乐上。她内心里奔腾着千军万马的力量,冲天的激愤之情。

    虽然她觉得她宫殿里正在进行的那种人生几何当及时行乐也是一种美好的消遣。

    她不断地背诵着。让这首《将进酒》传送到她的宫殿里的豪饮中。但是,人们对她的豪情壮志并不理会,倒是觉得她在豪情地在对他们劝酒。

    “来,来,会须一饮三百杯!”一个小仙女对另一个小仙女说。

    “来来来,我们共饮三百杯!”阿郎儿对桫椤说。

    桫椤并并理会阿郎儿的话,她随身站起来,走到母后的寝宫里。

    她也很快会背了《将进酒》: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

    所有的小仙女都跟随着桫椤来到母后寝宫门口,大声地跟随着桫椤背诵着《将进酒》,整个宫殿里回荡着雄浑的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声音,一场欢乐的聚会变成了一场诗朗诵会。

    母后掀开门帘,把这些仙女一般的人,迎进自己的宫殿里。

    当她打开门时,她被一个幻象惊呆了:她看见了她的丈夫正在这群仙女一般的人的身后,深情地看着她。

    好几百年前,他中了魔咒,成为阿郎儿坏牙齿上的一条小蛇。桫椤送了他一个新居所——一朵花园里的郁金花花房做为新居,附着在他身上的魔法消除了,他变成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阿郎儿的父亲万古愁。

    万古愁寓居在阿郎儿的坏牙齿里,是想时刻呵护着阿郎儿。万一阿郎儿有什么危险,他会从小花里钻出来捍卫他的儿子。而他不知道这样的保护对阿郎儿来说,是致命的。阿郎儿从来不曾有成长的空间。没有成长空间的孩子是永远长不大的。

    幸亏桫椤把万古愁从坏牙里解救出来,让他现回原形。

    唉,万古愁总算明白,过分的呵护造成下一代的严重后果了。

    现在万古愁重返他的家园,他那艳丽的王后在等候着他。

    王后在唱着的《将进酒》不就是欢迎他归家么?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动呢?

    万古愁缓缓地向他的王后走去。那段路很短,但是却是很漫长的。像电影里的蒙太奇镜头,他回闪过他离家后的每一段人生。每一段都和阿郎儿有关。他没有离开过家人哪!但是,家人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这样的团聚,让人太欢喜了。

    母后向缓缓地向前走去。而万古愁定定地站在原地,张开双臂,拥抱这惊喜的重逢。

    “你再也不能离开我们了。你知道没用你的日子,我们是怎么过的吗?”母后娇嗔地在万古愁的怀里轻轻地捶了一下他那宽阔的胸膛。

    “你的日子过得好好的啊,天天歌舞升平,有什么不好的呢?”万古愁轻拥着她说。

    “世界上没用你,就是不完整的。即使物质上再富有,都是贫穷的。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桫椤。这是我们的儿子阿郎儿。”母后幸福地拉着万古愁的手说。

    “这位神奇的女子,我认识的。她注定也是我们的家人。她是那么善良,她把我救出来后,我就认定她是我的家人了。”万古愁说。

    “那就是说,你想让她当我们的儿媳妇?”母后高兴地说。

    “是啊,干什么不行呢?今天干嘛不来个双喜临门呢?”万古愁说。

    桫椤听了不知所措地站在了那里。这事,还不是马上能办的事情,她还的遵从父亲桥的同意呢。并且阿郎儿,他真的爱自己吗?

    阿郎儿跟她是心有灵犀的,就在桫椤这么想的时候,阿郎儿来到她身边,对她说: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就像刚才母后说的那样,即使把全世界给了我,但是没有你,这个世界也是不完整的。”阿郎儿深情地对桫椤说。

    “我们并不是要今天就举行婚礼啊,我只是把你当成我们的家人罢了。那些礼仪等明天我们再去办理。”万古愁说。

    母后拉着阿郎儿的手,万古愁拉着桫椤的手,母后挽着万古愁的手,缓缓地步入宫殿。他们要再次唱响《将进酒》的祝酒歌。

    接下来的三天里,宫殿里烹羊宰牛,觥筹交错,歌舞升平,桫椤沉浸在幸福之中。她很想家。她得回家向她的爸爸桥和阿黛报喜呢。

    并且她也不知道,在她踏上快快长大的神奇之旅后,她爸爸和阿黛妈妈现在到底怎么了。

    她的爸爸桥能得到一座新的宫殿了吗?阿侬妹妹帮他实现愿望了吗?

    转而她又想道:她的爸爸桥肯定已经得到了一座新的宫殿了的。因为,她——桫椤已经如愿地长大成人!

    下一章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