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出国留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5本章字数:2082字

    有些事,我们希望它发生,可是它却迟迟不肯发生;有些事,我们不希望它发生,可是它却发生了,生活总是很无奈,但还要继续,因为我们选择活着。

    2014年初春的一日,云朵坐在候机室的落地窗前,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蛛丝般的细雨给玻璃窗拢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水雾。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静的亦如商场橱窗里的雕塑。

    过去几个月里发生了好几件大事,他的父亲、姐姐相继去世了,他最好的朋友宝格勒日也因为杀人入狱了,他的妹妹在怀孕的时候被男朋友抛弃了,而她也一度差一点被情敌吴娜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索性现在......

    这些事情加起来造就了今时今日的她。

    她闭上眼,任凭回忆的画卷在眼前展开,她仿佛看到了那条悠长的铁轨,看到了那个挂满彩旗的敖包;看到了香樟树下鬼鬼祟祟的父亲,看到了跑车里戏弄人生的妹妹;看到了地下拳击赛场上满口吐血的宝格勒日,看到医院天台上以美丽弧线飘落的姐姐。

    人们总是回忆过往,特别是那些改变人生的大事。

    ......

    几个月前

    ......

    2013年六月末清晨,漠北高原,金色的光笼罩了整片草原,迷蒙的金光下一条悠长的铁轨像一幅画卷静静的伫立着,一辆列车缓缓驶来,扎扎扎.....

    车轮与铁轨碰撞时发出的摩擦声单调而乏味,像一曲葬歌。

    13号卧铺车厢早已一片沸腾,有的蹲到地上整理行囊,有的翘着二郎腿歪斜着身子坐在窗边座椅上闲聊,有的拿着牙刷毛巾提着膀子踮着脚尖挤向洗漱台。

    故事中的主人公云朵则坐在下卧卧床上,白色薄被包住半个身体,披肩秀发柔美动人,白净肌肤青春柔嫩,明亮眼眸清澈动人,晶莹唇瓣饱满诱人。

    她美得就像公园里最精致的雕塑。

    牛皮色的日记本搭在曲起的双腿上,细长的笔尖在白皙的纸张上哗哗游走着,乌黑的明眸随着笔尖在纸张上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移动着。

    ‘这就是我要来的城市?这就是我要来的城市!这就是姐姐生活的城市?这就是姐姐生活的城市!这就是姐姐将要生活余生的城市?这就是姐姐将要生活余生的城市!从今以后,姐姐会像一只野马一样生活在漠北,而我将会向一只蝼蚁一样爬行在北京,我们两个已经踏上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之路,今后都不会再以彼此为生活重心。’

    雾气从敞开的水杯袅袅升起,然后向四面八方扑散而去,最终消失在金色的阳光下里。

    阳光拼命的穿过天蓝色玻璃射入车内,像在寻找着什么,云朵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明显在思量着什么。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零零星星坐落着几间天蓝色屋顶彩钢房,几百只三和牛或蹲或立在其中。

    就在她思绪纷乱的时候,耳畔响起这样的声音,“今天雨水多,全国好些个地方都闹水灾,”云朵循声望去,只见窗边座椅上两个翘着二郎腿歪斜着身子的中年男人正在闲聊,左边的青年左胳膊肘撑在桌上,左手握拳掳着没有胡须的下巴,右手指着窗外津津乐道的介绍着:“前段时间,这一带都被水淹了,这些都被淹了。”

    今年,的确雨水充沛,新闻里总是报道这个地方发生了水灾,那个地方发生了泥石流,她的人生的走向,也和暴雨扯上了千丝万缕的关联。

    淡蓝色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柳枝,小鸟在柳枝上来回蹦跶着,一切都在预示新的一天开始了。

    许天洛的来电已经响过好几遍,这一刻又响了,‘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这个号码让她那张白皙的脸上多出了一抹暗黑的红晕,让她那双乌黑的双眸有眼泪在打转,委屈衍生的眼泪带着几分浑浊。

    接?不接?

    柔嫩纤手不经意的撩了撩秀发,非但没有带走一丝烦忧,反而新增了一成。

    铃音还在继续,不少乘客投来了询问的目光,云朵被逼无奈按下接听键。

    “回家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如果不是刚才看到吴娜微博中说你们宿舍全都离校了,我还准备去学校去找你呢?我不是告诉你,如果你去你姐家,记得告诉我?我也想去那一带。”

    责怪扑面而来,云朵越发委屈,难道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一步该怪她?

    泪,潸然而下,吴娜的话不禁浮现在她的耳边......

    十几小时之前,中央财经大学住宿楼内,一个身着粉红色性感睡衣留着一头亚麻色披肩长卷发的少女对着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用着炫耀的口吻说了这样一句话,“许教授夫妇在申请移民,许天洛到时候也会跟着去的。”身着性感睡衣的少女就是吴娜,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是吴娜的闺蜜。

    许天洛要移民?她这个正牌女友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连她这个正牌女友都不知道的事情,一个外人又怎会如此清楚?

    “云朵,是不是真的?那你怎么办?”有人开始替她着急。

    她更替自己着急?一年多的情感,难道就这样化为乌有了?

    ‘许天洛就是感情上的骗子’,在匆匆忙忙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便一气之下带着一张火车票,踏上了通往漠北高原的列车。来这里,不是寻求传说中神秘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更不是来散心解惆怅,是因为姐姐云杉嫁到了这里。

    姐姐长她三岁,今年二十一,是去年冬天被嫁到这里的。

    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云朵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参加姐姐的婚礼,而今来到这里,也算是弥补当时的歉疚。再者,过去几个月来,姐姐一直要她暑期一到就去看望她,而今终于......

    她对姐姐的感情有些特殊,这份特殊源于母亲的早逝。

    母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因为难产去世,从那以后她就事事依赖姐姐,生活上如此,情感上亦如此。不过,她心理非常清楚自己不应该过分依赖于某一个人,她也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分化这份依赖的男人,她以为那个人就是许天洛,没想到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