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离婚明朗化(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035字

    烈日当空悬挂,树木都被烤的没精打采地,人亦如此。中午十二点,云朵和姐姐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餐时,透过玻璃窗看到了父亲精神抖擞油光满面的迈入院内,看那样子今日的手气不错。

    云朵指了指玻璃窗冲姐姐低语道:“他回来了。”

    原本正在炒菜的姐姐就像被断了电的电池猛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朝着院外望去,然后咬牙切齿的咒骂道:“他还有脸回来?他还有脸继续赌博?他要有骨气就不该回来,他还要脸就不该回来。”

    有时候,他的确哀伤的让人可怜。可有时候,他的确却嚣张的让人厌恶。昨天,被姐姐当众羞辱时,他是那样可怜。现在,他油光满面沾沾自喜又是这样让人厌恶。

    “谁叫他们是我们的爹呢?跟他好好谈谈,好吗?”云朵哭丧着脸向姐姐祈求到。话语刚落,客厅的门被推开时发出的咯吱声就传入了厨房,接着便是悉悉簌簌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明显直奔厨房而来。

    云朵转头朝着厨房门口望去,只见父亲精气十足的站在门口,温和的看着她,笑颜逐开的问道:“牙疼好点了没?”

    好似一念之间被这份关心收买了,云朵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帮姐姐了,她垂着头勉为其难的挤出这么几个字:“得好几天。”

    “平时不让你挑食,你非挑食,这不全都是挑食害的,不挑食怎么会生病?”没想到父亲竟然说了这样的话。

    一句话就像一颗炸弹侵袭了云朵,刚才对父亲的感激也瞬间化为乌有,转而面带怒容粗暴的理论到:“这不是挑食导致的,这是智齿,再说你所谓的不挑食就是连动物的内脏也吃,动物的内脏很多人是不吃的。不要再说那里的微量元素很多,水果中照样有很多微量元素,要想补充微量元素也没有必要非拿动物的内脏补吧?说到底,我们就是有很大的差异。”

    最后这句话,刚刚脱口云朵就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可是转念一想父亲对姐姐做的不是更过分,而且父亲还想插手她的婚姻。就在她焦灼不安的时候耳畔响起姐姐的声音,“你进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云朵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姐姐正满脸阴沉的望着父亲,而父亲则目瞪口呆的看着姐姐,“进来,有很重要的事,”姐姐厉声厉色的催促道,父亲勉为其难的迈出步伐进入厨房。

    云朵知道姐姐要说什么,但是觉得此时此刻绝非说那件事的最佳时机,想要劝姐姐换个时间再提,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

    姐姐双唇已经开始蠕动,看上去随时都可能蹦出那几句话来,就在这一刻云朵耳畔响起姐姐返程时的叮咛,‘我说怕不管用。’故而她抢在姐姐开口之前,一鼓作气地冲着父亲说道:“我姐姐想离婚。”只能如此直白的脱口而出,如果不直白,这个话题就太难以启齿。

    “云杉?”他咬牙切齿剑拔弩张的冲着姐姐呵斥道到,那模样那语气简直就是一只没有灵魂的牲畜在叫唤另一只没有思维的牲畜。“你发什么疯?成天就知道发疯?现在还要把你妹妹给带坏,是不是?”

    云朵面如死灰摇着头赶紧否认:“她没有带坏我,这件事情你应该听听她的观点。这是她的婚姻,事关她的一生。”

    “你住嘴吧你,你能知道什么?”父亲气势汹汹的冲着云朵呵斥道,语毕又转头横眉怒目的瞪着云杉,气愤难耐的告诫道:“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

    “这是好日子吗?这是什么好日子?对于你而言这的确是好日子,可是对我们而言不是,是痛不欲生,”姐姐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像个没犯错的小学生在向冤枉她的老师对峙,她应该是第一次奋起反抗父亲的霸权,所以很是拘谨,连声音也带着颤抖。

    这样的画面云朵实在看不下去了,同时她也意识到如果这个时候不对姐姐鼎力相助,就会成为所谓的逃兵,她既不想成为逃兵又不想被人辱骂是逃犯。于是抖擞抖擞精神郑重其事的看着父亲,平心静气的申明:“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既然这不是我姐姐想要的人生,就遂了她的心愿让她自己选择吧?我们都是普通人,能够管好自己的人生,已经是勉勉强强。既然都把自己的人生管理的稀里糊涂,又怎么好意思去指挥别人的人生呢?何况,谁也不能保证给别人指引的道路就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即便是百分之百正确,还有喜欢不喜欢之说。既然如此,就让她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吧,相信她也会对自己选择的人生负责。”

    “胡说八道,”父亲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的回击到。

    姐姐也不甘示弱,倔强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反正这样的日子,我是不过了,要过,你和巴特过吧,你们俩要怎么过就怎么过去,哼。”

    “哼,不过也得过,这事由不得你,”父亲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闷气沉沉离开。

    他离开时的背影又是那样让人憎恶。

    云朵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更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永远没有尽头。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她还能持续多久。

    关于婚姻,人们谈论的最多的是情和钱。

    选择了钱,就应该承担没有情的风险;选择了情,就应该承担没有钱的风险。而姐姐的境况是,被人欺骗既无金钱也无爱情,踏上了后悔莫及之路。

    十字路口处,一旦选错道路会有两种抉择。

    一,将错就错。

    二,迷途知返。

    也许返程中会有很多的阻碍。但是,一错再错下去,只会越来越惨!在云朵看来,离婚就是姐姐迷途知返之路。只是父亲总是喜欢干预她们的人生。

    虽然她们很不喜欢父亲干预她们的人生,也不赞成父亲阻碍她们的选择,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干预与阻碍。